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大写的冷逆!
假写手·假排版·真校对
本命cp狡槙!狡槙!!狡槙!!!
一般是cp粉角色双担,K主尊礼、古剑二主谢沈初夜乐夏、全职主韩叶周黄,博爱,西皮洁癖不拆不逆_(:3」

雁归【23】

23、

乐绍成在收到偃甲鸟带来的消息后便意识到这件事情的严重性,他亲自带着府中几个可信之人前来接应,但眼前的景象还是大大超出他的意料。

三皇子李焱衣襟浸满了鲜血,身旁躺着两具死尸,他几乎是靠墙才能支撑自己的身体然后执剑想要施法,可手臂却无力地垂下,自己的儿子放出的三个金刚力士缠住一个黑衣人,而他自己则挡在三皇子面前一人缠住剩下所有人,浑身同样鲜血淋漓。

“无异撑住!为父这就来了!”乐绍成见情况紧急,立刻抽出佩刀飞身下马跃入战斗场中,一柄长刀舞得虎虎生风。

“吉祥、如意,你们俩带夷则离开!”乐无异嘴里吼着,手上丝毫不敢大意,被乐绍成分流一半压力之后,他依旧死死地盯住眼前几名黑衣暗杀者奋力杀着,眼中的怒火仿佛要灼烧一切。

知子莫若父,乐绍成只一眼句知晓自己的儿子被愤怒与恨意冲昏了头脑,竟然要不管不顾直接冲锋把自己送到刀口上也要斩杀其他几人。

“无异!”乐绍成一手急急拦住乐无异猛烈的攻势,身体顺势被刚猛的力道推后两步,这却给了背后杀手可趁之机,乐绍成暗道不好,正要反手防御就见一道刺目的蓝光砸下,恰恰击中他身后正要袭击的那人。

恍若被这一束蓝光砸醒,乐无异霎时错开一步挑开对手的武器侧头就看见夏夷则在做出最后一击后缓慢地倒下去,不觉心惊地大声失叫,“夷则!”

“好了好了,无异你先带三皇子走,你老爹我来断后。”乐绍成见儿子这么紧张朋友,利索地接下与杀手的对战,足以见得当年定国公征战沙场的英姿。

“爹……”乐无异小声地叫了一声,握紧拳头坚定说道:“孩儿把夷则送到安全地方就马上回来。”

“你这孩子,安心去做你的事。为父半生戎马,虽说十多年没碰兵刃有些生疏,但又怎会折在这等藏头鼠辈的手中。”乐绍成长刀一指,平日和悦的目光霎时布满了锐利,气势刹起。

乐无异眼眶微湿,咬着牙突然朝后面吼去,“吉祥、如意!要是我回来看到老爹受了一丁点儿伤,我就告诉娘亲她新养的那些花草的死是因为你们忘记在中午的时候把它们搬到阴凉地。”

“啊啊啊少爷你不能这样啊!小的们一定不会让老爷伤到一根毛发的!”异口同声之后,吉祥、如意俩人同时冲了上来。

 

“夷则,夷则你支持住,我们马上就到家了,马上。”乐无异骑着马将昏迷不醒拧着眉头的夏夷则环在怀中,小心不触碰他那完全陷入胸口的利刃。他想要是自己学了法术会瞬移就好了,就不会怕颠簸就放慢速度。好不容易赶回定国公府,乐无异抱着人直接一脚踹开大门,大呼着要下人把全城最好的大夫请过来。

“夷则,夷则你快醒醒,你别吓我,你知道我一点儿也不禁吓的。”乐无异慌张地搂着夏夷则,越搂越觉得他的体温越来越低,他睁大双眼,强逼着自己要镇定下来,终于颤抖着手指搭上对方的脉搏。

还好还好,还活着,夷则他还活着。

乐无异仰头用袖子使劲擦了擦眼角,原本通红的眼睛被这一擦显得更红了。他深深吐纳一口气息,开始冷静下来。

夷则的体质特殊,普通的药对他根本没用,可他身子禁不起折腾,只能去请夷则的师尊清和真人,自己无论如何是不会走开,偃甲鸟也用不上,况且速度那么慢,那么……

靠你了,馋鸡!

乐无异找来纸笔快速地写了一封信裹了蜡丸塞进馋鸡嘴里,“太华山,找清和真人,快!”他在院中催着馋鸡化为大鹏,几个振翅不见了大鹏身影他才急急忙忙回到房中。

傅清姣也被惊动了,了解状况后她从兵甲房中勾了把顺手的兵器就策马扬鞭而去,显然是去寻乐绍成。

折腾了大半个时辰,来的一行大夫都说夏夷则胸口一记暗器直入肉内命中心脏,他们只能延缓伤情但不敢动那胸前的暗器一分一毫。乐无异哪里会放弃,喂了夷则一碗药,又拿了最好最贵的金疮药往夏夷则身上其他伤口上洒,看得周围一干大夫心疼不已,直叹浪费,直到有人把这几位大夫请到其他房中。

 

“夷则,我让馋鸡去找你师父了,他一定有办法救你的。”乐无异坐在床边,满身血污的样子别提多狼狈,但他也只怔怔地坐着,说完这句话便沉默不语。

他没有骗自己,只要清和真人来了,夷则就一定能有救。乐无异望着躺在床上的青年,皮肤是一如往常的苍白,只是今日带着的不是生气,而是死灰。

“夷则,我还没有对你说我最想说的那句话啊……”

喃喃地,乐无异仿若自言自语般说着。

“什么话?”一声干涩的声音插入,乐无异猛然抬头,对上一双幽深神散的眸子。

TBC

啊啊幻想已久的公主抱达成!

下一章定乐夏,再下章主攻初夜,然后还是初夜初夜初夜初夜!!!【初七七沈大大我好想你们QAQ】

第二十四章:http://hs551010sm813101.lofter.com/post/1ed7ef_eefbaa

评论
热度 ( 4 )

© 兮凝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