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兮下

一个大写的冷逆!
假写手·假排版·真校对
本命cp狡槙!狡槙!!狡槙!!!
一般是cp粉角色双担,K主尊礼、古剑二主谢沈初夜乐夏、全职主韩叶周黄,博爱,西皮洁癖不拆不逆_(:3」

【网近/顾韩】线下活动(一、二)

一、

在齐家举行的为期三天的武术交流指导大会终于结束,顾飞被几个同龄的小辈连续叫了三天,总有种自己老了好几岁的错觉,回到家摸到全息设备的时候顾飞感慨要是把武术交流指导大会也搬到全息世界里多好。当然,他也只是想想,功夫再怎么好,在现实世界也永远无法像游戏里那般毫无顾忌得使用。现实里的功夫受到太多外界因素的限制,因此即便有了高端的全息技术,有了专门的全息比武平台,顾齐梁陈四大世家也没有用全息比武将传统的切磋交流取代掉。

顾飞一上线,就收到了佑哥的消息:“来小雷酒馆。”

虽说黑衣紫剑是千里一醉的标志,但一路上,一身黑袍的顾飞也没太引人注目。他走在街道上,从街东头走到街西头,看到的法师都是清一色的黑色长袍。由于千里一醉的影响,如今黑色长袍已经成为法师的一种风尚,无论是高级法师还是低级法师,几乎人手一套,和当初每人一把扫帚一副黑框眼镜有的一拼。当初从佑哥口中得知黑衣风尚是自己引起,在团战中甚至还有人凭借这个造型和一把长剑吓跑敌手时,着实让顾飞本人哑然失笑了好一会儿。

到了小雷酒馆,顾飞径直去了公子精英团的“专属”包厢。

桌子上摆着四瓶酒,一瓶在左边战无伤、御天神鸣和佑哥的面前,另外三瓶被韩家公子一人独占,看样子快喝完了。剑鬼则一个人在右边最里侧坐着,默默地玩着自己的匕首。

顾飞大咧咧地坐到韩家公子身边的空位,直接问给自己发消息的佑哥,“接任务了?”

除了任务,他想不到其他任何能将六人聚齐在一起的理由。

“任务?公子你接任务了?”正在和战无伤聊美女聊得欢快的御天神鸣忽然听到“任务”二字,分心插问一句。

“和整天就知道打打杀杀洗不尽一身PK值的人说享受游戏的安逸,他懂?”韩家公子端着酒杯不紧不慢地回答,眼神却是望向一旁的顾飞。

顾飞掏出暗夜流光剑,“啪”地一声按在桌上,剑尖直指韩家公子,“能砍砍人就更安逸了。”

韩家公子眼神轻蔑地瞟了眼泛着紫光的剑锋,唤来小雷又上了两瓶酒,一个人自饮自乐起来。

顾飞也掀开一个酒杯,从韩家公子的酒瓶里倒了杯酒,结果被对方狠狠瞪了一眼,“一杯五个金币”。顾飞全然无视,转头去问一旁正在看戏的佑哥,“叫我们来什么事情?”

“哦,这样的……”佑哥咳了一声,兴致勃勃地把自己在论坛得到的八卦如此这般说了一通。

“就是说,为了庆祝平行世界运行一周年,官方要搞大型线下活动?”御天神鸣把佑哥八卦的总结用反问的语气重复了一遍,“真的假的?论坛消息可信度值得怀疑啊。”

佑哥最擅长的莫过于收集信息,他给出的消息就算不是百分百确定也是八九不离十的,看他一副自信满满的表情,想必应该是得到了什么确切消息。

“如果是假消息,今天的酒我来请。”佑哥为自己倒了杯酒笑着说道。为了确认这个消息的真实性,想他费了多大的力气才从一个游戏公司内部人员口里抠出来一个“是”字,这才能底气十足地坐在这儿说话。

“那就应该是知情人士。”战无伤肯定道。

“废话啊,不是知情人士透露的消息还能是谁?”御天神鸣表示鄙夷。

接着一直默不作声的顾飞忽然来了一句,“是真的。”

“你怎么知道是真的?”战无伤和御天神鸣异口同声问道,一旁的剑鬼也望向他。

“怎么,我这边不能有知情人士啊?”顾飞反问。

“哪个知情人士?”佑哥好奇地追问。

 “叶小五。”

提起这个名字,几人刚开始有点茫然,过了几秒才有人意识到叶小五就是红尘一笑,就是那个前游戏公司内部人员。

“他不是不在游戏公司了吗?”

“我没说吗,他前段时间被他家老板给揪回去了。”

除了韩家公子,众人皆是一副无语表情。想当初红尘一笑那一行人给他们造成多大的阻碍,剑鬼为此还掉过级,而始作俑者却毫不在意地和人来往着。不过,游戏嘛,在座的几人也没人会真正在意过去的那些,于是很快就开始热烈地讨论开来。

“大型活动,人数得上千吧。”佑哥摸着下巴沉思。

“人数上千?里面肯定有不少美女吧!”

“不知道重生紫晶的美眉们会不会去,和真实的美眉近距离接触什么的想想就好激动!”

战无伤和御天神鸣一大一小又凑在一起谈论起美女的话题。

“千里,你能问问具体时间和地点吗?我这边的知情人士嘴可严实,撬不动。”佑哥苦着脸说。有消息来源但丝毫得不到有用消息让他感觉到了世界的恶意。“哎,剑鬼你去吗?”

“有时间就去。”剑鬼道。

“公子你呢?”佑哥又问。

韩家公子仰头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而后才不咸不淡地回答道:“你们真有闲情,上赶着给游戏公司做白工。”

“什么意思?”

“很明显,这次官方组织的线下活动,并不单单是游戏运营一周年的庆典,更主要的是游戏公司未雨绸缪想给游戏打打广告做做宣传,毕竟,平行世界在全息网游上的垄断地位也快被打破了。由这个目的出发,这次活动的手笔绝不会小,应该准备了不少节目和福利来吸引玩家以及准玩家的眼球,况且平行世界早期宣传并没有依靠明星效应,而单单从游戏的可玩性来进行,也因此活动里少不了具有代表性或者有巨大影响力的游戏人物来帮忙造势,所以……”韩家公子慢悠悠地端起一杯刚满上的酒,眼神淡淡往一旁一瞥,“身为高手中精英的我们,必然会被邀请为特殊嘉宾出席活动,同被邀请的大概会有每个职业的榜单前三、各大公会会长一类乱七八糟的一些人。尤其是美貌与智慧并存的我,官方不邀请的话,一定是他们所有人都瞎了眼。”

韩家公子说完,便收到对面三人嫌弃的眼神。他也不在意,怡然自得地喝着酒。

“千里,红尘一笑那边怎么说?”韩家公子语气那么确定,但里面的自恋表达着实让人觉得不太靠谱,于是佑哥怀着求证心理去问正在和叶小五私聊的顾飞。

“差不多就是他说的那样。”顾飞点着头说道。

“这你都能猜到……”御天神鸣感叹。

“不是猜,是思考。”韩家公子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微笑道:“你这里难道是摆设?”

被怀疑智商的御天神鸣拍案而起,毫无力度的反驳被对方理所应当的无视掉,只能抓狂着坐回原位。

“对了,佑哥,”顾飞看着聊天窗口笑道:“叶小五说,官方论坛正在放活动消息。”

“出官方消息了?我去看看!”佑哥激动地几乎要跳起来,他起身急匆匆地往外赶去下线区。对于平行世界这次周年庆活动,作为八卦达人的佑哥抱着非常高的热情,这让他急不可耐地想要亲自去论坛看一看官方的公告。

“红尘一笑给的消息,未免太详细了。”佑哥离开后,剑鬼提出疑惑。按理说,在官方未公布具体信息之前,作为内部人员,是不能将这些消息泄露给外人的。

“告诉他,不是能配得上本公子的邀请,本公子是不会去的。”韩家公子抬脚踢了踢顾飞的小腿,抱着酒瓶头也不抬地说。

韩家公子这么一说,剑鬼也立刻明白了红尘一笑将活动具体信息告诉顾飞的目的,他是想通过顾飞来间接试探一下公子精英团的意见。

“他说他知道了,后面还特意加了个汗表情。”顾飞转达了叶小五对韩家公子邀请问题的回答。

“还有,我们的来回路费、住宿和伙食,怎么安排的。”韩家公子继续让顾飞当传声筒。

“路费自费,住宿和伙食有统一安排。”

“路费自费?嘁!”韩家公子不屑,“诚意呢?”

“就是就是,车费还要自己出,有没有诚意啊?”御天神鸣和战无伤在一旁应声附和。

韩家公子紧接着又来一句,“邀请我这样绝世容貌的人出席活动还要我自掏腰包,他们也太天真了。”

众人默默扭头,没外人在也不想承认自己认识这个自恋到无可救药的人。

就在韩家公子对着酒杯倒影欣赏自己绝色容颜的当口,顾飞已经和叶小五交流完毕关上了聊天窗口。面对剑鬼几人热切的询问目光,顾飞随即把叶小五的最后一句话转达给几人:“老板说的算。”

“所以现在……?”

“他去问他们老板了啊。”顾飞摊手。

御天神鸣忍不住“切”了一声,“还以为他能做主呢。”

这时韩家公子的密聊频道收到一条消息提示,他慢悠悠地打开窗口,对方显示的id让他顿时来了精神。

此时包厢里的气氛实在有些让人难以形容。一旁是御天神鸣和战无伤幻想着自己作为特邀嘉宾,前来接待自己的是个美女,时不时发出一阵猥琐的笑声,一旁是剑鬼和顾飞说着非常逆天公会的正事,正经的谈话氛围中间夹了个面带愉悦微笑和GM密聊的韩家公子。

就在一老一少俩色鬼脑补过度摩拳擦掌要把魔爪伸向重生紫晶的姑娘们的时候,韩家公子突然出声,“他们答应了。”

众人一愣,剑鬼心思活络,转念就明白了韩家公子这句听似突兀的话,“游戏公司答应负责我们的全部费用?”

韩家公子点头,那厢顾飞已经勾头看向他的聊天窗口。

“太狠了,”顾飞感叹,“GM该躲在哪个角落哭呢吧。”

和韩家公子进行谈话的GM坐在监视画面前泪流满面,他听不见画面中的声音,但那几人的表情却让他感觉累爱。

GM望着自己和韩家公子的聊天记录,无比心塞。想来自己平时也算得上思维通透、表达流利的一个人,也因此被领导指派去和韩家公子交涉,他信心满满地去,没想到会败,而且败得那么惨烈,此时他只庆幸自己坚守住了领导划下的底线,还能给上级一个交代。

“你也太小瞧GM的承受能力了吧,”韩家公子为GM鸣不平,在团队频道里发出这句话,“顶多也就是要哭不哭的地步,出场费我都没要,手下留情着呢。”

手下留情……?!

GM刚默默擦干心里的眼泪,哪知一抬眼就看到韩家公子的这句话,“手下留情”四个字跟针戳到他心尖儿上似的,他敢肯定对方是故意把这四字打出来给自己看的,这是想痛哭流涕也真欲哭无泪了。

且不论GM心情有多复杂,说回公子精英团的六人。

佑哥爬完论坛上线后在团队频道直呼官方给力官方大手笔,然后洋洋洒洒写了好几百字表达了自己对这次活动的期待,末了,他问频道里的其他几人,“活动在S市举行,你们都打算去吗?怎么去?”

“去,飞”

“去,飞”

“去,飞”

“去,飞”

“去,飞”

“御天,你家不就在S市么,也要坐飞机?”佑哥看见御天神鸣也排了个“飞”字,疑惑问道。

“破坏队形是一种罪恶。”御天神鸣说。

佑哥:“……”

“难不成只有我一个人坐火车去?”佑哥沮丧。

“你也飞过去就是。”御天神鸣在频道里刚发出这句话,包厢门帘就被人掀开,进来的正是佑哥。

“没钱。”佑哥坐到之前的位子上,略为忧伤地说。

“哈哈哈钱是问题吗?”韩家公子面前摆着几个空酒瓶,他带着醉意地伸手指了半圈,最终指向距离自己最近的顾飞,“千里,对,就是你!你来说,钱是问题吗?钱算是问题吗?”

正处理好友消息的顾飞被点名,他抬眼望向脸上挂着得意笑容的韩家公子,视线停顿几秒,“钱不是问题,问题是没有钱。”而后转脸去问剑鬼,“是不是又喝多了?他酒量什么时候变这么差?”桌上不过只有五个空酒瓶。

剑鬼眼神示意顾飞看桌子底下。顾飞一低头,就看到脚旁一堆空瓶子,粗略数一下得有六七个。可以肯定,韩家公子这是七分醉了。

于是顾飞想了想,挑开帘子喊小雷拿来一瓶酒,放在韩家公子面前。

韩家公子眯起眼,微微扬起下巴看顾飞,“请我喝酒?”

“是的。”顾飞真诚地说。

“目的?”韩家公子晃了晃手中剩余的半瓶酒。

“想你闭嘴。”顾飞简单粗暴地回答,丝毫不掩饰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

桌对面的三人齐齐给顾飞竖起了大拇指,剑鬼也投来一枚赞赏的眼神。

韩家公子冷笑,“本公子酒量如海千杯不醉,用这区区一瓶酒就想灌倒我,也未免太小瞧我了。”

顾飞伸手取来三个酒杯,倒上刚上来的酒,一只手直接把三杯酒按到韩家公子面前,“喝完保证你醉趴下。”他说。

“打赌?”

顾飞也来了兴致,问道:“怎么赌?”

“那好,我也不为难你。如果我喝完没醉,今天的酒钱你包,外加站在外面的桌子上,自报家门后大喊三声‘我是韩家公子手下败将,韩家公子是世界上智慧与容貌完美到极致的人。’”

“要是你醉倒了呢?”被对方的条件哽到无语,恢复过来的顾飞立刻提出另一种可能。

韩家公子白他一眼,斩钉截铁地回道:“不可能。”尝尽游戏中所有酒类,即便是最烈的酒,他也敢肯定以自己现在的状态,解决三杯不是问题,更何况,闻酒香这也不过是最普通的那种酒。

“那可不一定,凡事都有变数。”顾飞笑了笑,“这样,你赢,我按照你的要求付酒钱喊三声,我赢的话,我同样也不为难你,许我一个要求就行。”

韩家公子对顾飞说出的话嗤之以鼻,而后笃定地端起第一杯酒,“剑鬼,当个见证人。”

“公子你先别慌喝!”剑鬼喊道,“等人下完注。”

原来借着顾飞和韩家公子的赌局,其他四人也赌了一把,战无伤还在犹豫把赌注压在谁身上,而作为发起人的佑哥和御天神鸣已经在叫嚷着“买定离手买定离手了啊”。最后战无伤一咬牙,把金币押到了顾飞身上,嘴里还祈祷着“千里是一匹黑马一定会给力的”这样的话。

韩家公子不耐地等战无伤押好注,随即就着杯口仰头一饮而尽,片刻之间,三杯饮完。

“你输了。”神智还算清明的韩家公子把最后一个空酒杯放到桌面上,视线斜向顾飞。

战无伤懊恼押错了人,捶胸顿足地哀叹自己的金币即将流入别人的腰包。

顾飞毫不意外韩家公子并未醉倒,在战无伤的悔恨和佑哥三人的愉悦笑声中,他小声嘀咕了一句,“时间该到了吧?”话音刚落,方才还精神奕奕的韩家公子突然软了身体,顺势往左倒在了顾飞肩膀上,上身正要往下滑时,顾飞眼疾手快接住了他歪斜的身子。

 吵吵闹闹的包厢,一时间变得鸦雀无声。

剑鬼第一个反应过来,急忙问道:“醉了?”

顾飞点头。

“靠啊,没有高能预警差点儿吓尿了好吗?!”御天神鸣紧接着惊叹。

“怎么突然就醉成这样子了?”这是佑哥。

“妈的,这么说我押对宝赢到钱了?”最后是关注点和别人不在同一频道的战无伤。

佑哥肉疼地望着战无伤把钱都圈到口袋,有些不解输了钱还一脸愉快的御天神鸣,结果御天神鸣认真地说,“公子赢就赢钱,千里赢则解气。”

好有道理,佑哥觉得自己竟然无言以对,于是他默默把注意力转到韩家公子身上。

“哎,千里,他这是怎么回事?”

顾飞一手扶着醉死在自己怀里的人,站起身把自己的位置留给了睡过去的韩家公子,把人安排躺好,这才转过身解答众人的疑惑。

“前两天打怪的时候掉落了一瓶叫一日醉的药粉,鉴定出来的作用就是掺在酒里,喝下后30秒之内睡死过去。”说着,顾飞指了指上半身趴在长凳上睡得不省人事的韩家公子。

众人恍然,一日醉这种东西从来没听说过,想来也是只有顾飞这样的不知越多少级打的高级怪才掉落的东西,绕是韩家公子酒量如斗,可也抵不过药粉的效用。

紧接着,他又补充了一句,“我也是第一次用,量可能下得有点多。”

“有点多,是有多多?”

顾飞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瓶,对光看了看,说:“半瓶。”

“那得睡多久?”佑哥目光灼灼地盯着小瓶子,不忘趁机收集数据。

“大概半天吧。”顾飞不太确定,一瓶一日醉,半瓶醉半日,他猜道。

“怎么能大概呢?给个确数啊大哥!”佑哥对“可能”、“大概”这些有误差的词最是无奈。

“大哥我也是第一次用啊。”顾飞同样无奈,“要不你在这儿守着,看他多久能醒。”

“我一会还有事。”佑哥一秒拒绝,“我让小雷帮忙看着。”

“行,随便你。”顾飞点头,“还有事没?”他问,顺手拿起了桌上的暗夜流光剑。

“没了。”

“那行,我做任务去了,几天没做,手有点痒。”顾飞摩拳擦掌地说。

顾飞口中的任务一般都是指通缉任务,几乎被他当做日常任务来刷,碰到公会对战的时候更是如鱼得水。

佑哥还想着研究一下“一日醉”有没有别的用途,结果刚“哎”了声,就看见顾飞一拍追风纹章,瞬间消失在几人面前,然后佑哥口中的“哎”音调一转,变成了“唉”的一声叹息。“还有事没?”破财又没满足对“一日醉”的好奇心,他用一种忧伤的语调转头去问其他人。

众人一致摇头。

佑哥来了精神,一脸期待地冲几人笑道:“帮我打一瓶一日醉呗。”

越二十级打怪,被他说得多轻松似的,众人怒目斜视,“滚!”

 

二、

自从平行世界不限账号正式运营后,玩家人数猛增,从试运营到如今不到一年时间,收获的玩家数量要比一般网游多少年来积累的玩家总数还要多上一些。玩家基数大,去参加活动的人自然也多,多着多着就超出了预期人数,活动负责人痛并快乐着把调查结果反应上去,原本计划半天就结束的活动经过老板的大手一挥就变成了一天,活动会场也换了容纳量更大的地点。

在确定时间和地点后,线下活动的宣传整整持续了三个星期,官方有意无意地吊着玩家的胃口,放出的消息总是半遮半掩着的,搞得大家不耐烦地直呼恶心,但即便这样,线下活动的话题在圈子里的热度依旧是居高不下,论坛、微博和贴吧里随处可见“去不去”、“怎么去”一类的问题。但公子精英团的六位则毫无话题中的这些困扰,他们安定地玩着游戏,有佣兵任务就接,赚的钱按劳分配,没任务就各刷各的怪,各升各的级,各喝各的酒,各通各的缉,很快,日子就到了举行活动的前一天。

 

除御天神鸣外的五人都提前一晚来到s市,而御天神鸣作为s市本地人,本来没必要住在酒店,不过剩下一个名额不用总觉得吃亏,再说还能近距离感受活动氛围,不住白不住嘛,于是他在接到佑哥电话后收拾两件衣服和家里人打了招呼就兴冲冲地赶往酒店。哪知刚到前台核对了自己的证件号码正要取房卡时,背后忽然传来一个打招呼声音。

“好巧啊。”

御天神鸣也没在意,以为是别人在和熟人打招呼,拿着房卡正要和前台美女聊几句的时候,一只手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这时他才转头回看,这一看就把火气给看了出来。

“漂流?!”御天神鸣反应过来面前的人正是自己游戏生涯多年来的宿敌,要是在游戏里,他敢肯定自己这时候已经一个狙击射过去秒了漂流,可惜现在是现实,他只能“啪”地一声把对方的胳膊从肩膀上打掉,面带鄙夷地说道:“你谁?老子和你熟么?”

漂流望着这个只到自己下巴位置的少年,觉得自己有点自讨没趣,“不熟,我们当然不熟。”然后他询问了自己的房间号,随即对刚踏出一步的御天神鸣笑道:“不过不熟也不妨碍我们住一个标间吧。”

在读出这句话的隐含意思后,御天神鸣惊恐地“我操”了一声,急忙趴回柜台冲前台接待员露出一个堪称灿烂的笑容,“前台姐姐,请问这个房间能换人吗?”在得到对方温柔且确切的否定答复后,御天神鸣咬牙切齿地认命。

“靠!和你睡一个房间,身体肯定会烂掉的吧!”经过漂流身旁时,御天神鸣作势搓了搓胳膊上的鸡皮疙瘩,低声说道。

御天神鸣和漂流在房间里折腾了一会,才想起来给佑哥去个电话,问了房间号,御天神鸣急忙忙地离开了自己的房间。

佑哥和战无伤分到了一间房,剑鬼也在,御天神鸣无比羡慕之余想到了顾飞和韩家公子。“不是说都到了么,千里和公子呢?”他问。

“公子还在路上堵着,千里飞机晚点,不过估计也快到了。”佑哥不嫌麻烦地收了所有人的手机号,所以几个人的情况他最清楚。

“难不成我们就在这儿干坐着等?也太无聊了点儿吧!”

这时战无伤从口袋里掏出一块东西豪迈地往桌上一甩,“杀时间利器。”其余三人一看,两副扑克牌而已。算了算了,扑克牌就扑克牌,用来打发时间,聊胜于无嘛。

就在四个人斗地主斗得不亦乐乎、韩家公子堵车堵得心烦的时候,顾飞这边才从机场出来,招了出租车报上酒店地址。因为知道XX路堵车,出租司机绕了些远路把人送到地方,结果韩家公子这一堵,顾飞又一绕,两人到达酒店几乎就是前后脚的事情,毫无防备地,俩人就在酒店门口完成了现实中的初次碰面。

虽然说全息游戏里都是按照真人模子分毫不差进行的设定,但在现实中相见的感觉还是与游戏中有所不同。

韩家公子一手提着小型旅行包,一手抄着口袋,目光上下打量着顾飞的衣着装扮,然后上嘴唇碰着下嘴唇就吐出俩字评论:“装嫩。”

顾飞看着面前一身全白的韩家公子,脑中瞬间也蹦出两个字评价——骚包。

即便没说出口,韩家公子也猜得到顾飞在想什么,他眼神一瞥,冲对方扬了扬下巴,说道:“你懂什么?这叫气质。”

不得不承认,韩家公子出色的相貌搭配这一身白色休闲装,确实令人惊艳,经过两人身旁的路人,十有八九都会把视线停顿几秒在韩家公子身上,然后顺便扫一眼旁边的顾飞。

虽然韩家公子对聚集在自己身上的目光早已习以为常并引以为豪,但顾飞可没有让人当猴看的兴趣,“走了走了”,他催促一句,率先抬脚踏入了酒店大门。

两人放好行李就一前一后往佑哥住的房间走去。门没关,顾飞伸手一推,看见的就是四个人斗地主嗨得飞起的场景。

房里的几人也听到动静,不约而同停下手中动作看向门外那人:白衬衫牛仔裤,右肩单挎着运动包,活脱脱一个假期旅游的大学生。

“操,这谁啊?!”御天神鸣第一个跳起来。

“佑哥,我记得千里是老师没错吧。”战无伤扭头问。

佑哥无言地点头,正要开口说点什么,忽然从顾飞背后响起一个略带懒散的嗓音:“你要站我面前挡到什么时候?要是羡慕嫉妒我的美貌就直说,我很大方不会和你计较。”

顾飞对于韩家公子无与伦比不分场合的自恋已经习以为常并熟视无睹,他冲房间里童谣无语的几人叹口气,进门侧过身子把后面白花花的韩家公子露了出来。

一时间,房内外鸦雀无声。

韩家公子似乎很满意自己带来的震撼效果,“果然这世间少有不为我惊世容颜所折服的人,眼神不好的除外。”他意有所指地瞟了眼顾飞,右手插在裤子口袋,很是拉风地从对方身边走过去。

顾飞被韩家公子走路带起来的风扑了满脸,他忍住呵呵的冲动,在“我操”“装逼”“无耻”“不要脸”的背景音中关上房门。

 

第二天的活动是九点半开始,而被邀请来的十几位高手玩家则提前半小时在前排找了座位坐着等开场。能够受到邀请的玩家都是游戏中位列前茅、鼎鼎有名的大人物,大家游戏里你来我往总会有那么几次接触的机会,彼此之间说不上熟识但也不会陌生。互相打了招呼,就各找熟悉的人凑堆聊起来。

顾飞从进来就不停地和人打招呼,也不管人家乐不乐意见到他。总共十几个人,几乎招呼个遍。

勾搭细腰舞和诡瞳不成的御天神鸣纳闷,“你都认识?”

“你也都认识啊。”

确实,被邀请来的大部分都是游戏里的熟人,像漂流、水深、百世经纶一类的,都是八九分熟的人。

“我是说全部,全部!”

“是啊。”顾飞点头。

“怎么认识的?”佑哥觉得自己有必要向顾飞学习一下,没准能开辟几条新的消息渠道。

“打架啊,随便砍砍就认识了。”顾飞回答地理所当然。

“……”佑哥觉得这方法太拉仇恨,着实不大适合自己一个文职工作者。

韩家公子突然开口,“他们怎么就不一起上来揍你呢?”

“打不过我呗。”顾飞指着过道对面的一个瘦高个儿,“瞧见没,那个人,至少被我砍死过三次。”

韩家公子定睛一看,顾飞说的正是被他数次拉下榜单又坚强爬上来的PK狂苹果醋。“那个呢?”他随便指了一人。

“永远,通缉过两次。”

“那个?”

“有点印象,经常和永远一起。有次接永远任务的时候……”

俩人就着砍人的话题愉悦地聊了起来,搞得其他几人都有些莫名其妙。

“公子一向不是不屑谈论这些打打杀杀的吗?他今儿这是怎么了?”坐在韩家公子另一旁的佑哥用手肘戳剑鬼。

剑鬼也奇怪,盯着顾飞和韩家公子看了好一会儿也没看出点啥头绪,最后只能摇头。

“大概昨天同睡一屋,床聊的时候聊出革命友谊来了?”战无伤摸着下巴小声琢磨,“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理想什么的……”

“大叔别说太可怕了!”御天神鸣指着顾、韩两人,压低嗓音说:“你看看千里那张拉仇恨的脸,再看看公子那张不饶人的嘴,诗词歌赋和人生理想要吓哭了好么?”

“他们要再这么聊下去,我们就要吓哭了。”佑哥啪的一声合上随身携带的笔记本,站起身来,“我去上个厕所。”

“哎等等,我也去!”御天神鸣紧跟上去。

“别迷路。”坐在后面一排的漂流笑眯眯地“提醒”。

“滚!”

 

厕所排队的人有点多,等佑哥和御天神鸣回来的时候正赶上开场白的最后一句。

轮到受邀玩家出场还得等段时间。韩家公子打了个呵欠,无聊地翻着之前发的游戏宣传册。

宣传册里除了详细的游戏介绍和玩家指导,还有一个版块叫特色推荐。韩家公子把前面两部分一带而过,刚翻到特色推荐他的眼皮就突地一跳,眼帘一垂,就瞄到册子里一个特别醒目的名字——千里一醉。旁边还附有简介,什么于千军万马之中取敌方将领首级的视频法师,什么将法师职业玩出游戏新境界的功夫高玩……韩家公子看到最后脸都黑了。

没有自己精心完美的计划谋略,他一个蓝条不足的暴力法师能完成那么多轰轰烈烈震惊全服的事情?

韩家公子觉得自己被赤裸裸地忽视无视蔑视了!他很不爽。

“给个说法。”韩家公子把宣传册扔到旁边顾飞的怀里,双手环抱在胸前。

“什么?”顾飞正津津有味地观看台上全息投影对各个职业的介绍,冷不丁地被问了一句没头没尾的,很莫名地望过去。

“我觉得我有权利要求精神补偿。”韩家公子指了指宣传册,“他们把你夸得那么玄乎,你是怎么心安理得接受的?”

顾飞把对自己的介绍大略扫了一遍,觉得没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里面说得没错,那些事儿确实是我干的。”

“干你个头!老子的精心策划和完美指挥都被狗吃了吗?”韩家公子愤怒,“游戏公司给了你什么好处,简直助纣为虐!”

“他们答应给我免费宣传功夫。”顾飞兴冲冲地扔出一句,砸得对方说不出话来。

某人空有一身功夫在现实中却无法施展抱负,这才借着网游想把功夫发扬光大,和这人相处了一年,韩家公子要是再看不出顾飞玩这游戏的初衷就可以怀疑自己智商了。

“……愚蠢!”他良久才憋出俩字,似乎觉得不够解恨紧接着又骂了一句:“妈的。”

旁边几人难得见韩家公子吃瘪,都抱着一副看好戏的态度在暗笑围观,直到两人都不再说话,这才咳嗽一声安分地把注意力转移到台上。

没多久,第一环节结束,剑鬼开口提醒,“快到我们出场了。”

御天神鸣哆嗦了下,咽了口口水,“其实,我有点紧张。”

“出息!”韩家公子抬起眼皮,在主持人喊出“有请公子精英团”的时候慢悠悠地站起了身,“怕就跟在本公子后面,注意不要走丢了。”

御天神鸣冲韩家公子连翻好几个白眼,挤到顾飞身后咬牙切齿地低声怂恿,“千里,一会游戏里替我多砍他几次!”

“凭什么?”顾飞问。

“……”御天神鸣一咬牙,以一种壮烈牺牲的语气道:“我给你介绍漂亮妹子!”

“不感兴趣。”

操!连漂亮妹子都不感兴趣,还是不是男人了?!

借刀杀人的做法被掐死在萌芽状态,御天神鸣愤恨不已,腹诽几句跟着队伍来到台上。

主持人看来也是平行世界的玩家,对游戏和和游戏里的人物和事迹都有不少的了解。简单的单人采访结束后,主持人把话筒递给了作为团长的韩家公子,“公子是从试运营开始就玩起的老玩家了,从当初到现在,不知道公子对我们这个游戏有什么感想呢?”

韩家公子接过话筒微微一笑,作势思考了一会才不急不缓地背出之前游戏公司给准备好的台词。

“那对于公子精英团呢?”主持人又问。

这个问题可没有标准答案,韩家公子怎么说也不会放过如此好的宣传机会。

“我们佣兵团啊,人不多,但个个都是超级精英,例如大家所熟知的最强牧师、近战法师、第一盗贼、第一战士、第一弓箭手和情报专家。”韩家公子面带微笑一本正经地说着都是第一的瞎话,把团里几人包括自己通通例如了个遍,又接着把佣兵团以及作为团长的自己好一顿夸。听得主持人直想吐血,我问的是感想,你答的这都是什么玩意?韩家公子拿着话筒口若悬河,主持人中间好几次想打断都没找到机会,只能默默抹泪。终于,滔滔不绝的韩家公子顿了一顿,总结陈词道:“公子精英团,把一切不可能变为可能,如果有需要,游戏里随时联系。”

韩家公子的自我推销搞得台下观众哄笑不已,也亏得主持人经验丰富,幽默灵活地打趣几句就把现场气氛控制住了。把公子精英团请下台后,又陆续请其他人上台也介绍个遍,主持人这才引出活动宣传里高手对战的话题,将所有人请到场边事先准备好的游戏仓内。

当全息投影将受邀玩家们的角色完完整整投射到台上时,台下的观众沸腾了。

这些可都是平时相见不一定能见到的高手啊,榜单上的名人!尤其还有被奉为传说的近战法师千里一醉,那可是打遍天下无敌手的神级人物!全聚在一起能不让人激动吗?!活动介绍里还说会有高手与高手间的对决,简直更让人期待了好么?

观众们兴奋不已地盯着台上,却疑惑地发现上面只有十八个人。

顾飞和韩家公子呢?难不成这两人被排除在外?

不,不可能。顾飞是一个近战逆天的法师,战力惊人,虐高手跟虐战五渣似的,韩家公子足智多谋的同时也是最接近黄金分割的牧师,在技能范围内想要谁活谁就死不了。比赛最精彩的看点就在于这两人,如果把这两人排除在对战外,别怀疑,活动策划的脑子一定被驴踢了。

那就是另有安排?

待到主持人解释后,观众们才恍然大悟,原来在这个单独开辟的登陆界面设置有不同的对战选项,而大多数人选择了“与千里一醉和韩家公子进行战斗”这一特殊选项。就战力而言,这样的分配选项并不为过,也因此,系统判定此次对抗赛为十八人对两人。至于顾飞和韩家公子去了哪里,主持人神秘地表示:秘密。

而韩家公子如果能听到主持人说话,一定会在愤怒之中狂飙一句“秘你妈个头!”但如今身在地图中的他只能黑着脸被倒挂在树上等待顾飞前来施救。

另外十八个人这时也已经被传送进地图,全息投影给了一个全景图,有人认出来这是仿照林荫城周围的森林设置出的场景,与那片丛林不同的是,这张森林图中又掺杂了霞雾城多雾的特色,但相比霞雾城只有二三十米可见度的浓雾,这个能模糊看到五十米开外情况的地图可要人性化得多。

此时,二十名角色已就位,主持人兼职游戏解说,对两队人员进行介绍。

十八人队:剑鬼、战无伤、御天神鸣、佑哥、漂流、细腰舞、诡瞳、水深、百世经纶、剑南悠、火燃衣、苹果醋、永远、一风筝、拳拳到肉、笛子、枫血、临时处死。

两人队:千里一醉、韩家公子。

对战,即将开始。

-未完待续-

对不起!我来填坑了!【土下座】没有完整想法就冲动下笔的结果是写着后面的改着前面的全程伴随着卡卡卡文!之前第一章做了些许调整,所以一起放啦ww

感谢 @阿蠢纯一蓑蓝雨任平生 阿莼莼用妖都O的申摊帮我断后路逼得我无路可退为了填坑不得不把自己埋进坑里! 

这文大概会搞个小料在妖都O和cp16上,字数大概2w,封面找基友设计的,牛皮纸封面,如果不爆页就骑马钉,大概会5或6RMB,爆了就胶装,成本到时候再说QAQ

有想法的GN来填一下印调呗( *・ω・)✄╰ひ╯:http://vote.weibo.com/vid=2959382


评论(28)
热度(208)

© 夕阳兮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