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大写的冷逆!
假写手·假排版·真校对
本命cp狡槙!狡槙!!狡槙!!!
一般是cp粉角色双担,K主尊礼、古剑二主谢沈初夜乐夏、全职主韩叶周黄,博爱,西皮洁癖不拆不逆_(:3」

雁归【14】

14、

十二已事先在那里等候。

“大祭司。”十二恭敬地俯身施礼,他是打从心底敬畏着这个人的,从瞳当年提及沈夜的只言片语中,他觉得流月城大祭司绝不是外界传言那般的冷酷无情罔顾族人性命之人。

沈夜点头,随即将目光转向了房中并列的四只铁笼,“如何了?”

“有一人不愿配合,我已将他单独关押,剩下的四位狂化人在服用了瞳大人的药物之后,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昏迷,至今只有一人苏醒。”十二指着最左侧的笼子,里面的人正瑟缩着身子任由沈夜上下打量,眼神慌乱呆滞,口中喃喃有语,竟似吓破了胆。

初七也在观察这个人,变为灵体后他对其他能力的感知能力要比之前强上许多,这人面色惊恐似是看到了极为可怖的事物,浑身有丝丝缕缕的黑气缠绕在周围,不停地从这人的身体中吸取生命力。他扫了其他几人一眼,发现昏睡中的人竟也是噩梦连连,周身的黑气相互撕扯,没有休止。

沈夜几步走到最左侧的铁笼前,目光锁在笼中人变成灰色的指甲上,又一一确认其他几人的指甲,颜色深浅不一。

“主人,可需要属下……”初七询问,如果是暂时性压制住这人的负面情绪,运用自身的灵力也不是不可能。

“无需多此一举,瞳要试药,便让他试去。”沈夜打断初七未脱口的话,“将死之人,耗费精力只是徒然。”

十二神色一僵,握着法杖的手收紧了力道。

“是。”初七应道,警告性地向十二送去一瞥。

“这几日,你把龙兵屿搜查一遍,务必将这沾染了心魔魔气的所谓狂化人带回来,至于单独关押的那个人,十二,你自己看着办。”

“属下领命。”初七微不可见地晃了下身体,撑开伞跟随沈夜走出房门。

十二被初七警告的一眼激得打了个颤,在两人离去之后缓缓长吁一口气。作为瞳制作的最后一个傀儡人,十二并未在流月城接触过其他高阶祭司,而在如今短暂的接触后,他开始觉得传言之事并非空穴来风。正准备关门的十二看见不远处一黑一白的背影,不知是不是今天阳光太过耀眼,他觉得那个冷面人初七的身影就像是一块被光线穿透的黑玉,带了几分虚渺。若是十二看得再仔细一些,他便能发现此时两个人的身后只有一道影子。

 

“散了吧。”经过一座内院,沈夜对着身后的人说道。

“属下还能支持一会。”初七稳稳当当握着伞,只是身体愈发地虚幻。化成实体对现在的他来说确实有几分吃力,一日也不过能支撑短短的半个时辰。

“好了,让你散就散了。”沈夜皱眉,伸手接过青伞,手掌直接穿过初七的手背直接覆在了伞柄之上。

初七望着自己与主人的手以这样一种奇异的方式交握,眼中不由得沾了丝笑意,轻声道了声“是”,身体便化为无形。

沈夜看不见,自然也就不知道初七并未将手从伞柄之上松开,直到进入落脚的房间,初七才暗叹着移开右手。


是夜,初七隐起身形游荡在屋顶之上。已有两日没有发生狂化人伤人事件,想来那些躲在暗处对人类负面情绪流口水的家伙们应该蠢蠢欲动快抑制不住自己的渴望了,夜晚,总是能很轻易就撩拨起人的欲念。

高处的视野要比下面好上不少,只是初七此时无意去欣赏新城布景,他闭上双眼感受周围的气息波动,片刻后往东南方向赶去。有人沉不住气,这才入夜不久就已经忍不住跳出来撒野。

待赶到事发地,初七迟疑了。地面上与狂化人正在打斗的人恰恰是自己白天躲着的闻人羽,若是在此处暴露了行踪,那便难得安宁了,但若召十二前来,这天罡早就把狂化人制住,那岂非要从一个女子手中抢夺东西?主人的命令必然不可违背,至于乐无异……初七摇了摇头,欺身而下。

“闻人姑娘。”初七蓦地出现在笑容诡异的男子身前,一手夹住闻人羽直戳到胸前的枪头,另一手翻转手腕,刀未出鞘砍往那人后颈。

“谢衣前辈!”闻人羽立刻收回长枪,因为激动,枪柄不小心在地面拖了一下,而看清初七眼底那一滴魔纹之后又马上皱了眉头。“你是初七?”

“谢衣与初七,皆是已死之人,姑娘何必抓住逝人不放?”初七拖起瘫软在地上的男子,转身离开。

“不是!不是我!”闻人羽急得几乎跳脚,追上去还想再说什么,但眼前已无初七踪影,气得她狠狠用枪砸了一下地面,深深呼了口气后才缓下心绪,拿出了偃甲鸟。她觉得她应该要告知无异初七还活着这个消息,至少能帮他减少一些负罪感。

 

初七把陷入昏迷的人扔进新增的铁笼,犹豫了一瞬又走到那个唯一苏醒的人面前,在掌心聚集了一小团灵力投入对方身体中。

送你最后一个好梦。初七收回虚晃几下的手指,再次踏夜而去。

TBC

已经对自己的拖延症绝望了【咳血

另外恭喜初七七与沈夜大大牵手成功啪啪啪~

第十五章:http://hs551010sm813101.lofter.com/post/1ed7ef_e51453

评论 ( 6 )
热度 ( 4 )

© 兮凝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