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大写的冷逆!
假写手·假排版·真校对
本命cp狡槙!狡槙!!狡槙!!!
一般是cp粉角色双担,K主尊礼、古剑二主谢沈初夜乐夏、全职主韩叶周黄,博爱,西皮洁癖不拆不逆_(:3」

【韩叶】遇见一只猫

韩叶小料《》里面的一篇文,大家新年快乐ヽ(*≧ω≦)ツ


=======

高三最后半个月,最令叶修头疼的不是作业也不是试卷,而是一张接一张好似永远也填不完的同学录。

他抓着笔,飞快地把不用过脑的信息填掉:姓名、生日、血型、联系方式……正要顺手写下千篇一律诸如“梦想成真”、“考上理想大学”一类的祝福语时,叶修猛然发现纸上要求填的并非祝福,而是最美好的回忆。

笔尖已经在纸上划下“祝”的一点,叶修及时停笔。

最美好的回忆啊……叶修忽然笑了一声,带着嘴角的笑意,他转动手里的笔,把写好的“点”拉成“竖”,接着在“最美好的回忆”下补全了一句话——遇见了一只猫。


他们的相遇源于一只猫。

彼时是在高一新生的入学典礼上,校长在台上讲得的滔滔不绝,而台下的同学早已听得昏昏欲睡。完成新生代表发言的叶修无聊地坐在角落里,自然也觉得没劲透了,好在他这个位置靠近旁门又不显眼,叶修借口上厕所,猫着腰就从小礼堂后门成功溜了出去。学校大门查得严,他不好光明正大走出去,就沿着操场的外墙走到尽头,那里刚好有翻墙的最佳条件。

叶修往后退几步,借着冲力手扣住墙沿,再脚踩着墙上凹进去的地方,往上用力一跃,轻轻松松就翻上墙头。他正要往下面跳,却听到不远处一只小奶猫在叫,抬眼望过去,除了一只小猫,旁边还蹲着一个给它喂牛奶的男生。

叶修觉得有趣,就坐在墙头静静地看着。

那男生穿着黑红相间的校服,背上“霸图”两个字正对着叶修,因此也没注意到自己身后多了个围观者,他正斜端着装饼干的小塑料盒让小奶猫舔牛奶,突然背后响起一道带点懒散的声音。

“哥们,你这是在搞谋杀啊,再不停手,我可要报警了哈。”

韩文清似乎没想到上课时间这条小路附近还有别人,扭过头朝声源处望去,就看到墙上坐着一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少年,腰上系着红白配色的校服,想必是后面这所学校的学生。而对方刚才那句像是玩笑话,他觉得并没有理会的必要,转过去就要继续喂小猫,结果后面那人又不紧不慢地开口了。

“我说你别不信啊哥们,给刚出生没多久的小奶猫喝纯牛奶,就是嫌它死得不够快。”

韩文清端着牛奶的手猛地一抖,斜着的盒子里溅出大半乳白。 他转过身来,直直望着坐在墙头上的少年,皱着眉开口问道:“你说是真的?”

“骗你是这个。”叶修比了比小拇指,“知道乳糖不耐症不?猫喝纯牛奶容易……”

“喂!你是哪班的学生?!干什么呢!”

叶修正说着,背后突然传来一声呵斥,他轻松的脸上顿时显出几分不妙的神色,然而并没有慌张,反而挑衅似的吹了声口哨,单手撑着墙,头也不回地跳了下来。墙那边的似乎是学校的教导主任,气势汹汹地吼着,颇有把墙吼破抓住这个不守校规的学生。叶修毫不在意墙内气恼的叫嚷,反正这处离校门太远,里面的人再怎么气恼也赶不及来抓自己,只是那叫喊未免也太聒噪了点。叶修叹了口气,冲不知名的少年做了个无奈的表情,很是淡定地走到他身边,解开腰间的校服把脏兮兮的小猫往里面一兜,冲身边的人招呼一声:“跟我来。”

……

句号在笔尖打转,叶修犹疑着,终于还是将句末的圆圈拖出个逗号的尾巴,像是拖到了许久以前——

“说起来,你当时怎么那么听话就跟哥走了?我听说,你可是错过了上台演讲的机会,这可不像老韩你的作风啊。”

那是两人认识一年后的某天放学,晋升为“学长”的他们在约好买猫粮的路上看见嬉笑吵闹的高一新生们,叶修心血来潮间突然问出这么一句。

韩文清愣了一愣,他皱起眉,有几分闪避地反问:“提这做什么?”

“当然是好奇咯,按理说,像你这种一板一眼的人,怎么说也不会把安排好的重要演讲扔到一边,反而去顾及一只无关紧要的流浪猫吧。”叶修话里话外都带着揶揄,“一板一眼”还特意加重了语气,叫人听了很是手痒。若是往常,韩文清总归会回击一两句,话不多却往往能教他哽上一哽,只是此时,他似乎无心回应对方话里的调笑,只是握紧了背包带子说道:“不是无关紧要,总归是一条命。”

谁想叶修听到这话却笑了起来,他一边笑一边拿手肘去戳韩文清的胳膊,“哎哎,当时要不是碰巧遇到我,斑点早就被你的牛奶喂得一命呜呼了,哪轮得到我帮你养。”

“猫喝纯牛奶容易拉肚子”这个事情是韩文清在那之后才被知道的,如果不是叶修,他当真会好心做了坏事,错手害了一条小生命。叶修拿这个取笑过他很多次,似乎是想从那张天生严肃的脸上看出点不一样的神色。倒也如了叶修的意,每次提起这个,多多少少都会勾出韩文清的愧疚之心,只是提得多了,也容易叫人“麻木”。

此时又提旧事,韩文清心下飘起些许尴尬,面上却分毫不显,无动于衷的样子让旁边的叶修啧啧感叹可惜。

“老韩,你变得冷酷无情了,连你儿子的生死都不在意,可怜斑点在我那里……”

韩文清听得眼皮直跳,二话不说,长胳膊一伸把“胡言乱语”的某人往臂弯里一捞,扔出一句:“别无理取闹。”

“我这分明是有理有据,遇到你的武力镇压。哎哎哎轻点轻点我昨儿落枕了脖子还没好利索!”

韩文清闻言,一挑眉,“活该,又躺床上看书!”

他嘴上说的凶,手上的力道却放轻不少,另一只手还伸过去给叶修按摩两下,疼得对方龇牙咧嘴,又酸爽不已。

这样闹腾着,两人惯常去的宠物用品店很快就近在眼前。

“这次买多少?”

两人现在货架前,看着各种各样的猫粮和猫罐头。

“我只带够了买一小袋的钱,”叶修指着货架上的小袋猫粮,“你带了多少?”

韩文清掏了掏口袋,望着叶修的眼睛迟疑了两秒:“我忘带了。”

叶修摇头叹气地扔过去一个嫌弃的眼神,拿了猫粮就去付款。韩文清跟在后面,抄在裤袋里的手攥得指节发白,掌心冒出的些微细汗被握出皱痕的纸币浸吸——他是带钱了的。

韩文清极少说谎,而在这极少一部分无伤大雅的谎言里,叶修却在其中占了绝大部分的因素。他有一个不可说或永不可说的秘密,关于青春期懵懂的恋爱启蒙,关于……叶修。

两个人在返途中商定好下次买猫粮的时间,然后到了分别的岔路口,一人向前,一人转弯,挥手之后,各自回家。

此时已经是傍晚,泛着余晖的太阳要落不落地挂在天角,照射出暖色又通透的云层。叶修手里提着猫粮,缓缓往前走着,看到路边有家小超市,进去买了包烟,而后递出一张五十的钞票。

相比韩文清生硬的谎话,叶修对此可要得心应手得多。

啧,谁叫哥中意你嘞。

不怎么标准地学着香港电影里的语调,叶修在心里叹了一声,慢悠悠地晃回家去。


“喂,班长?班长!你发什么呆,再戳就把我的纸戳穿了!”

一个女声炸响在耳边,惊得叶修手上一划,逗号硬生生被斜拉出半厘米的长尾巴。

陈果,也就是这个声音的主人,看叶修这么心不在焉的样子,一个巴掌就拍在桌子厚厚的试卷上:“班长,我这是要你写同学录,不是让你写情书,虽然要求与众不同了点,但至于纠结这么久嘛。”

回过神的叶修手中没有停顿,笔尖向上一旋就绕出个漂亮的弧度,花体字似的连上了后面几个字。写完后他把蓝色的纸和一张做完的数学试卷往陈果手里一拍,“好了,给你的与众不同的同学录。放学帮我收一下班里的试卷交给班主任,我先走了。”说完,拽出桌洞里的书包,转身朝教室门口走去。

“哎,还有一节自习课呢,你干嘛去?”

叶修背对着她极为潇洒地摆摆手,“约会。”

陈果愣神的工夫,叶修已经走远,她气急败坏地将叶修的试卷扔回他桌上,不小心把同学录也带到了桌面上,“最美好的回忆”下面,大咧咧的几个字撞入她的眼帘,和它的主人一样极具嘲讽:遇见了一只猫,买猫粮。


距离高考还有一周不到的时间,毕业班里的气氛浮躁到顶点,有学生早退也是经常的事情,班主任索性也实行放养政策,任由他们去了,所以叶修这才底气十足地离了教室。

教室的门不是障碍,学校门口的值班室可不见得会随便放行。叶修轻车熟路地摸到操场的西墙角,书包往墙外一扔,轻轻松松翻过了墙。

到了约定的地点,韩文清还没到。叶修百无聊赖地坐在公共长椅上,掏出“废物”手机低头玩起了俄罗斯方块。

身形削瘦的少年在长椅上安静地坐着,垂着头全神贯注地盯着手机屏幕,微抿的嘴角显示出他的专注和认真,以至于光裸在外的脖颈上飘落一片合欢花都毫不知晓。

韩文清到来时看到的便是这么一副场景。他在叶修左侧四五米的地方站定,注视着他心间的风景,直到街道上一声震耳的鸣笛,韩文清才回神来到对方面前。

阴影洒下,叶修依旧目不转睛地盯着手机,头也不抬地招呼一句:“来啦?”

韩文清“嗯”了一声,看着叶修脖子上毛绒的合欢花,鬼使神差地伸出了手。

叶修眼睛分出的余光瞥见韩文清要掐他脖子的模样,浑身一抖就跳了起来。

“哎哎,我警告你啊,我后脖子怕痒,是禁地,你要是再敢乱碰信不信我回去虐待你儿子?”

韩文清伸出的手就这么顿了一下,停在半空中。

警告成功的叶修满意地点了点头,却突然觉得背后不对劲,怎么这么痒呢?他扭了扭脖子,更痒了。“什么东西?”叶修忍不住伸手去挠,却怎么也够不到地方。

韩文清看不过去,无奈地上前一步,把那只乱抓的手按住,在他耳边低声道:“别动。”

叶修心尖忽地一颤,身体不由自主地僵在原地。

曾经的少年音在变声期的洗礼下几乎完成了蜕变,变得低沉而有力,好似有了魔力一般将叶修牢牢定住。

见叶修终于老实下来,韩文清干脆利索地扯开他的衬衫后领,抖了几下,那夹在衣服里的粉色合欢花顺着叶修光滑的背部小刷子似的一路刷下……韩文清看得清楚,粉色绒刷好似也搔在他心上,心头不由泛起一股意味不明的热意。

“好了没?”久久不见对方动静的叶修开口问道。

韩文清缓缓移开黏在叶修后背的视线,手指一松,衣领弹了回去。“好了。”他镇定地回答。

叶修拽拽衬衫,发现确实没异物了,舒了口气,转手哥俩好地搭上韩文清的肩,边走边调侃道:“老韩呐,高考前最后一次给斑点买口粮,钱包带了没?”

韩文清心里微窘,忘带钱包和钱,这样的借口在两年间不知道被他用了多少次,但每每总能凭着面不改色的正直脸给糊弄过去。甚至还有两个人都掏不出钱的情况,最后只能把东西放回货架,第二天再约。但是今天是不能不带的。

他从包里掏出一个黑色钱包,直接扔到叶修怀里,“随你处置。”

叶修接过,打开一看,“哟,还挺豪。那我不客气了!”说着,晃晃手里的钱包,快走两步走进店内。

半小时后,两个人从店里出来,一人手提一个袋子,在附近的快餐店解决了午饭,两人沿着街道慢慢悠悠地往回走。临到分别的岔路口,叶修状似随意地问道:“要不要去我家看看斑点?”

韩文清猛地停住递手提袋的动作,略为迟疑地点了头:“好。”


五月末的温度已然不低,叶修刚进家门就从冰箱里摸出两瓶矿泉水,一瓶丢给身后的韩文清,另一瓶拧开,一口气灌下去半瓶才平息了喉咙里冒出的渴意。

“今天家里没人,你随意。”叶修招呼了句,接着摇了摇猫粮纸袋朝屋里喊了声“斑点”,不多时,一只黑白花斑猫悠悠地从门缝里探出了头,一步一步踏了出来,路过叶修身边眼神也懒得给一个,直接跳上沙发蹭到韩文清身边“喵呜”一声。韩文清笑着摸摸斑点的头,小家伙舒服得眼睛都眯了起来。

“……白眼狼!”自己每天尽心尽力地伺候着这位猫大爷,猫大爷整天爱答不理的,结果一见亲爹,就巴巴地凑了上去,叶修在心里鞠了把泪,抬手把手里的猫粮扔给坐在沙发上的韩文清,“你喂吧。”

韩文清撕开袋子,把颗粒倒在手心。斑点蹭过去,整个头埋进他的掌心里。叶修窝在对面沙发里安静看着,此时阳光正好,客厅里光线充足,从窗户里透出的几束光芒斜射在沙发上,正巧打在韩文清的半边身子上,照得他棱角分明略显严肃的五官都蒙上一层温和。

“看什么?”韩文清突然出声,打破了一室寂静。

“看你长得帅。”叶修随口接道。

韩文清不自然地咳嗽一声,“确定是帅不是凶?”

叶修笑道:“你还挺有自知之明的。”

韩文清也笑了笑,这让他冷硬的面部表情柔和不少。两人时不时聊上两句,气氛不僵也不火热。不多时,斑点吃得差不多了,剩下被它咬碎的碎渣死活不愿意吃,韩文清伸手凑到它嘴边都被躲开。

“剩的就扔了吧,这家伙嘴挑的很,不吃残渣还制造残渣,连自己的口水也要嫌弃。”叶修把垃圾桶踢了过去。

韩文清扔掉残渣,屈指敲敲它的脑袋,训斥一句:“毛病!”然后起身去了卫生间。洗完手,韩文清顺便看了眼墙上挂着的时间,“我得回去了。”

叶修有些发困,窝沙发里差点要睡过去,听对方说要走,睡意片刻间不见踪影,可他依旧一副懒得起来的样子,把脸埋进沙发里,只是象征性地挥挥手,“去吧去吧,考试加油。”

“嗯,加油。”韩文清迈出的步伐顿了一顿,“等考完试……”他咽下后半句话,握紧了垂在身侧的右拳,仿佛下定什么决心一般,最后望一眼叶修的背影,大踏步地走了出去。

这一次是两个人在高考前最后一次见面。


最后一门考试结束,韩文清彻底松了一口气。他随着人潮涌出考场,太阳的热度已然消退,但地面上依旧泛着闷热。他挤进附近超市要了瓶冰水,又艰难地挤了出来。所幸也只有学校周围的那一段路比较拥堵,走得远了,人群也都四散开去。

天气是真的热了起来,连风吹出来都是股热浪。韩文清走在回去的路上,浑身汗涔涔的黏腻感觉让他忍不住加快步伐,只想着回家去冲个畅快的凉水澡。再转个弯就到了——韩文清快走两步,正要拿钥匙开门。

“喵呜……”

一只猫在他身后呜叫,韩文清下意识转头去看,随即看到身后一只黑白相间的……斑点怎么在这里?!他顾不得开门,急忙把斑点抱进怀里,顺毛的时候手指突然刮到一根绳子。

那是一根极为普通的红绳,隐藏在斑点脖颈间的毛发里,不普通的地方在于,那上面挂着一卷成卷的白色便利贴,韩文清手指微微一转便找到绳打结的位置,他解开绳子,拆开纸条,熟悉的字体映入眼帘:

【有人问我最美好的回忆,你猜我怎么想的?】

韩文清飞快地走着,又忍不住急切地跑起来。四周是喧闹的行人和嘈杂的声音,他穿过这条街,但街上的所有在韩文清耳中都化成无意义的波浪被风拂去。他掌心紧握那张纸条,有些懊恼明明自己已经决定要表明心意,却不料被对方抢先一步,莫名有些憋屈,然而嘴角的笑意无论如何也抑制不住。

【我最美好的回忆——遇见一只猫,并且遇见了你。】

他迎着风和阳光,迫不及待地奔向相遇最初的地方。


-END-


评论 ( 10 )
热度 ( 77 )

© 兮凝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