一个大写的冷逆!
假写手·假排版·真校对
本命cp狡槙!狡槙!!狡槙!!!
一般是cp粉角色双担,K主尊礼、古剑二主谢沈初夜乐夏、全职主韩叶周黄,博爱,西皮洁癖不拆不逆_(:3」

【尊礼】落脚处

校园日常,本子里的。

+++

周防尊漫无目的地在黄昏的街道上晃着,看到街边有自动贩卖机便摸出硬币投了进去,他用吸管尖口把冷藏过的草莓牛奶上薄薄的铝箔纸扎开,狠狠吸了一口,直到冰凉的甜腻味道在口腔里化开才让他稍稍提起一些精神。

牛奶盒粉红色的外壳被落日未散的余热蒸出一层细密的冰冷水珠,握得手掌一片潮湿,周防尊换手拿着牛奶盒,右掌中的水珠摇摇晃晃滴了几滴在地面上,他想,能下雨就好了。

对于天生体温高的人,这样的天气实在太过难熬,高温几乎让整个城市覆上阳炎的波纹,周防尊感到后背已经湿了一小片,尤其背包带勒过的地方,被汗水打湿的粘腻感令他感到更加燥热。

站在贩卖机的阴影里,周防尊迅速喝光牛奶,但心里的烦躁似乎没有消去分毫,翻着口袋,他打算再来一盒,然而摸遍口袋没有找到多余的硬币,他皱着眉略显失望地向后退半步,就看见旁边落下一片阴影,随之而来是机器吞咽硬币的声音。

“快选。”

骨节分明的手指快速按下按钮,一罐绿茶咕噜滚了出来,周防尊看见出口处的绿茶罐,有些懊恼自己的大意——天知道他最不喜欢茶类饮品。

又一枚硬币投进机器,这次出来的是草莓牛奶。

绿茶被身旁的人拿走,周防尊低头望了望递到自己面前的牛奶,慢腾腾地伸手接了过去,“真不明白那种又苦又涩的东西有什么好喝的。”

“同样,我也不理解草莓牛奶的魅力何在。”丢出一句反驳,宗像礼司拉开罐装瓶口,示意周防尊跟上自己,“怎么不回去?”

“钥匙打架的时候弄丢了。”这句话说得理所当然,似乎打架只是像喝草莓牛奶一样的小事,他想了想,又补充一句,“空调也坏了。”

“备用钥匙总是还在的。”

“丢的就是备用钥匙。”

宗像礼司沉默片刻,他觉得自己并不应该对跟在身后的不良少年抱有期待。拇指默默蹭着罐身,宗像礼司犹豫片刻道,“我现在需要去书店取一些预定的资料。”

周防尊简单答了个“哦”字,然后便是断层似的寂静。

暗叹了口气,宗像礼司在红灯前止住了脚步,把自家钥匙递了过去,“在我回来之后请不要让我发现任何物品被损坏的痕迹。”

“我似乎被当成了极度危险分子。”捏着空掉的盒子隔空抛进不远处的可回收垃圾箱内,周防尊咂了咂舌,伸手去接钥匙。

“野蛮人的前科于此,不得不提前警告。”宗像礼司注视着身旁人的眼睛,意有所指挑了挑眉,

周防尊想起自己在对方家中的“恶劣”行径,缓缓把视线移了开去,正巧红灯跳绿,他挠了挠头提醒道,“走了。”而后率先走向对面的街道。

宗像礼司的家和他本人一样清冷,周防尊在打开房门的一刹那便被扑面的清凉散去了半数暑气。调好室内温度,他惬意地跑去冲凉,等到发现忘记拿换洗衣物时已经是十分钟后的事情,在隔间转了一圈却也只在角落里配备的小衣柜中翻出一块白色浴巾。

宗像礼司抱着资料书开门就看见客厅的沙发上半裸着上身的红发少年,在短暂的错愕后他沉着脸走到咧腿仰坐着的少年面前。

“啪——”

几本叠在一起的资料书被毫不留情地砸在周防尊头上,力道十足。

被砸的人不甚在意地揉着泛红的额头,抬头略为疑惑地盯着神色阴沉却用极为冷静的眼神扫向自己的宗像礼司。

“怎么不穿衣服?”

“沙发被你弄湿了。”

“浴室也没有收拾吧。”

一连串的发问在最后已经带着指责的语气,宗像礼司把手里开封只喝了一口的绿茶放在桌面上,弯腰把掉在沙发上的书捡起,“卧室左侧起第三个衣柜,滚去换衣服。”

周防尊扒拉着还在滴水的头发,一动不动地弓着身子坐在原处,“我饿了。”他用恹恹的近乎有气无力的语气说道。

宗像礼司收拾书本的动作顿了一下,顺手把桌角的座机拿起来,“换衣服,回来等外卖。”

周防尊无奈地拖着懒散的身体进了卧室,翻出上次留下的干净衣物迅速套了件T恤和长裤。再出来时宗像礼司已经进了浴室,他无聊地躺在沙发上,刚闭了眼就让门铃扰到。

从钱包抽了几张纸币,周防尊拖着鞋去接外卖,把拉面端到桌上时宗像礼司刚好从浴室出来,他递给对方一双木筷便开始埋头大口吃面,看样子确实饿极了。

“还是街对面那家拉面馆吗?味道好像变了。”因为嘴里的食物,这句话出口有些模糊,但并不影响正常的交流。

“有的吃就闭嘴吧,周防。”宗像礼司撩起耳旁顺滑的刘海,瞥了对面人一眼。

周防尊咕哝了一声,把碗里的青菜拨到一旁,挑拣着肉卷吞着面。看到这情景,宗像礼司忍不住皱眉,“挑食并不是好习惯。”

吞咽的动作顿了一下,周防尊抬头望着慢条斯理吃着面的宗像礼司,“你不能对野蛮人要求太多。”

“哦呀,竟然承认野蛮人这个称号了呢,看来周防你对青菜的厌恶真的是相当浓烈。”

“哼嗯……”像是默认了这个结论,周防尊依旧把青菜挑着放置在碗的内沿。

晚饭过后,周防尊简单收拾了碗筷,从厨房出来就看见宗像礼司捧着书阅读,神情里满是他所不能理解的专注。

“有什么可看的。”周防尊揉着头发,他想,对于书这种东西自己是无论如何也提不起兴趣的,枯燥的数字和乏味的字词太无聊了,哪里有打架来得爽快。

“满脑暴力因子的人当然无法体会由智慧结晶而成的书籍带来的美妙与休闲。”宗像礼司推着眼镜回答,注意力丝毫未从书本转移。

周防尊看着觉得无趣,打个招呼就进了卧室。给客厅里看书的人留出一半位置之后,他拽了被子沉沉睡去。

——这个落脚点,实在太过让人安心。

-终-

评论
热度 ( 15 )

© 兮凝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