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大写的冷逆!
假写手·假排版·真校对
本命cp狡槙!狡槙!!狡槙!!!
一般是cp粉角色双担,K主尊礼、古剑二主谢沈初夜乐夏、全职主韩叶周黄,博爱,西皮洁癖不拆不逆_(:3」

【网近/顾韩】线下活动(终)

前文链接:线下活动(一、二) 

小料确定5RMB啦(正好成本价XD),大概32p,牛皮纸封面,内页用100g的道林纸,放在妖都O的G5摊位上。

印成册的内容会和这里有些微差别,不造会不会有人买我这份写得糟糕的安利_(:3」∠)_感谢摊主小伙伴催出这篇文,么么哒【我滚去修文】


三、

顾飞刚把韩家公子拽到树干分叉处站稳就听到系统的开战提示,同时韩家公子扶着树枝动作一顿,显然他也收到了消息。

这次对抗赛的队伍分配情况是两人始料未及的,十八对二,已经不能叫不是对抗,而是碾压。然而有顾飞这么一个变态外挂存在,碾压变成反碾压也说不定。

鉴于众人都是第一次进入这个地图,系统还是有点良心地给每人的包裹里塞了一幅地图。

“剑鬼,你们在哪儿呢?”韩家公子直接在公共频道问。几乎在下一秒,消息框里就毫不犹豫地跳出一个坐标数字。显然,剑鬼还没有适应一直以来的队友突然变敌手这种转变,下意识地就把真实信息发了过去,等到现队友们齐齐望他的时候,才反应过来自己犯了一个多么低级的错误。

成功拿到数据的韩家公子微微挑了嘴角,在树上找了个位置坐下,把地图摊在粗壮的树叉上,沉思片刻后指着地图上的一点对顾飞说:“(300,400),你到这个坐标点等他们。”

作为同伴,顾飞很少质疑韩家公子的决定,他点头说了个“好”字,正要下树的时候突然转身问道:“那你呢?”

“走路多累,我就在这儿。”韩家公子靠着树干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对了,把你压箱底的袍子借我用用。”

顾飞从包裹里翻出一件黑色的法师长袍递给韩家公子,“那我走了?”

韩家公子不在意地挥挥手,“走吧走吧,别被人砍死了。”

顾飞持着暗夜流光剑,反手挽了个剑花,“这话该我对你说才是。”说完就往下一跳,再出现,人已经站在树底下。

韩家公子望一眼迅速被浓雾吞没的顾飞,重新把视线转到地图之上。

整个地图的形状是一个不太标准的菱形,南北距离有八百米左右,东西之间要稍微短上一百米,虽然面积不算小,但架不住对方有人数优势,十八个人两两一分组,想要搜索这片森林也就是十多分钟的事情。所幸这密林里的浓雾给了两人最佳的掩饰,不但拖延了对方搜寻的时间,也削弱了弓箭手这一类远程职业的战斗力。而韩家公子给顾飞的坐标位置差不多是地图的中心,在这一条横线上,人员最分散,能给顾飞在被包围前争取到更多的时间用来战斗和转移。迂回突袭,逐一击破。这是目前最合适的战斗方式。

韩家公子收起地图,在公共频道敲了几个字:“千里在(300,400),作为刚刚剑鬼提供消息的回报,信不信由你们。”

“相信你说的话不如相信母猪会上树。”

“就是就是,公子你骗谁呢?”

“呵呵,爱信不信。”

韩家公子说完这句就再不看频道里的垃圾话,他确切知道顾飞一定能等到一些人,至于都有谁要怎么解决,那就不是他所需要考虑的范围。右手习惯性往腰带上一摸,摸空之后才意识到自己身上没有带酒,韩家公子咂了咂舌,百无聊赖地坐在树叉上小憩起来。

相对于韩家公子的清闲,顾飞这边则要忙上许多。全敏法师,速度没得说,在密林里跑了一分多钟就到了目的地。他也懒得隐蔽,就大大方方地站在那里,不多时,视野中果然出现了三道人影。顾飞二话不说,奔过去就砍。

佑哥、漂流和百世经纶三人见一道黑影窜过来,立刻紧绷神经全力应对,唯恐一时大意丢了性命。身为队友时可以无比庆幸,然而现在他们可是不折不扣的对手,是随时带来死亡威胁的家伙。

佑哥飞快在顾飞身上施了一个敏捷诅咒。漂流卡着距离开始吟唱,一道火焰冲天而起,他把握的时机无比精准,顾飞急忙止住迅猛的冲势往后一跃,这才堪堪逃过被烧的命运。然而火焰还未消散,又突然从中爆出一掌,正是百世经纶推出的气波盾,卷着乱火扑向顾飞。

趁着漂流和百世经纶缠住顾飞的空当,佑哥急忙在队伍频道发消息求救。火树千重焰配合气波盾虽然暂时延缓了顾飞的攻势,但是法师的技能冷却时间要比格斗家的技能冷却时间长,想用这种方法拖住顾飞显然是不现实的。

顾飞也知道他们是在拖延时间等待援手,无奈漂流和百世经纶联手,着实有点难缠,眼见着从东边又来了两人,顾飞果断放弃对这三人的攻击,转而奔向薄弱点——战无伤和御天神鸣。

可见度只有五十米的迷雾森林里远程攻击鸡肋无比,顾飞一错身一抬剑,轻而易举化解了御天神鸣的强化二连击,转眼间来到两人身前。战无伤冲锋向前紧接旋风斩想要阻挡片刻,结果顾飞一个瞬移让他扑了空,反而背后被砸了一记双炎闪和掌心雷。到了五十级之后,顾飞的攻击伤害又上一层楼,战无伤此时十分庆幸自己是个血厚的重装战士,不然这两记伤害吃下去血条可就见底了。还没等他庆幸完,转过身就看见御天神鸣死尸似的躺在地上被顾飞劈成一道白光。战无伤直觉受到死亡的威胁,双手紧握巨斧毅然使出威力最强的崩山击企图全力挣扎,然而他的速度太慢,巨斧挥出之时,雷电光环已缠上他的周身。

干脆利索地解决掉两人,顾飞也不恋战,留给剩余三人一个潇洒的背影就消失在迷雾之中。

赶到却来不及施以援手的佑哥三人面面相觑苦笑不已。顾飞就是如此逆天的存在,正因为了解,所以才更加觉得可怕。

佑哥把情况反应给队里众人,剑鬼看到消息不觉沉默。最朴素也是最经典的游击战术,谁都能够看透韩家公子的意图,但谁都束手无策,他们不可能所有人一起行动,时间不允许,但若分开,又免不了被逐一击杀。顾飞是韩家公子手里的一张无敌王牌,真正的以一当百,他甚至不需要指挥,只要在某处等待顾飞一次又一次的得胜回音。

“快来!我追到千里了!”细腰舞突然发来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

“分成两队。”

“兵分两路。”

两句同样的话一上一下跳出队伍频道,是剑鬼和永远,分别是西南城区和东南城区的中心人物。

“我带三个人找韩家公子,其他人借给你。”永远密聊剑鬼。

“我们这边负责千里。”

两人火速完成协商。

“佑漂百悠火苹,围堵千里!”

毫不迟疑地,剑鬼发出这个指令,和同行的水深招呼一声,便直接疾行奔向细腰舞给出的坐标地点。

“枫血笛子临时,你们也去。”

永远紧接着命令,把全队唯一一个牧师临时处死也分了过去。

“真卑鄙!竟然偷袭曈曈!”

“你们快来啊他要跑老娘快拦不住了!”

时刻注意窗口消息的剑鬼还没赶到目的地,就听到细腰舞发出一声极为惨烈的“瞳瞳”,然后便是“千里一醉老娘和你拼了!!”

发起疯来的女人真是可怕,不过,这样正好。浑身筋骨都活动开来的顾飞游刃有余地应对着细腰舞的猛攻,恰好又看到浓雾中隐约闪现的两条人影,想到可以痛快厮杀一场,更是热血沸腾起来。原本按照韩家公子的指示应该边战边退避免被围,然而正在兴头上的顾飞哪里管得了那么多,不等人过来就带着细腰舞这个尾巴冲向剑南悠和火燃衣。

剑南悠见顾飞来势汹汹地冲过来,脑中立刻回忆起曾经惨遭蹂躏的悲痛经历,条件反射性地拔腿就逃,结果身子都转过一半了才意识到自己就是来堵这号煞神的,只能满含热泪转回来,内心崩溃地挺身迎战。

狂暴战士的输出在全职业中占第一,可速度着实硬伤。剑南悠一咬牙,抱着背水一战的决心激发了狂化状态。进入狂化的狂暴战士攻击更是惊人,虽然防御下降一半,狂化持续时间也只有30秒。但如果能在这30秒之内砍掉顾飞哪怕10%的血,也不枉自己死上一回。剑南悠这样想着,毅然发起大招。

对于细腰舞、剑南悠、火燃衣凶残的三面夹击,顾飞身形飘忽左格右挡,来者不拒照单全收。因为太过专注,连韩家公子发来的信息也没注意到。

韩家公子见顾飞久不回复,不用想也猜到那个打架狂魔不管不顾嗨起来了,不觉头疼地按了按额角。即便早已对这种情况做了预料,可放出去的风筝脱离自己控制的感觉还真是让人不爽,偏偏顾飞经常让他的完美计划出点无伤结果的意外,简直是天生来克自己的,而且自己似乎还被克出了习惯。韩家公子无奈地叹口气,目光重新集中在地图上,开始预计顾飞会在哪里被剑鬼等人围住。

这时,顾飞忽然回了“悠火”三个字,紧接又是一个数字——72。

耗费28%的血量才解决对方五个人,韩家公子微皱眉头看着窗口,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千里的实力选不止如此,当初被鹰之团几大高手围攻也没有损伤他10%的血,反而逼得对方龟缩进房间里不敢出来。那么造成这种反常数据的原因还有——对方有牧师!

韩家公子指尖触在聊天窗口正要打字,对面突然跳出一个“临”字,赫然就是那个光明牧师临时处死。他微微一笑,敲了几个字,发送。

“粮草截得不错。”

顾飞看到,也笑了笑。

“呵呵,那是!”

回完话,他立即剑尖朝天,大喊一声:“雷霆万钧!”

这是顾飞技能树中威力最强的群攻技能,一声喊下去,节省着用的法力只剩下一层薄薄的蓝皮。但没蓝的代价是相当值的,刚刚一片高伤害的雷劈下去,活活劈死了余血不多的五个人。

“细佑漂百笛”,顾飞把干掉的人名告诉韩家公子,又快速甩过去一句:“没蓝了。”

韩家公子极为满意顾飞的战果,以他那少得不正常的法力来说,能和一群人周旋那么久,也应该是极限了。

“回来,补蓝。”韩家公子言简意赅地回复。

这里没有水果,想回蓝只能借由一部分能回复法力的牧师。而前不久顾飞越级打boss时掉落一张能够回复他人法力的技能卷轴,被他扔给了韩家公子,现在恰好派上用途。

此时顾飞没了蓝,也不敢肆无忌惮地进攻。剩下三个人,补个蓝回来分分钟就能解决。他寻思着,挥剑虚晃几招,寻了空隙扭头就走。然而一个人突然地从空气中冒出,手持匕首直撞向顾飞的背部。顾飞感受到强烈的杀气,猛然转身。

雾影突袭?不!是潜行刺客的以命换命!

顾飞吃过这招的亏,可瞬间移动技能还在冷却,两人之间却近在咫尺,他闪躲不及、避无可避!

偷袭之人是苹果醋,他一副胜券在握的笃定模样,素来少有表情的脸上竟露出一个堪称愉悦的笑容。

顾飞看着他也笑,“很久不用这招,脚有点生。”话音未毕,人已出现在苹果醋身后。

苹果醋瞳孔骤缩,他不可置信地看到顾飞在自己眼前消失,来不及反应就被人一个手刀砍晕在地。

被苹果醋耽误几秒钟的时间,速度快的剑鬼已经追赶上来。没法力的伤害加成,近身作战顾飞完全不敌剑鬼,幸好脚边有个现成的挡箭牌。

顾飞单手把昏过去的苹果醋提溜起来,对着剑鬼的“双手刃”一扔,拍拍屁股转身跑了。

苹果醋被抛过来时剑鬼再取消技能已经迟了,他的双手精通熟练度很高,左手的攻击能增加40%,一对匕首捅到苹果醋身上,后者霎时化成白光。

顾飞远远看见发光的苹果醋,打开聊天窗口想给韩家公子报了个喜讯,结果看到的是半分钟前韩家公子发出的连续三条求救信息。顾飞眼神一沉,极速移动的身形拖拽出几道残影,消散在迷雾中。

如顾飞所担心的那样,韩家公子的处境确实很糟——他被永远一行人发现了。

韩家公子躲在一处静止不动,原本拼的就是运气。顾飞可以分流走大部分人,而迷雾林那么大,少数几人来搜寻,找不到比找到的几率要大得多,何况自己还在距地面十多米高的树上。因此,韩家公子决定赌这一把。可惜,幸运女神似乎并没有眷顾他,即便披着顾飞黑漆漆的法师长袍也没能逃过神射手的“鹰眼”。

“韩家公子,你是自己下来还是要我们帮忙?”率先发现韩家公子藏在树上的一风筝拉开弓箭作势要射。

“我为何不能有第三个选项?”韩家公子面上不急不躁的,甚至还慢条斯理地弹了弹衣袍上的灰尘。

“你还有的选?”拳拳到肉哈哈笑道,“哦不对,你还可以选择是和树一起倒下来还是被箭射下来!”

拳拳到肉说完,一枚箭嗖的一声射进韩家公子体内,一片白光笼罩下来——并非是死亡征兆,而是韩家公子给自己施加的回复术。

“哈哈,本公子想活着就没人能让我死!”侥幸逃过一死的韩家公子暗舒了口气,他用余光扫了眼身后,又居高临下望着树下三人,冷哼道:“没触发致命效果的狙击,屁用没有。”

狙击冷却时间未到,一风筝恼怒地射出一发二连矢,都被韩家公子不痛不痒地从身上拔掉,极为嘲讽地丢在他面前。

“直接砍树,他逃不走。”永远说着,抬剑就是旋风斩加一记地裂斩。这两个是战士的普通攻击技能,伤害不算最突出但也足以砍倒一棵树。

眼见树就要倒下,高处的韩家公子却勾唇笑道:“第三个选项从来不是你给我,而是我给自己的。”

说完,就听得斜后方一声大吼:“跳!”韩家公子几乎毫不犹豫就朝着声音的方向跳了下去,在即将摔落在地时,一只凭空出现的手臂横揽过他的腰,抱着他在地上翻滚数圈躲开了轰然倒地的大树。

妈的,太计划外了,完全不符合我的风格!

死里逃生的韩家公子躺在地上大口喘息,有点唾弃自己这被顾飞传染的冲动行为。他脱掉黑色的法师长袍,恢复了自己那身月白蓝边的袍子,迅速丢过去一个神之眷顾,补足了对方一大半的蓝。

法力充足的顾飞再无顾忌,跳出去牛逼哄哄地举剑,一个雷神之怒降下来,对方三人瞬间还剩两个血厚的人在反抗挣扎。不多时,剑鬼、枫血、笛子也陆续赶到,加入战局,顾飞以一敌五越战越勇。

韩家公子拿着法杖站在顾飞身后不远处,漫不经心地开口问道:“还有一个叫苹果酱油的刺客呢?”

“是苹果醋,死了。”顾飞纠正,虽然人家确实只打了个酱油,但也不叫酱油啊!

“醋和酱油也没大差。”得知潜在威胁已不存在,韩家公子把法师长袍铺在地上,放心地坐下来朝顾飞摆手,“人齐了,一分钟之内速战速决我看好你。”

顾飞满头黑线,他以为这是在切菜吗?典型的站着说话不腰疼。

当然,不管韩家公子的腰疼或不疼以及以后会不会疼,比赛都开始进入尾声。顾飞的赢是既定的事实,不多时,永远、剑鬼等人也被送出地图。

十八人对两人,最终,顾韩两人队获胜。

顾飞和韩家公子从游戏仓中出来后观众的反应很是热烈,下台时甚至有不少姑娘齐声大喊口号。顾飞仔细辨认了下,听出那口号是“文之于武,韩之于顾”,还有什么“文武双全,顾韩成眷”,都挺押韵,意思像是夸他们俩,但这微妙的用词让顾飞囧了一下。他搭上韩家公子的肩膀,“什么意思,给翻译一下。”

韩家公子显然心情不错,他勾勾手指,让顾飞附耳过来,然后用气音恶趣味地说:“她们认为我们天生一对,不在一起就是对不起党和国家和人民以及平行世界这款游戏。”两人亲密的动作勾得几个妹子惊呼不已。顾飞哭笑不得地问道:“腐女?”

韩家公子不免惊讶,暧昧地笑,“哟,懂得还不少。”

“佑哥提到过,”顾飞神色纠结地感叹:“果然是一群奇特的生物。”

不过两人很快便无暇分心注意这个小插曲,回到座位后,周围大波的言语攻击涌上来,韩家公子微笑应对,一舌战八方,顾飞时不时也助攻一两句,两人在不自知的默契联手下,完虐对方众人。

“一对狗男男!”战败后心神俱伤的御天神鸣愤愤喷泪。

佑哥默默拍他肩膀以示安慰,望一眼笑得眼睛微眯的韩家公子,欲言又止地掏出小本,低头又记上一笔。

“我总觉得,公子和千里之间,发生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战无伤在新建的四人讨论组里幽幽地感叹。

御天神鸣手指飞快地在手机键盘上跳跃:“肯定有猫腻啊!你们看千里和公子那旁若无人的气氛,吓得我都不敢相信人生了!”

“剑鬼,你和公子最熟,你觉得呢?”佑哥问。

“是有点反常。”剑鬼赞同地点头,“我从没见过这样的公子。”

“就像是……”

四人相互对视一眼,在讨论组里敲下自己的答案:

“恋爱。”

“脱团。”

“恨嫁。”

“谈对象。”

靠,这个假设真操蛋!

四人齐齐扭脸,望了眼看似毫无警觉的顾飞,心里默默道:兄弟,保重。

不过,为什么会觉得千里这家伙根本就是乐在其中呢?

呵呵,细思恐极!

-终-


评论 ( 22 )
热度 ( 180 )

© 兮凝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