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大写的冷逆!
假写手·假排版·真校对
本命cp狡槙!狡槙!!狡槙!!!
一般是cp粉角色双担,K主尊礼、古剑二主谢沈初夜乐夏、全职主韩叶周黄,博爱,西皮洁癖不拆不逆_(:3」

【韩叶】野兽凶猛

最近忙到飞起,什么也没准备只能拿篇之前修改过的小料里的旧文凑数,嗯,老叶生快。


叶修夜里是被一阵锲而不舍的挠门声惊醒的。他睡意朦胧趿拉着鞋去开门,耷拉的眼皮在看到半夜来客时蓦地一跳,睡意顿消。

门外是一只吊睛白额的大虎,瞪着眼睛呼呼地喘着粗气,嘴边的白毛完全被鲜血浸湿,像是在嘴上箍着一个黑红的圈。本应是极其危险骇人的表情,在叶修看来却是有些好笑,于是他很不客气地笑出了声,正要开口嘲讽几句就被浑身戾气的大虎凶狠地瞪了一眼,叶修也看到大虎身后的一串血迹,摸摸鼻子把它放进屋里。也亏得叶修住的地方偏僻,在郊区外围,入夜之后少有人出没,不然要是遇到这危险的大家伙,非得把警察招来不可。

叶修扫一眼大虎身上的伤口,除了前腿上有一处比较明显的伤口,其他地方倒也看不出什么,只不过若单单只有那一处伤,这家伙绝不会来找自己。叶修去找医药箱,等细检查的时候才发现伤得最重的地方是在腹部附近,一道极深的伤痕刻入肋骨,伤口还滴沥着往外冒着血水,周围的皮毛被染红了一大片,看起来有种触目惊心的疼。

“能耐啊,还真有本事把自己搞成这样?”叶修看着伤口气得咬牙嘲讽出声,手上却拧开双氧水的瓶口,左手拿起白色的瓶子,右手双指扒开大虎肚皮上的血口子呼哧把双氧水全给倒了进去。

被这粗暴动作弄得痛极的大虎闷声不吭地僵直了尾巴,前爪在木质地板上划出几道抓痕。叶修听见抓地板的声音,不觉放轻了动作,干净利索地把伤口处理干净,然后迅速包扎完毕,在打结的时候,特意系了个歪歪扭扭的蝴蝶结。

叶修拍拍手把医药箱收好,然后回到客厅就看见大虎正要站起来。

“瞎折腾什么?就你这样子还想化形爬沙发?老实呆在地上趴着吧。”叶修边说着边扒在沙发缝里翻东西,找到一块不知何年何月塞进去的旧抹布,然后进了浴室拿出一瓶洗洁剂和一个白塑料袋。

“只剩门口的那一段路,其他的血迹我抹掉了。”躺在地上的大虎皱眉盯着自己肚上那个看起来颇为滑稽的蝴蝶结,忽然口吐人语。

叶修正在把抹布塞塑料袋,听到这句话,他不由笑了。

“就你这模样去抹血迹,不是用尾巴扫就是用舌头舔吧,哦对了,还能用爪子蹭,啧啧啧效果拔群……”

叶修眼角余光瞥见大虎连龇牙的样子都没了往日凶狠的气势,也就没再闹它,又从沙发下面掏出一个陶罐子,食指伸进去捻出来些许朱砂,就直接在不知从哪里摸出来的黄色符纸上画了道符,然后火机一打,片刻间只剩下一小撮符灰。叶修直接把白灰撒到大虎身上,然后又烧了道符,刚叫了声“包子”就看见有个高高大大的虚影急冲冲地从墙里撞了出来。

“老大,找我有事?!”包子很是振奋地飘到叶修面前。

“交给你一个伟大而艰巨的任务,看到那条血雾了不,把它解决掉。”叶修把塑料袋交到包子手里,郑重地拍拍对方的肩。

“好嘞!保证完成任务!”包子接过塑料袋,像是没注意到一旁趴着的大老虎般目不斜视地撞上房门,消失了。

对于包子这样来去匆匆的行径叶修见怪不怪,他把陶罐塞回去,然后坐到沙发上。

“新收的鬼?”

“嗯,前段时间发现的,一个游魂到处乱跑,还总喜欢恶作剧用板砖砸人玩,哥看着根性还挺纯,就顺手收了。”处理好伤口,叶修也舒了口气,他点着一颗烟,淡淡解释了下,随后低下眼去望脚边的大型肉食动物,“老韩,你这次够狼狈的啊,你这个虎王还行不行了?”他这样说的时候还耷拉着眼皮送出个鄙视的眼神。见对方没啥反应,叶修准备伸腿踢踢,结果腿还没伸直,就被一只虎爪按住了脚踝。

“你说谁不行?”

叶修的脚被大虎牢牢制住,力量上的差距让叶修心生感叹,他也没有做无谓的挣扎,反倒姿势自然地把腿上的力道全部施加给对方,懒洋洋地说道:“还能说谁,当然是你了。你看看有哪个王一个月受一次伤,准时得跟女孩子来大姨妈似的,照这个趋势下去,指不定哪天你都来不及赶到我这儿就在半路昏死过去,又万一撑不住化成原形倒在路边,被某个过路人瞧见了,贪念一起就把你的虎皮给扒了,堂堂一介虎族之王混成这个样子,想想真是可怜……”脚腕上的力道越来越大,叶修默默把剩下的话吞下去,他抖了抖烟灰,向前伏着身子,对着瞪着大眼的大虎好奇地问道:“说起来,谁这么大能耐把你搞成这样?”

“狼族。”见叶修不再絮叨,大虎抬起前爪,松开对方的脚踝。

“哦,怪不得。”叶修了然地点点头,继而又问:“你做了啥值得狼族群起而攻之?”

大虎瞥他一眼,并不回答,而是晃晃悠悠地支起四肢站起身,冲对方低呜一声:“给我搞点吃的。”

“厨房里还有面……”

“不吃面条,”大虎打断叶修的话,拧着额间的“王”字道:“我要吃肉。”

叶修站起身,把烟头按进桌子上的烟灰缸,伸手拍了拍虎头,又揉了揉对方毛茸茸的大脑袋,感叹道:“山人穷得只吃得起面条,你这只蹭吃蹭喝又蹭药的大老虎挑什么挑?”

大虎抖着耳朵把头上作乱的手甩掉,“上个月给你的伙食费呢?”

“当然是在上个月就花完了,毕竟养鬼也是要钱的。”叶修叹气,随即语气一转,“不过,冰箱里倒是还剩一块熟牛肉……”叶修话不说完,只是意有所指戏谑地看它一眼,径直往厨房走去。没走到门口,就听得身后传来一个闷气的声音:“狼王要把他女儿塞给我当契约者,我就把她几个哥哥给撕了。”

“你牛!”叶修转身冲它比了个大拇指,然后钻进厨房打开灶火。不多时,就端着一盆面条出来。

这时,客厅里的老虎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高大健硕的男人,赤裸着精壮的上身,腰腹间缠了几圈绷带,靠在沙发背上闭目养神。

叶修看见缠绕在对方腰间的绷带隐隐渗出几点血迹,眉头微皱。他把汤盆往桌上一放,递过一双筷子,“赶紧吃,吃完了给你重新包扎一下伤口。”

韩文清看着面前铺满一层牛肉的牛肉面,也不废话,接过筷子极其痛快地吃起来。

填饱了肚子,韩文清正要起来送碗筷,却给叶修截了过去,“乱动什么,回去躺着。”

吃饱喝足,韩文清心满意足地躺回沙发,侧躺的视角正好能看到叶修在厨房忙碌的样子,只见他把需要清洗的锅碗瓢盆全部放进水池里,然后打开水龙头……洗完手潇洒地走了出来。韩文清默默地把他会洗碗的期待收了回来。

这时叶修已经擦干手,来到韩文清旁边要检查伤口,韩文清见状要坐起身,结果被对方一把按在沙发上,“老实呆着,我看看伤口有没有裂开。”

叶修半蹲在地上,神情专注地解开绷带。韩文清压着视线,安静注视给自己安静处理伤口的人。连日来被族内联合族外逼迫寻找契约者的烦躁心绪在这一刻彻底平静下来,和狼族众人撕杀后的戾气也完全消散。

韩文清回想了一下他们两人自认识以来的这么些年,除了自己受了伤跑他这里处理伤口,其他时间倒也没怎么联系,而在这不长的包扎过程中,在绝大部分的时间里,针锋相对的火药味几乎就没淡过,但这种看似紧张的气氛却叫他觉得颇为舒适。而在极少的时间里,会遇到和现在这般安然宁和的氛围。韩文清半躺在沙发上,轻轻呼出一口气,终于全身心地放松下来。然后,在韩文清罕见的放松状态下,一个鬼使神差的、或者说很久之前种下在此时此刻终于破土而出的念头,冒了出来。

“我缺一个契约者。”韩文清突然开口道。

契约者是一种类似伴侣的存在,韩文清如今单身,叶修自然也是知道的。正在系绷带的叶修看他一眼,“你缺契约者和我说有个卵用?再说了,堂堂虎王,上赶着给你当契约者的人还少?。”

“我看不上眼。”韩文清直白地说道。

“哟,眼界还挺高,族内外那么多美人就没一个看上的?”

“刚刚看上了一个。”

“谁?”叶修顺口问道。

韩文清盯着叶修,坚定地吐出一个字:“你。”

“……开什么玩笑?!”叶修吓得手上力道猛地一重,勒得韩文清倒吸半口凉气。

韩文清把另外半口凉气吞下肚,继续道:“我是认真的,没有开玩笑。”

叶修迅速找回思路,他急忙道:“我真心觉得,契约者这种太过亲密的关系不大适合我们。”

“我觉得挺合适的。”韩文清坐直身体,望着有些慌乱的叶修,慢悠悠地又道出一句让叶修惊呆的话来:“反正,这么多年来,你做的也都是契约者应该做的事情。”

“你想多了,我没有做契约者的事情,而是老虎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我在尽一个公民保护稀有动物的义务而已。”叶修义正言辞地解释道。

“……”

“而且契约者这种事情你应该找同类或同种族的,比如那个被你手撕哥哥的狼族公主就挺不错,而不是我这个性别为男、半只脚踏进阎王殿的活死人。”叶修继续劝解。

“只要你没问题,所有问题都不是问题。”

“最大的问题就是,我有问题。”包扎完毕,叶修扶着沙发边沿站起身,故作镇定地说道:“搞好了,走得时候记得关门,我去睡觉。”

韩文清没有拦叶修,只是在对方要走进卧室的前一秒,说道:“叶修,三天,我等你答案。”

听闻这话的叶修前脚绊住后脚,脚下一个踉跄,扶着门框才没有摔倒,他转过身,无奈地摊手:“老韩,没必要这么玩吧,很没意思……”

韩文清却极为少见地露出一个称得上柔和的表情,他说:“我相信,你和我有同样的感受。”

叶修心头猛地一跳,“砰”的一声关上房门。他站在没开灯的房间里,走到床边直接往上面一躺。

心跳还因为那句话没有恢复,叶修焦躁地翻了个身,从床头柜上摸到一颗烟,直接塞进嘴里,良久之后,才听得他轻轻吐出一口叹息:

“妈的,没准真给他说中了……”


###完###


现在看来,人物有点崩……不知道当时的我在想什么【。

评论 ( 10 )
热度 ( 109 )

© 兮凝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