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大写的冷逆!
假写手·假排版·真校对
本命cp狡槙!狡槙!!狡槙!!!
一般是cp粉角色双担,K主尊礼、古剑二主谢沈初夜乐夏、全职主韩叶周黄,博爱,西皮洁癖不拆不逆_(:3」

雁归·番外一(瞳单人)

瞳最终还是动用了凤凰蛊。初七给自己不得不生的理由太充分,他说服了他。

到了下界之后,瞳在龙兵屿附近的山谷里选了一处临山靠溪的好处所过起了隐居生活。因为他行动不便,初七擅自找来了十二来照顾他的平常起居。

研究蛊、毒或医,瞳把绝大部分的时间用在这上面。迁徙下界之后,烈山部虽暂时没了被灭族的危险,但初来乍到,还是有许多问题需要解决。三年间,十二也成长为可以独当一面的祭司,明亮的眼睛开始沉淀岁月的光辉,他在流月城的最后一件作品,下界之后成为龙兵屿的一个支柱,这让他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如果用语言描述的话,那应该是欣慰吧。

日子就那么一天天过,沈夜还昏睡着,初七有时会突然出现,取药的时候会闲聊两句,偶尔瞳还能在他身上捕捉到谢衣的影子,只是已经太模糊了。

几年的安宁无事,可在第二年的夏末,龙兵屿的族人忽然有人生出一种怪病。他让十二暗中调查,发现可能是心魔遗留下来的魔气所引起的,在将那人带回来后,瞳开始寻找这怪病的治疗之法,为了配齐实验药方,他命十二去百草谷进行采摘药草,却不想惊动了秦炀,无奈之下说明实情,却没料到百草谷那厢竟也有一人得了此怪病,为了医治那人,秦炀默认采药行径。经过数月的小心实验,得怪病的族人身体已然不济,在询问那人的意愿之后,瞳将其制作成他在下界的第一个傀儡人,代替十二照顾腿脚不便的自己。不过所幸的是药方有了苗头,只缺了一味恰当的药引。瞳让十二回流月城废墟寻一段矩木残枝,可这期间龙兵屿中族人爆发了这种会令人狂化的怪病,现任大祭司央求瞳的帮助,瞳无奈下传音央初七去族人的聚集地去查看情况并帮忙解决一下。

他收到了偃甲鸟传来的沈夜醒来的消息,但这在他意料之内,也就没刻意去提,不过在收到对方传回的问候时,瞳却真真切切微微弯了唇角,为因他感叹过“得友如此,三生有幸”的知己老友。

从十二处得知狂化人的事情已经解决,但初七却不知所踪的消息后,瞳径直找去了他们暂时的落脚处,不料扑空。幸然初七与他私交虽不如百年前那般密切,但倒也告诉了他现下在下界的住所。他便让那傀儡人推了自己寻过去,在一间不大却挺精致的院落里找到了坐在窗前闭目沉思的老友。

知晓他心神不宁是因为初七,瞳决定在临走前挑一挑窗纸。

回来之后,瞳不得不承认他的身体愈发地糟糕了,山林潮气中,即便他选了干燥朝阳的位置,每逢潮湿雨水和秋冬寒冷天气,腿脚的关节处还是疼得有些难熬,连木制的偃甲腿也长了一些霉斑,这让他不得已地叹气。更换偃甲腿虽不是什么难事儿,但总归是需要浪费力气的,他宁愿把这些时间用在研究新蛊上,或者去收拾院里晾着的草药也好。

收到初七归来的消息那天,春光正好,瞳难得想出去走走,便一个人驱使着轮椅来到谷中的一处平整的小土丘上,那上面不知是被谁移栽了一棵垂丝海棠,猜想来像是十二的杰作。

 

“五六岁的时候,我曾想过把这眼睛挖掉,以为那样便可如常人般生活,”瞳抚摸着自己被罩在黑暗里的左眼,淡淡道:“不过后来有人让我明白,我需要这只眼睛。”

“七岁那年,是我第二次杀人,用这只所谓的妖瞳。”瞳轻轻拂去落在腿上的枯叶,似笑非笑的神情一闪而逝,“我得让人畏我惧我,得活着。”

“我自幼杀人,至今手下亡魂无数。”他手中握着轮椅手柄,叹息道,“这一生也不过如此了。”

对着一树花自言自语,瞳暗笑今日自己的反常,浅叹一声拂衣继续向前行进。

 

不过,这一生如此也便是好的了。

END

补充一下正文中故事的缺角w不知道这样说会不会搞不清时间线2333

简单就是下界两年后在龙兵屿发现一名狂化人,瞳寻找解决之法的时候让十二去百草谷采草药然后被发现,一说情况,知道百草谷也有个人有狂化人的相同症状,于是为了治好之人,便允许了十二每隔一段时间就来骚扰打扰的举动。经过不到一年,狂化人的病症在龙兵屿内部爆发,瞳让十二去找矩木残枝,这是正文乐无异遇见十二的那一幕,然后沈夜醒来,于是就能接上整个故事啦ヽ(*≧ω≦)ツ

评论
热度 ( 2 )

© 兮凝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