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大写的冷逆!
假写手·假排版·真校对
本命cp狡槙!狡槙!!狡槙!!!
一般是cp粉角色双担,K主尊礼、古剑二主谢沈初夜乐夏、全职主韩叶周黄,博爱,西皮洁癖不拆不逆_(:3」

雁归【27】

27、

只不过一日,沈夜发间又多出几缕银丝。沈夜自身可能不知,但每日为他穿衣束发的初七又怎会不清楚?初七心中焦虑,正在为沈夜梳着发尾的他手中的动作一时没了轻重,待直到端坐在铜镜前的人皱眉之后才恍然觉察出自己的力道比往日放重了不少。

“出了什么事情?”沈夜知晓初七昨夜去了瞳那里,今早又见他心神不宁到失神的地步,不觉疑惑。

“……”初七手中灵巧地绾上发辫,沉默片刻后试探问着,“主人近些时日可觉得灵力有不妥之处?”

“并无甚不妥,怎么?”沈夜揽了袖口,穿惯了祭司服,这下界的衣物轻飘飘的,短时间内还真有些无法适应。

“主人身体若有不适,请务必告知属下。”

“告诉你有什么用?”沈夜轻笑。

“属下可以向瞳……”

“行了,瞳忙着研制克制狂化病发作的药物,就别打扰他了,你退吧。”沈夜摆手,起身走到窗前,清晨的云层厚,太阳被藏在厚云中,漏出的几丝光线不过了了。他眺望远处被雾气缭绕着的山峰,轻叹。

道是无甚不妥,但自己的身体出了问题又怎会毫无知觉。在重新铸造忘川断刀时便察觉体内的灵力似乎并不能随心所欲被自己控制,像一潭死水,如何搅动,也不过溅起几点水花,流动却是有心无力。

这身体……当真是到了极限吗?

沈夜张开手掌,掌中的纹络交错相缠,和昨夜梦中那错综复杂的小道有几分相似。这一瞬,他仿佛感受到初七的气息,就在窗外近在咫尺的地方。

“初七?”他不确定地问道。

没有回应。

那应该是自己的错觉吧。沈夜想道,又顺起手边的古书翻了起来,却不知隐于无形的初七早一脸震惊地呆立在原地。

原本一个从窗前经过的无心之举,初七没想到会让自己清晰明白了主人的灵力到底还剩下几分……竟然连觉察自己的踪迹都做不到了吗?

初七默然,在心中暗自决定决不让沈夜再有动用灵力的机会。

 

沈夜晚间少有的舞剑消遣被初七看得严紧,所幸也不过一个消遣,倒也真不至于用到灵力。偶尔,他也会和初七拆上几招,初七身为暗杀者,一招一式皆为杀人,凌厉危险,总能切入人致命之处,来来往往大半个时辰自然也是尽兴的。

静修了小半个月,沈夜发间的白发终是不再继续生长,初七也暗自松了口气,接着便去了扩建完毕关押着十几名狂化人的地牢。事关龙兵屿烈山部一族的未来,在例行的检查的时候初七丝毫不敢含糊。刚刚踏入地牢外结界的范围,初七就觉察出几分不同寻常的氛围。

太静了,好似在结界范围内没有活物一般。

初七闪身来到一方铁笼面前,里面赫赫然一片空白。他环顾四周,皆是空笼。

空气中残留着淡淡的腥臭味,还有若隐若现的气息,两种魔气,一种熟悉,是狂化人周围缠绕的黑气,另一种陌生的味道,是谁……

TBC

不知道在写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初七七沈大大我对不起你们【蹲

第二十八章:http://hs551010sm813101.lofter.com/post/1ed7ef_f4aed1

评论 ( 2 )
热度 ( 7 )

© 兮凝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