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大写的冷逆!
假写手·假排版·真校对
本命cp狡槙!狡槙!!狡槙!!!
一般是cp粉角色双担,K主尊礼、古剑二主谢沈初夜乐夏、全职主韩叶周黄,博爱,西皮洁癖不拆不逆_(:3」

未来的代价

未来的代价

【尊礼R18】

吠舞罗的气氛在临近午夜的时候high到了极点。

草薙出云百忙抽闲给坐在吧台边角处的周防尊递了杯威士忌,“整点过后,要不要上去玩一玩,台上那几个家伙对尊你可是崇拜地很呢。”他笑着朝舞台的方向扬了扬下巴,那里八田美咲正矮身一个Manua滑到舞台边缘,音乐声落,摇头灯散下的彩光绕成无规则的图案。

“好啊。”周防尊难得痛快地答应了,他拿起威士忌向身后做了个举杯的动作,仰头一饮而尽后走到舞台前,单手支着侧身跃到台上。

只要和这里的主人打声招呼,也不是不可以即兴来一曲,客人们对此早习以为常,有熟客看到台上的人已经欢呼起来,而其他人看上去的是个帅哥也同样兴奋不已,气氛被炒得更是热烈。

几个伴奏难掩激动,周防尊淡淡点了下头,手握住麦,低眼往台下一扫,视线在某个人身上滞留片刻才收了回来。“More.”他压低声线报出歌名,静止的昏黄灯光从侧面打下一道斜影,一秒勾勒的晦暗场景被尖叫声瞬间击散。

还有五分钟到下一个节目,这首歌会在那之前结束掉。周防尊松开扣麦的手指,冲其他几人比了个简单的手势,音乐即刻飚起来。

 

午夜整点是个俗套的游戏时间,即便俗套但也绝对受店里的客人欢迎,在主持人宣布关灯的那一时刻,场中的喧嚣戛然而止,代替它的则是闷哼、喘息以及滑腻的接吻声。吻你身边想吻的人,无论对方的年龄或性别,五分钟限时。这是游戏规则,很令人心动不是吗?

周防尊在黑暗中锁住一个人的双手,微伏身子却没有进行下一步动作。金色的瞳孔注视着半含笑意却不乏凌厉的眼眸,缓慢地逼迫对方后退直到碰到障碍物。轻微的碰撞声在此时寂静的酒吧半分也无法引起别人的注意,周防尊向前贴上自己的身体,他感受到对方顶撞在自己胯部的膝盖毫不客气地加重了力道。两人就这样僵持着,没有人愿意先一步妥协,似乎都在等待对方,直到十秒倒计时开始,看似处于下风的人膝盖缓缓地在某个地方画了个圈,像是默许了什么一般。“宗像礼司。”他这样介绍自己。

在灯光恢复之前,周防尊舔了舔对方酒香未散的唇角,“周防尊。”低哑的声音正好卡上最后一秒倒计时,随之而来的是炫目的舞台灯以及起落不断的哄闹声。

 

黑夜或许真的有蛊惑人心的力量也说不定。宗像礼司随着前方男人的脚步踏上酒吧二楼的最后一阶,他难得做出这样的理性下的疯狂决定,这虽让他本身都有点儿惊讶,但并不认为自己被酒精冲昏了头脑,实际上他只点了一杯浓度并不很高的鸡尾酒,而且在这次遇见之前,他们并非没有见过面,只是那次的偶遇不过对视擦肩。

径直来到走廊尽头,周防尊掏出门卡打开房门,“一起?”他望了望不远处的浴室挑眉问道。

宗像礼司打量一眼房间,桌子、沙发、床、衣柜,以及……推了推眼镜,他的眼神从散在床头的赛车杂志上移开,而后晕开眼角的挑衅,“当然。”接着兀自打开了浴室门。

周防尊笑笑把皮衣外套扔到沙发上,紧跟着进入浴室。

 

宗像礼司事先将深色风衣挂在门后,正解衬衫纽扣时便听到身后有人带着几分调笑的沙哑嗓音,他说,“呵,那么迫不及待?”

“哦呀哦呀,倒应该是阁下欲求不满了吧?”宗像礼司侧过身子嘲讽地望着已脱至半裸的周防尊,手上解着扣子的动作没有停顿,胸口裸露出小片的白皙皮肤,微微突出的锁骨在衣领处若隐若现,周防尊的目光从那上面划过,不置可否地笑笑,向前一步拧开淋浴。淋浴喷头里猛然喷出一股冷水,溅湿了宗像礼司未来得及脱去的白色衬衫。

“想必阁下已经超过玩这种幼稚游戏的年龄了。”他不愠不火地褪下湿掉的衣服,随手扔进装衣物的篮子里,同样半裸着走进淋浴喷水的范围。温热的水流迅速浸湿了下身的裤子,潮湿的布料绷在身上的感觉如此鲜明,恍惚能感受到皮肤在呼吸时受到的来自水膜的阻碍。

两人靠得很近,赤裸着的胸膛几乎要贴在一起,可两人中间一指宽的距离像是隔了道无形的免战牌,谁也没有主动发起进攻。

“我说,”宗像礼司用手指推了下沾满水珠的眼镜,以无比认真的语气提出一个问题,“是边洗边做,还是洗完之后再做?”

周防尊扒拉了下湿漉漉的头发,覆着薄茧的手掌顺着对方腰际的曲线向下滑动,然后一把握住下体被布料包裹着的隐隐有涨大趋势的物体,低声说了一句,“那让它来选择好了。”

这一握似乎是对面男人下过来的战书,宗像礼司没有理由不应战。他用手指在周防尊结实的腹肌若即若离地撩拨着,顺着肌肉纹理的方向时重时轻地摩挲,腹部、人鱼线,然后直击胯下。

“是把好枪,”宗像礼司掂了掂掌中颇有分量的家伙,感受到它的苏醒淡淡笑道,“不过,看起来很容易擦枪走火啊。”

周防尊拧上开关,用另一只手勾掉宗像礼司的眼镜丢到旁边,舌尖扫过对方唇角沾着的水滴,轻轻咬着两片嘴唇,“放心,也只会擦你的枪走你的火。”

“是吗?”不客气地咬回去,宗像礼司手掌移到周防尊的臀部往自己这边一压,舌头钻进另一个人的口腔,用唇吮吸、用舌舔舐、用牙轻扯,呼吸着热烈的气息,吞咽着彼此的唾液,直到两人默契不已的松口喘息,这场注定不分胜负的争夺战才告一段落。然而这一个绵长而激烈的舌吻引爆了两人暗流涌动的情欲,被束缚在狭小空间里的硬物被周防尊剥出来,炙热的零距离接触让这两人都从心底打了个狠颤。他们快速地扒下自己身上还剩余的衣物,用脚踢到一边,难以忍耐的欲望在寻找突破口,周防尊扣住宗像礼司的脊背猛然把他围困在墙壁一侧,用犬齿轻轻撕扯着对方颈间的动脉哑着嗓子要求,“让我上你。”

宗像礼司不轻不重地按压着周防尊的喉结,手指再往下,就到了咽喉最脆弱的地方,“我允许,但是你总得付出点代价出来。”

“只要我能做到的。”周防尊给出一个令人满意的答复,宗像礼司微笑着勾上对方的肩膀。

“那么,请。”

一个“请”字算是彻底点燃了这场欲火,周防尊用牙齿咬着撕了袋杜蕾斯套在食指和中指上探到宗像礼司股间,后者极为配合地让对方急切的手指进入自己的身体进行扩张。周防尊的动作说不上粗暴但也绝不轻柔,只觉得差不多了便扶着坚挺顶入穴口,宗像礼司皱着眉,在被进入那一刻,痛苦的呻吟被压在喉咙里化成几声模糊不清的音节。

野蛮的家伙。

“你可真有够急不可耐的,处男。”宗像礼司眯起眼在周防尊的身体上制造情欲的痕迹,他冷哼着讥讽对方的粗鲁,换来的是更用力的顶撞以及对能产生致命快感的前列腺的快速摩擦。

宗像礼司咬牙轻哼,疼痛夹杂不可名状的快感由尾椎顺着脊椎窜到大脑,简直令人窒息。

他还没有带安全套。

“你难道不是第一次?彼此彼此。”反驳完毕,周防尊咕哝了句“真紧”,又一言不发地卖力抽插起来。

 

等到周防尊射出时他们已经将战场转移到双人床,黏稠的精液从后穴流出的感觉十分怪异,宗像礼司睁着眼睛仰躺在床上,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然轻笑一声,说道,“你付出的代价会很惨。”

“哼嗯?”周防尊半个身子还压在宗像礼司的胳膊上,他抬头询问,却只得到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他听到:

“等到那一天,你会明白的。”

说完,两人的身体重新交缠,欲念再起。

END

新的一年祝民那万事大吉哦ヽ(*≧ω≦)ツ

评论 ( 6 )
热度 ( 11 )

© 兮凝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