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兮下

一个大写的冷逆!
假写手·假排版·真校对
本命cp狡槙!狡槙!!狡槙!!!
一般是cp粉角色双担,K主尊礼、古剑二主谢沈初夜乐夏、全职主韩叶周黄,博爱,西皮洁癖不拆不逆_(:3」

【初夜】捡到一只小狼崽(1)

现代架空,养成系


&&&

沈夜捡到一只小狗崽。

他参加完宴会回来,送女伴离开后驱车往半山腰处的别墅赶时,忽然撞上什么东西,沈夜急急忙忙停车去看,在左前轮下方发现了一只手掌大小纯黑色的狗崽,双眼紧闭,似乎昏了过去。他蹲下身,小心托起小家伙的身子,仔细检查了下,发现它呼吸平畅,身上没有伤痕,才放心下来。此时正当月圆,皎洁的月光下,小东西干净黑亮的皮毛过了油一般光滑。他忍不住伸手抚摸了一下小崽子背上的软毛,仿佛有股电流顺着他的掌心麻酥酥地传到他心里,沈夜愣了一下,接着不再犹豫,把小狗崽放进后车座,带回了家中。

可他没想到,因为这一捡,给自己捡了个多大的“麻烦”。...

【初夜】入夜(一)

和哥哥 @况且况且 的文漫接龙文!我们说好的要黄暴!希望能暴起来hhhh第一发在此,坐等哥哥的短漫!超级期待下面会发生什么o(*////▽////*)q

哦对!补充一下,这个是狼人X血族的设定XD


&&&正文&&&

那是一只男人的手,手指修长,骨节分明,却很白,在远处缤纷灯光的晕染下也掩不住泛着病态的苍白。那一只手突兀地悬在高楼顶层的围墙之上,高处的手指缓缓下移,直至在半人高的冰冷墙壁边沿落定,而后,狠狠一握——圆润的指甲陡然尖利,硬生生在墙上刮出四道深痕。

一声谓叹从墙内传出,带着些微的隐忍和恼意。紧接着又一只...

《雁归》谢沈部分番外(1.0/2.0/3.0谢X沈)

雁归正文 

之前说好cp16结束后放出的余下番外,感谢交换无料的同好们www


【1.0谢X沈】我心匪石


谢衣兴冲冲地回到流月城,奔到偃甲房中提起装有偃甲工具的手提箱就要再次前往下界。

他前些日子受瞳所托去下界探查几个地方,以便选取最佳之处建立据点。而今日在巡查无厌伽蓝时竟发现了沾有上古神农清气的石头,正好可以雕成石椅送给师尊作为寿辰之礼。只是这石椅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做出来的,还是先禀明师尊需要离开流月城几天为好,免得师尊不见自己又罚抄古史典籍。谢衣这么想着,略一思索便抬脚往沈夜的寝宫走去——这个时间,师尊大概正在准备休息。

谢衣提着偃甲工具箱来到沈夜寝宫前,...

余生有涯(雁归番外其一)

乐夏·余生有涯


今年的初雪要比往年来得迟了些。

彼时夏夷则正坐在棋案旁边随手翻阅着民间杂记——这些手抄册是乐无异从宫外带来供他解闷用的,偶尔翻翻倒也能添点乐趣。侍女早在点灯之后就被他挥退到殿外,偌大的寝宫里安静地只剩下书页翻动的声响,细碎的雪珠便在这时簌簌而下,轻轻敲打在屋顶的琉璃瓦上。

棋盘上是乐无异离开前两人留下的残局,那随性洒脱的黑子无疑是乐无异的手笔,而盘桓在其中的白子,却不似夏夷则曾经的杀意凌然,变得沉稳内敛许多。他放下手中书卷,视线转向在此摆放了半月有余的残棋,不由得摇头苦笑。

不周山的龙血草,昆仑山的不死树……没有机缘的人,哪能妄想得...

【初夜/谢沈】病友三十题

病友三十题


1.强迫症

初七总不自觉地用指腹摩擦忘川的刀柄,等他发觉这个小习惯时,已经无法戒掉。

2.偏执症

谢衣,你果然恨我。

3.自恋人格

本座是蛮可爱蛮可爱的。

4.多重人格

我到底是谢衣……还是初七?

5.表演人格

沈夜有时会想起自己刚收谢衣为徒时,那个眼神明亮的孩子总是喜欢献宝似的把各种稀奇古怪的偃甲摆到自己面前,笑容羞涩而灿烂。

6.外伤性人格障碍

初七抚摸着眼角下已然痊愈的伤口,一阵灼烧般的疼痛夹杂着莫名的狂躁涌过心头。

7.被害妄想

原来,你们都恨我。

8.被爱妄想 

初七悄无声息地偷偷跟在沈夜身后,片刻不离。

9.创伤后压力综合...

雁归·番外一(瞳单人)

瞳最终还是动用了凤凰蛊。初七给自己不得不生的理由太充分,他说服了他。

到了下界之后,瞳在龙兵屿附近的山谷里选了一处临山靠溪的好处所过起了隐居生活。因为他行动不便,初七擅自找来了十二来照顾他的平常起居。

研究蛊、毒或医,瞳把绝大部分的时间用在这上面。迁徙下界之后,烈山部虽暂时没了被灭族的危险,但初来乍到,还是有许多问题需要解决。三年间,十二也成长为可以独当一面的祭司,明亮的眼睛开始沉淀岁月的光辉,他在流月城的最后一件作品,下界之后成为龙兵屿的一个支柱,这让他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如果用语言描述的话,那应该是欣慰吧。

日子就那么一天天过,沈夜还昏睡着,初七有时会突然出现,取药的时候会闲聊两句,...

雁归(全文)

#全文4w+  修了一些小处bug

#txt微盘下载地址:http://vdisk.weibo.com/s/CgaOQ40BgOSIH

#食用愉快www

1、

流月城事件后,乐无异回到长安不过半月便只身来到西域,如今已游荡近三年,制作无数偃甲帮助捐毒遗民,然而这些年来他从未踏足北疆的那片区域。他将谢衣在朗德居所的书房搬至桃源仙居图中,用一年时间将其中偃术细细整理抄为书册。谢衣给乐无异留下的东西不多,除了那柄从神女墓挖出来的已经折断了的忘川剑,便只有自己这一身愈发精进的偃术。

乐无异望了望夜幕里悬挂的月轮,按下身下偃甲马脖子上的按钮止住了它的前行,折叠几下将这偃甲马...

雁归【34】(正文完结)

34、

身不能现、口不能言,初七面对这样的境况很快就平静下来,无论怎样,他还存在着意识保留有自我,那便还有机会真正回到那人身边,也就没什么可怕的。现在缺少的只是时间。

初七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去注视这个人,甚至用手去触摸也可以,不再担心被发现或者怎样。

可惜还无法触碰实物。他望着沈夜紫墨发丝中混着的几缕白色略为惋惜地想道。


沈夜的生活枯燥而乏味,每天不过看书、发呆、睡觉,有时会继续完成半成品的木雕小兔子,或者去偃甲房坐上一坐。

雕刻一只兔子并不需要花费很长时间,这次沈夜终于不会在雕刻时被其他的事情打断,除了偶尔的发呆会打断进程,但最终这只兔子还是顺利地和另外一个抱着兔子玩偶的可爱女...

雁归【33】

33、

初七很快从茫然中清醒,凝不成实体不过是灵力耗费过度所致,这与当初将主人和瞳带离流月城时的情形一样,所以他并不担心自己,可那血玲珑的问题还没有彻底解决,主人此时虚弱非常,动用一个小小的法术都如此吃力……他心中所想眼中所见的只有那一人,可现在面对最在乎的人他哪怕是再小的事情都做不了,这未免令他焦急得有些挫败。

“沈夜,你的身体也是强弩之末了吧,哈哈,我就说魔种怎么可能对你毫无影响,原来还是在削弱你的灵力啊,只要把魔种从你身上拔出,我这一番辛苦还是不亏的。”血玲珑狞笑。被刺中心脏一时还要不了他的命,只要能坚持到把眼前的这颗魔珠抽回,或许自己还有一线生机。

“哼,本座倒不觉得你还有这个机...

雁归【32】

32、

血玲珑出手向来一击必杀,可此次的对手没有留有丝毫让他可以趁机偷袭的破绽,然而,今夜的际遇让他有了可以与初七抗衡的力量。这让初七应付地稍有些吃力,正面拼杀伤了敌手,但体内的灵力已消耗太多,持久战不是他所能承受的,所幸看那血玲珑也急着要解决这场战斗找个地方好好消化用心魔残余力量炼化的珠子,这让双方都有了速战速决的念头。

沈夜捂着心口扶住身旁的树干,疼痛来得猛烈而猝不及防,这让他几乎分不出心神去注意那边的情况。初七无意向沈夜的方向送去一眼余光,看见主人紧皱眉头的样子心中大急,这一时便让那血玲珑有了可趁之机,一阵血色弥漫,一柄厚重的大刀从身后方劈头砍下,初七急闪,滚地而起反手持刀抵住。他的...

© 夕阳兮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