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大写的冷逆!
假写手·假排版·真校对
本命cp狡槙!狡槙!!狡槙!!!
一般是cp粉角色双担,K主尊礼、古剑二主谢沈初夜乐夏、全职主韩叶周黄,博爱,西皮洁癖不拆不逆_(:3」

【尊礼】白玫瑰

很久很久之前录入尊礼合志《Tagesanbruch》的文,忘记放粗来了orz

+++

这是宗像礼司第二次参加葬礼,自己身后站着的是Specter4全员,场中的气氛庄重肃穆。

淡岛世理的神情是前所未有的沉重,泫然欲泣的模样终是显露出些许女子的脆弱,而整个Specter4都笼着一层沉闷的几近实体的阴霾,即便此时的天空湛蓝无云炎日当空,却也无法驱散半分黏稠的阴沉。

第一次参加葬礼是在二十年前,在众人讶异的眼神中,他在赤之王周防尊的木棺里放上了一支娇艳欲滴的白玫瑰,被漆成暗红的金丝楠木棺上镀刻着独属赤之王的火焰印记,却也因此映衬了玫瑰更刺目的白。

关于那日的细节仿佛被时间追溯至记忆之海,落在衣领上渐渐融成水迹浸入黑色礼服的雪花,被未去刺的玫瑰扎破流血的手指,在放置玫瑰花时不小心碰到的骨灰盒冰冷的触感以及似乎还沾染着周防尊鲜血的右手升腾起的灼热……恍惚的回忆几乎令宗像礼司产生是自己臆想的错觉,他从未否认那人的死亡给自身带来的巨大影响,虽然对外人而言,除了那支玫瑰,他做的一切可真称得上是冷血冷情无波无澜。

僧侣诵念的长经拉扯回宗像礼司飘远的思绪,他仔细听辨刻意用拉长的语调诵念出的经文,半分钟后发现那只是徒劳,冗杂而绵长的调子太过朦胧,听不真切。

轮到淡岛世理上前告别,宗像礼司看见自己的得力助手弯腰的时候终于还是落了泪,细微的皱纹刻在眼角,用手掌擦抹也止不住那里肆意的泪水。

“从没见过淡岛君这般狼狈的样子呢。”宗像礼司走到她身边,以轻松的近乎调侃的语气说道。然而淡岛世理没有回答,她无声抹去溢出眼眶的液体,任由青色的制服袖口沾了小片泪痕,弓着身缓缓退了下去。

告别仪式有条不紊进行着,宗像礼司看着来来往往的吊唁人,神情坦然。

“可以……把棺木打开一下吗?”带着喘息的女声在身后响起,宗像礼司微转了身子望见独自闯入告别仪式现场的安娜,她拿着一支白玫瑰向淡岛世理这样请求着,“我……想把这个送给他。”

她手里依然握着红色透明的琉璃球,只是已不再透过这颗琉璃球好奇观看周围的事物。

此时淡岛世理已恢复平日里精明干练的状态,但问话的声音仍是含了些许哽咽,“请问有什么必要的原因吗?”

“……尊。”

沉寂多年的名字从女子口中吐出,淡岛世理有一瞬的怔神,继续问道,“什么时候的事情?”

安娜摩挲着手中的琉璃球,望一眼棺木停顿几秒才回答道,“很久之前,他送花的时候。”

显然,淡岛世理已经理清了思路,她示意几人打开棺盖,向后退了一步,“请。”

安娜小心翼翼的动作似乎担心惊扰到棺中沉睡的男人,她把白色的玫瑰被摆在棺内人的头发旁边,乌黑的发丝衬着洁白的花瓣,异样的美丽。转身前她对着宗像礼司的方向略带怯意地笑了一下,然后小跑着离开。

宗像礼司望着女子的背影回以温和的微笑,他习惯性地握一下右手确定天狼的存在,恍然发觉那柄不离身的战刀已然消失了踪迹。

不过,这正是情理之中的吧。

他望着棺木里身穿青色制服的属于自己的肉体,白玫瑰下方便是天狼。

“哼嗯,终于来了么……”

“阁下似乎等待多时的样子。”推了推眼镜,宗像礼司回身,“不过,确实好久不见了,周防。”

-终-

评论 ( 1 )
热度 ( 16 )
  1. 鹤船兮凝之 转载了此文字

© 兮凝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