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大写的冷逆!
假写手·假排版·真校对
本命cp狡槙!狡槙!!狡槙!!!
一般是cp粉角色双担,K主尊礼、古剑二主谢沈初夜乐夏、全职主韩叶周黄,博爱,西皮洁癖不拆不逆_(:3」

对李谓忧(现改名陆北歌,哦又改回来了,换圈名叫陆之汶了hhhhh)的回应

【之前不想打tag的,后来觉得hhhhhh为啥不打?】

 

单刀直入地说,亲爱的李谓忧“妹妹”,在你发出这篇《对不起》的声明之前,我还真没生气。

因为不值得。我没必要因为一个泛泛之交的二次元人物来破坏我愉快甚至可以说期待的心情。即便在看到那条在结尾有着“凭什么”的转发后,心塞的感觉也在和基友聊天中很快就消散了。

二次元是个有爱的地方,有同好有基友有我认识的不认识的,除了偶尔的心塞之外,带给我更多的却是感动和温暖。受我母亲的影响,我大概能称得上是一个脾气温和的人(这一点让基友们来作证),因为一些小事去发火,没必要,何况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对,在看到你这篇近乎挂人的《对不起》之前,我在一边和家人吃饭,一边和印厂小哥商量兵诞纪念志发什么物流的问题。手机抖动,于是,我看到了你这篇“极其有诚意”的“道歉声明”。

我不知道你为何要说【惹恼了吧务】,对,我确实是艾利吧务,从13年7月份被阿卢招进文组开始,直到因为一些事情成为文组组长成为吧主皮下,直到现在,我头上都顶着一个名号,叫“艾利吧务”,但这并非说明我一个人就能代表吧务全体。哪怕你换个【官博皮下】或者直接指名道姓说【对就是那个主催兮凝之】我都不会有这么生气。我不知道在昨天还是“文组成员”的你,是以何种心情来说:


我想我也不是那么不近人情吧,你的兵诞征集文迟了两天,在极力拜托我之下,我在声明“如果不过关不收哦”的前提下,认真地看了你的文并特意给出了一篇文评:


这篇评,即便称不上客观但也足够诚恳,我知道被人给差评的感受,所以除了文评初期的黑历史之外,我想我给的评都没有硬话,我尽可能委婉地表述,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到了你(高三妹妹)那里就成了“审核妹子被我拜托了好久才看的文,然后下了个OOC的结论。” 



你所谓的拜托好久我翻记录看了一下:











我并非不近人情,听说你等艾伦生日的时候要退圈,我心软所以破例了。由于在回寝室的在路上,我一时情急之下打出了“ooc”,但是后面给出的整体文评(图2)我想我对得起自己评的文。

我不知道你在转发纪念志终宣时说的那些话的用意,也不想知道你在转发后还艾特了那么多人“求意见”的用意,但是那句“凭什么”,我想我有必要说点什么。

我是主催;文不达标——这是我对你那句“凭什么”的回应,此外,无话可说。


下面,咱们说说更加错综复杂的另外两件事情:关于“你姐姐”的从“甲状腺结节”转移成的“胃癌”绝症,以及“你”和“你姐姐”通用同一个账号的问题。或者换一个更简单粗暴的说法:李谓忧是否真得了胃癌?李谓忧到底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











截图为证,前面是“你姐姐”亲口告诉文组另外一个妹子的“甲状腺结节”手术,和我说是个手术,在后来,你也在微博发表说“我回归了”这样的话,也没有提起“姐姐”胃癌病重的事情,但是到后来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胃癌”呢?(这里先说病重的事情,时间上面的BUG下面集中说)

我不是学医的,于是求助了一下百度,发现这两者还真没多大的关系:)

于是这才有了:



这条微博想必不少人都看见了,其他不多说,大家可以自行体会w

 

还有其他的一些截图都放下面,好给最后要说的事情做个铺垫:








如“姐姐”所说,她病重,希望能撑过下一个新年,但是“妹妹”你呢?你和“姐姐”的感情那么好,接手账号之后不是第一时间告诉大家“姐姐”病重而是各种欢快“哈哈哈”地和众人打成一团呢?如果我有这么一位妹妹,对不起……我没有这样的妹妹。

如“妹妹”所说,“姐姐”的病情是在去年10月份恶化的,在秋天住院期间,兵诞刚办完住院手续,现在情况不容乐观,那么请告诉我说“一个小手术,甲状腺取个节”的是谁?

如“妹妹”所说,“姐姐”是在去年夏天那个李谓忧,现在的李谓忧只是高三妹妹,那么上面是谁说的“我也是w组的”?

如“妹妹”所说,我给的《无瑕》的文评是“妹妹”转达的,而“姐姐”在学校,那么和我聊天、说着“艾伦本的时候要退圈”的那个人是谁?在《关于艾伦生日参本的碎碎念》里那个自称“我”的人又是谁?

如“妹妹”所说,《无瑕》是“姐姐”写的,“妹妹”把原先的BE结尾改为HE,那么也需要不眠不休的30多个小时吗?

如果接文评的不是“姐姐”,那么你这个“妹妹”在被组长私聊时为何不直接说明皮下非原主?当时不说却等到事情败露之后才和人解释说“我曾顶替过姐姐给别人评了文”,这真不是为了圆谎吗?

我记得“姐姐”刚入文组时(去年10月份)曾经爆过照,那时还是很精神的嘛,这两天空间也更新了自拍照片,对不起我真没看出哪里胃癌病重……(顺带一说,我一个同班同学淋巴癌中期,休学一个学期,现在的头发已经掉光了,人也消瘦得不成样子)

硕士“姐姐”和高三“妹妹”的文风相似度也真是高,就连笔迹,似乎也一样呢w


谎话连篇、漏洞百出。

 

李谓忧是否患有胃癌,皮下是一个人精分还是真·两个人,证物全在上面,大家可自行判断。


最后,给那篇“情真意切”的《对不起》做个回应:




最后附带李谓忧和另外一个妹子互评艾利文(文组试用期间)时“你不给我精我也不给你精”的截图:




虽然说拿病人(真心祝早日康康)这个事情说事不好,但我想用截图给大家一个真相。

以上

评论 ( 30 )
热度 ( 5 )

© 兮凝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