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大写的冷逆!
假写手·假排版·真校对
本命cp狡槙!狡槙!!狡槙!!!
一般是cp粉角色双担,K主尊礼、古剑二主谢沈初夜乐夏、全职主韩叶周黄,博爱,西皮洁癖不拆不逆_(:3」

雁归【22】

22、

筵席散尽,夏夷则身心俱疲地回到成年后被赐封的王府之中。冷清的王府连个正经的管家也没有,只留有几个下人照顾后院清池里的几尾锦鲤,顺便照管这一方庭院。

乐无异一看就知道夏夷则对这里感情并不深,说到底也不过是一个能落脚的地方,总归无法令人安心。这一点是他在夷则即便在微醺的状态下也握紧了手中剑时才觉察到的。

简单洗漱之后,乐无异瞧着夏夷则眼圈下一层淡青色,强硬地将对方按在了床上,“你睡着,我来守夜就好。”

此时的夏夷则已困倦到极点,数日来绷紧的神经在听到这句话之后终于稍稍放松,但他没办法安心睡眠,“朝中的两位兄长视我为眼中钉肉中刺,与处置而后快,他们怕是不会错过此次铲除我的时机,况且……唔……”

“夷则,夷则你怎么了?!”见夏夷则痛苦地捂住胸口,一时的惊慌过后乐无异立马意识到这是夷则口中所说的“旧疾复发”,原先有阿阮的治愈术可以帮忙治疗,可现下……

“不碍事,一会就好。”喘息着抓住自己的胸口,夏夷则觉得这次的病发要比往日的每一次都要猛烈。心跳得剧烈,他愈发感到呼吸困难,心尖锐痛,而喉头仿佛压住了一口淤血,不上不下,卡在那里,难受异常。

不对,不是病发的问题,是有人在故意下药引起自己的旧病。

夏夷则猛然惊觉自己被这类似旧疾发作的感觉困住了思绪,“无异,小心今晚的刺杀……”急切地把一句话断断续续地说完,他便乏力地斜靠在床头,好似攥紧手中的床褥就能缓解痛苦似的。

一旁焦急不已的乐无异立刻被“刺杀”二字点醒,立刻反应过来,“卑鄙无耻的小人,竟然用下药这么下三滥的手段!”他扶着脸色苍白的夏夷则,想一个人去找大夫可又完全放心不下痛得瘫软在自己怀里的人。他想了想,一咬牙扶稳夏夷则,背过身子,“上来,我们回我家!”

“不行,会连累……定国公。”

“说什么连累不连累的,为了你,我可是粉身碎骨也是愿意的。我先给老爹通个气让他半路来接应一下。来,上来,我背你回家。”乐无异放飞一只通往定国公府的偃甲鸟,又拉着夏夷则的胳膊放在自己的肩膀上,因为腰间的偃甲盒太过碍事,他把它解下来将束带咬在嘴里。

“你这又是何必。”粗喘几下,夏夷则哑着嗓音说道。

不值得,真的不值得。

乐无异对自己的情意,夏夷则并非丝毫不知,几经生死之后,他也知晓对方并不是一时新鲜,原以为在阔别两年之后,心境会变,只是再相逢,却明白这人执念依旧,而自己也无法再装作无动于衷。

“我乐意,怎么着?”

乐无异嘴里咬着东西,吐出的声音模糊不已,却没有妨碍语气里的坚决与得意。

还能怎么着……

夏夷则叹气,胳膊却是主动圈上了乐无异的脖颈。

“随你吧。”

“你别说话了,省点儿力气,离家还远着呢。”乐无异背起夏夷则,犹豫一下又把挂在腰间的兵器握在手中。

“我会保护好你的。”他说着,在飘忽的灯火中推开房门踏出坚定的一步。

TBC

细节等二修【跪】

乐乐,乐乐你终于快把夷则追到手了!为你感动!【剧情好狗血啊……

赶完乐夏就立马发展初夜线【捶地】发现初七七和沈大大被冷落好久了【为自己点蜡

第二十三章:http://hs551010sm813101.lofter.com/post/1ed7ef_ee3f74

评论
热度 ( 4 )

© 兮凝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