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大写的冷逆!
假写手·假排版·真校对
本命cp狡槙!狡槙!!狡槙!!!
一般是cp粉角色双担,K主尊礼、古剑二主谢沈初夜乐夏、全职主韩叶周黄,博爱,西皮洁癖不拆不逆_(:3」

余生有涯(雁归番外其一)



乐夏·余生有涯

 

今年的初雪要比往年来得迟了些。

彼时夏夷则正坐在棋案旁边随手翻阅着民间杂记——这些手抄册是乐无异从宫外带来供他解闷用的,偶尔翻翻倒也能添点乐趣。侍女早在点灯之后就被他挥退到殿外,偌大的寝宫里安静地只剩下书页翻动的声响,细碎的雪珠便在这时簌簌而下,轻轻敲打在屋顶的琉璃瓦上。

棋盘上是乐无异离开前两人留下的残局,那随性洒脱的黑子无疑是乐无异的手笔,而盘桓在其中的白子,却不似夏夷则曾经的杀意凌然,变得沉稳内敛许多。他放下手中书卷,视线转向在此摆放了半月有余的残棋,不由得摇头苦笑。

不周山的龙血草,昆仑山的不死树……没有机缘的人,哪能妄想得到分毫?而那个人,明知道他早已陷入尘世罪孽压身,这一身病痛折磨也是理所应得,却依旧不辞劳苦四方奔波,只为替自己寻求免受病痛煎熬之法。

夏夷则暗自叹息,在棋案前静坐片刻后起身披上外袍,止去要跟随的侍从,独自一人走出殿门。兴之所起的夜游并没有特定的目的地,他略为散漫地行走在铺满一层细雪的石板路上,将要走到道路尽头时,忽然听见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紧接着便响起多日不曾听闻的熟悉声音。

“我不在你就胡乱折腾自己,出来闲逛也不多穿点衣服,万一冻着又生病了怎么办?”来人一边絮叨着一边手忙脚乱把肩上的皮草斗篷披到对方身上,末了又嘀咕一句“你不心疼我还心疼呢”。

夏夷则整理着带有残余体温的斗篷,说道:“无异无需担心,我又并非畏寒之人,体质没有弱到受风着凉便会生病的地步。”

快走两步把人拽进长廊,乐无异挑着眉发问,“啧,前些日子到底是谁受了风寒卧床数日才能下地?”

夏夷则坦然回视,回复道:“那只是偶然罢了。”

“偶然偶然,也不能三番两次的偶然吧。”说着,乐无异从胸口处掏出一个火红色的圆珠,直接塞到对方冰冷的手中,“赶快带上。”

“这是……千年火山深处孕育而出的火蕴珠?”夏夷则打量着手里微亮发热的红色珠子,一眼就判断出珠子的来处。

“常年散热的火蕴珠,算是这次出门的意外所得。”火蕴珠虽然不是绝世罕见的物品,也是有价无市的灵珠,冬日里对于体寒之人大有益处。找到这么一个适合夏夷则的好东西,乐无异理应欣喜,然而此时他的神情却沮丧不已,唉声叹气道:“可惜还是没有找到仙山的入口……”

夏夷则倒是不甚关心仙山神草之事,他劝慰道:“仙山本就有缘人才能进入,人各有命……”

“可生死并不全然在天。”乐无异急切反驳,他抬头直视夏夷则的双眼,“哪怕只是一线虚无渺茫的希望,我都会尽力去争取。”

这话听进夏夷则耳中,让他心喜且心酸,“徒劳无用”的劝解话语已然无法脱口,默然间却听见面前人抱怨起做皇帝辛苦、容易累坏身体云云,一时间又令他哭笑不得。

“你可是后悔帮我夺得帝位?”夏夷则失笑问道,谁知乐无异竟认真地点头说:“别说,还真有点。”他想询问的话还未出口,就看见对面那人不满地呼气,“朝中那几个倚老卖老的大臣又催你纳嫔妃诞子嗣了吧,听得耳朵都磨出茧子来了。”

“……”

“哎,夷则,别这么看我,我一点儿都没有不相信你的意思。”乐无异挠着头,颇为苦恼地说:“就是这么拖着也不是一个办法,搞得我都想要……想要……”

“想要如何?”

乐无异迟疑片刻,上前凑到夏夷则背后,连着斗篷一起搂住他的腰,“我说了你可别笑话我啊。”他下巴抵着对方的肩膀,不好意思地咳嗽一声,才缓缓说道:“我有时候真想告诉全天下的人,夏夷则是我乐无异的,让那劳什子立后纳妃都通通见鬼去!”

“今日才知,无异你酒量不大,醋量倒不小。”夏夷则低笑,“何况,世人可不知道夏夷则是谁。”

“也是……”乐无异郁闷地用额头在对方肩上滚了一遍,“你现在已经是当朝天子,李焱这个名字都没人敢叫了。”

“不会。”

“啥?”乐无异一时没反应过来。

“母妃初入宫时曾被圣元帝允许直呼他的名讳,只是后来……呵……”夏夷则讥笑一声便沉默下来,半晌后,他拍开围在自己腰间的胳膊,转过身来。

“或许身居高位久了就会迷失初心,我现在可以勉强理解他当初所谓的身不由己,但依旧无法认可他令人作呕的说辞和做法。”夏夷则背靠着旁边的立柱,望着走廊外的飘雪,皱起眉头。“我的名字,你总归是能叫得的。如果有一日,我也变成……你……”

“夷则,你今天怎么变得婆婆妈妈起来?”乐无异打断他将要脱口的话,斩钉截铁地说道,“帝王路,各有各的走法。你是你,他是他,怎能混为一谈?”

夏夷则微怔,随即笑道:“无异说得是,是我多虑了。”

“就是嘛,未来的时间还有很长,当下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我相信夷则你一定能成为一个好皇帝的。”

“可是,群臣上奏说,贤君要先解决子嗣问题。”似乎有意打趣对方,夏夷则煞有其事地说道。

方才还信心满满的乐无异一听,瞬间有气无力起来,“喵了个咪的,贤不贤和子嗣有什么关系,简直胡说八道,有闲时间不如去操心农耕偃甲的推广问题……”他的话音越来越小,最后的尾音也被冷风吹得抖落在空气里。

“不过,当务之急是找到神草,得赶紧找到。”低落的情绪被迅速抹去,乐无异重新打起精神把注意力转移到目前他最为关注的问题上,毕竟这可是关乎性命的大事。

话题又转回最初,夏夷则无奈地叹气,“何必如此……”

“夷则,你怎么能对自己那么无所谓?”乐无异松开对方,焦躁地在原地转了个圈,语气不禁有些急切,“清和真人说过,你还有不足三十年的寿命,难不成让我眼睁睁看着你离开?!”

“尚有近三十年余生……”

“二十多年……二十多年怎么够?”乐无异一拳砸在身旁的立柱上,恨恨地咬牙。

“其实不然,”夏夷则摇头轻叹,“与其奔走在外觅求一线缥缈的希望,倒不如在这宫中多伴我手谈几局,将二十余载当做一甲子来过活。”

“夷则……”乐无异愣住,“你……”

“翻天印印灵曾用言灵偈诅咒与我,你可还记得?”

乐无异闭上眼睛回忆那日恶战,当初的场景历历在目。“他说你,众叛亲离、一世畸零,为至亲至信之人所杀,死无葬身之地……”直至今日回想起这恶毒的诅咒,他仍忍不住心寒,“还说你这一生,所憎如影随形,所求永不可得,事与愿违、永无安宁……”

“他咒我孤病独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如今应验的,其一为众叛亲离,其二是为至亲至信之人所杀。现今我有你相伴,所求已得,事已顺意……至于死无葬身之地,自然要等死后再论。而安宁与否,能坐上这位子的,哪个能真正安宁?”

长廊外的雪下得愈发大了,夏夷则抖落飘到斗篷上的雪花,侧身朝旁边的乐无异伸出一只手,淡然说道:“这一生,于我而言,已足矣。”

乐无异蓦地笑出声来,他紧紧握住面前的那只手,向前一步踏入雪地之中。

“走,我们回去把之前的那局残棋下完,这次我一定赢你!”

“输赢未定,而我……等候多时了。”

 

残棋将尽,被白雪覆盖的皇城,静谧而又安然。

 

-终-

这是《雁归》番外中的乐夏部分,还有1.0谢沈、2.0谢沈和初夜,等cp过后再放出来好了w

封面感谢 @绘 ,文首配图为《雁归》repo的其中一张,也出自阿绘之手,拍得比实物美多了美哭了!么么哒(*  ̄3)(ε ̄ *)

再放两张,让我自恋地欣赏一下XDDD(明信片是《雁归》里的配图啦)




评论 ( 4 )
热度 ( 36 )

© 兮凝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