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大写的冷逆!
假写手·假排版·真校对
本命cp狡槙!狡槙!!狡槙!!!
一般是cp粉角色双担,K主尊礼、古剑二主谢沈初夜乐夏、全职主韩叶周黄,博爱,西皮洁癖不拆不逆_(:3」

【初夜】入夜(一)

和哥哥 @况且况且 的文漫接龙文!我们说好的要黄暴!希望能暴起来hhhh第一发在此,坐等哥哥的短漫!超级期待下面会发生什么o(*////▽////*)q

哦对!补充一下,这个是狼人X血族的设定XD


&&&正文&&&

那是一只男人的手,手指修长,骨节分明,却很白,在远处缤纷灯光的晕染下也掩不住泛着病态的苍白。那一只手突兀地悬在高楼顶层的围墙之上,高处的手指缓缓下移,直至在半人高的冰冷墙壁边沿落定,而后,狠狠一握——圆润的指甲陡然尖利,硬生生在墙上刮出四道深痕。

一声谓叹从墙内传出,带着些微的隐忍和恼意。紧接着又一只手伸到墙外,覆在触手可及的那只手上,用指腹轻轻摩挲手背,五指顺着手掌下的指缝滑进,将那只苍白的手牢牢握在掌心之中。

“初七。”

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语气中带了几分不耐和喑哑的气息。而随着这句话的落地,一个男人从墙内抬起头来。

这是一个极为俊秀的男人,面容无波无澜,过腰的乌黑长发束起,松松垮垮地垂在身后,右眼角下方滴着一颗红色的纹痕,在这张表情冷淡的脸上,却添了几许妖异。他的嘴角沾着少许血丝,嘴里咬着一块散开的白色领巾,领巾的另一端缠在一个人的后颈上。

另一人同样是一个俊美非常的男人,且气势逼人,让人甚至无法与其对视。天然的黑色卷发披散在肩上,衬得他本就白皙的皮肤更为雪白——是那种无血色的白,和墙沿那只手的白色如出一辙。他半仰在单人沙发上,衣衫凌乱,外衣衣扣尽散,白色的衬衣前沾满整片血迹,左手还被身上的男人紧握在掌中。

名为初七的那人松开嘴中的领巾,曲在沙发上的膝盖往前移了移,倾身低俯,目光直逼对方双眼问道:“主人,您在忍些什么?”

被初七奉为主人的男人淡淡瞥他一眼,“今天月圆之夜。”

“主人的伤势更由不得拖延。”初七皱眉,坚决道。

“今夜你的血会让人难以下咽。”

诚然,即便追随一位血族为主,平日里再如何用药剂压制狼人的血统和体质,到了月圆之夜也无法抑制身为狼人的本能——变身。这几乎是刻在他们灵魂中的印记,无法反抗,而血族与狼人,是宿敌。

初七沉默着,却是松开对方的手,大拇指斜着在脖颈处划了一下。不知何时变得锋利的指甲轻松地划破皮肤,从半指长的伤口中,鲜红的血液汩汩流下。

新鲜的血腥味引来远处好几只血蝙蝠,扑扇着翅膀飞过来的黑色蝙蝠在靠近之后,却像见到可怕的东西一样,吱吱叫着飞远了。初七听得懂,它们叫喊着的“沈夜大人”正是自己面前的这位血族。但其他一切都和他现在要做的无关。

初七并起双指抹一把血,而后把沾了血的手指送到沈夜唇前。

沈夜眯起双眼,似乎被鲜血的甜美香味所吸引,他的喉头微动,目光却极其严厉地盯着初七。

“之前我和你说过什么?”

初七急忙退下沙发,半跪在地垂头答道:“禁用血饲的药。”

沈夜舌尖一扫,舔掉刚才初七不小心碰到嘴唇上的鲜血,冷言道:“那么,现在你怎么解释。”

血饲食用的药物虽然能令自身血液更加美味,可毕竟对身体有所损伤,在半年前两人确定更深一层关系时,这药便被沈夜明令禁止不准他服用。初七默声不语,直到沈夜快不耐烦时,他突然答道:“属下无法……”

沈夜缓缓坐直身体,胸口的伤经过初七舔舐虽然已经成功止血,但依旧没有愈合的迹象。

“无法什么?”他居高临下地问。

初七注视着沈夜的黑色长靴,眼神里弥漫几许疯狂的执念,又迅速被他压制下去。“属下无法让主人再有其他血饲。”几经压抑,他终于能把这句话平静地说出来。

没有想象中的呵斥,却听到沈夜深深的一声叹息。他说:“你可知道我当初为什么把你这头狼崽子捡回去。”

初七默然。

“那你可曾见过我喝过除你之外第二人的血?”

闻言,初七波澜不惊的眼眸里蓦地迸出一道光芒,他猛地抬头,目光灼灼地望着沈夜。沈夜无奈地皱眉,别过头把散掉的领巾扔过去,“赶紧把脖子上的血擦了,看着碍眼。”

初七忽然笑了。即便那笑容并不明显,可对于他这个少有表情变化的人来说已经难得。他弯着嘴角,用白色领巾把颈旁的血擦干净,拿着沾血的领巾问道:“主人当真觉得它碍眼?”

“初七,你最近是越来越大胆了。”沈夜躺回椅背,沉声感叹。

“是主人纵容。”初七一手托起沈夜的小腿,一手放在鞋跟上方,在等待着沈夜的一句确切答复。

“这么说倒是我的错了。”沈夜失笑,抬了抬腿示意道:“愣着做什么,继续啊。”

得了允许,初七喜不自禁,他迫不及待又极为克制地脱去沈夜的长靴,一双手逆行而上,滑到对方大腿根部,停留片刻,继而指尖在衬衫扣上划过。透明的衣扣尽碎,贴身衣料往两侧滑开,大片的白皙皮肤暴露在夜晚微凉的空气中。

初七抚摸上那片光滑,手掌在他没受伤的右边胸口轻轻摩挲,拇指有意无意地拨弄着那颗暗红色的乳头,紧接着初七整个人都贴了上来,目光停驻在沈夜左胸的那道伤口上。

伤口是血猎的银刃造成的,刀刃上锯齿密布,割开的皮肉微微向外翻卷,即便四周血迹已被清理,但看起来依旧狰狞不已。初七看着心疼,嘴唇再次覆到伤口上方,轻吻下去。

一直默不作声任由初七动作的沈夜压着喉咙发出一声闷哼,初七浑身一僵,鼻息不觉重了几分,他用另一只空闲的手摸了摸颈窝处不再流血的伤口,而后食指与中指分放割口两旁,往两侧用力一扯。

伤口的疼痛并不算什么,沈夜早已习惯忍痛,只是胸口被对方的呼吸扫来扫去,痒意从皮肤一直渗透进心里,他半仰脖子微闭双眼,紧皱眉头咽去半句轻哼,却在下一瞬闻到了一股极为诱人的血腥味——这味道太过熟悉。沈夜猛地睁开眼,墨黑的瞳孔闪现一丝血色。

“你在做什么!”他厉声呵斥,喉间却无法控制地干渴起来。在没嗅到这甜美气味之前,对于鲜血的渴望尚可控制,而在初七将自己的鲜血送到他面前时,被压抑的血族本能被勾起,蠢蠢欲动。

黑色的瞳孔间或变得鲜红,像滴进眼眸的鲜血,艳得惊人。属于血族的尖利獠牙渐渐冒出,抵在下嘴唇上。即便本能的冲动已经到了如此境地,沈夜也依旧是一副不急不缓的样子,他伸出戴着白色手套的右手,食指勾着对方的下巴,抬起,注视着那处被初七割开又撕裂的伤口。

“抬起头,”沈夜的声音明显温和下来,可越这样越让人觉得危险,“告诉我,谁给你的权力伤害自己。”

“主人我……”初七怔然,他手上还沾着自己得血,正要送到沈夜唇边,迟疑了一瞬,他继续道:“让主人受伤,是属下无能。”又停顿片刻,他语气蓦地凌厉起来,面色也染仿佛染上一层白霜,“他们竟然敢伤了主人,属下绝不放过他们!”

沈夜此时却是怒也不是,恼也不是,他托着初七下巴的手指滑到对方脑后,紧紧扣住。

“你啊……”沈夜眸色沉了沉,暗暗叹了句。当时战斗紧急,初七被三个人缠住,腰腹处受伤,自顾尚且不暇,又何谈护住被数人围攻的自己。他附身向初七靠近几分,另一只光裸着的手摸到对方腰部的伤处,那一处被衣服草草裹住,黑色的衣料下,隐约透着血色,却好似被特殊材料覆盖一般,没有散出半分血腥味。沈夜手指微动,衣服破开一道裂口,护在里面的血腥气飘飘渺渺地透出来。他抽出划破衣服的手指,指尖染上一层半干的血迹,又将手指放到自己的胸口伤处,猛力一按。原本好不容易止住的鲜血又再次流了出来。

“主人!”初七又惊又气,伸手攥住沈夜自伤的手腕,用质问的眼神望向对方。

沈夜淡然地望了眼初七颈侧的伤口,问道:“懂了吗。”

“属下懂了!”初七慌忙回答,握着沈夜手腕的力道不禁重了几分,“属下再也不敢了,主人你不能这样。”

“我不能怎么样?”扣在初七后脑的手拍了拍,然后递到他面前,命令道:“摘掉。”

初七望着眼前的白色手套,没有理会。无视沈夜略带不悦的神色,他站起身,把对方虚虚圈在怀里。

“不能这样,你是我的。”

“你保护好我的东西,我自然也会好好保护你的东西。”

初七的双手紧抓住沙发边侧,五指深深陷了进去,他的头埋在沈夜左肩上,教人看不清神情,他用沾满自己血液的左手在沈夜身前一点点划动,从脚部、小腿到大腿,再从小腹、胸口划到喉结,最后停在那两瓣淡红的唇上。

“不……”初七的语气一如往常或者更加平淡,可在沈夜看不到的地方,他的眼中蓄满了独占的疯狂。

都是我的,主人的一切,都是我的。

TBC

评论 ( 22 )
热度 ( 67 )
  1. 况且况且兮凝之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哈,我的好妹妹!!我要再次重申我爱你啊!!你的第一发真是太带感啦! 这标题真是看似简单粗暴实

© 兮凝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