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大写的冷逆!
假写手·假排版·真校对
本命cp狡槙!狡槙!!狡槙!!!
一般是cp粉角色双担,K主尊礼、古剑二主谢沈初夜乐夏、全职主韩叶周黄,博爱,西皮洁癖不拆不逆_(:3」

【顾韩】线下活动(上)

#《网游之近战法师》里顾飞X韩家公子的cp

#大概会有上中下三个部分?

#顾韩可有爱!卖安利,求同好!


在齐家举行的为期三天的武术交流指导大会终于结束,顾飞被几个同龄的小辈连续叫了三天,总有种自己老了好几岁的错觉,回到家摸到全息设备的时候顾飞感慨要是把武术交流指导大会也搬到全息世界里多好。当然,他也只是想想,功夫再怎么好,在现实世界也永远无法像游戏里那般毫无顾忌得使用。现实里的功夫受到太多外界因素的限制,因此即便有了高端的全息技术,有了专门的全息比武平台,顾齐梁陈四大世家也没有用全息比武将传统的切磋交流取代掉。

顾飞一上线,就收到了佑哥的消息:“来小雷酒馆。”

虽说黑衣紫剑是千里一醉的标志,但一路上,一身黑袍的顾飞也没太引人注目。他走在街道上,从街东头走到街西头,看到的法师都是清一色的黑色长袍。由于千里一醉的影响,如今黑色长袍已经成为法师的一种风尚,无论是高级法师还是低级法师,几乎人手一套,和当初每人一把扫帚一副黑框眼镜有的一拼。当初从佑哥口中得知黑衣风尚是自己引起时,着实让顾飞本人哑然失笑了好一会儿。

到了小雷酒馆,顾飞径直去了公子精英团的“专属”包厢。

桌子上摆着四瓶酒,一瓶在左边战无伤、御天神鸣和佑哥的面前,另外三瓶被韩家公子一人独占,看样子快喝完了。剑鬼则一个人在右边最里侧坐着,默默地玩着自己的匕首。

顾飞坐到韩家公子身边的空位,直接问给自己发消息的佑哥,“接任务了?”

除了任务,他想不到其他任何能将六人聚齐在一起的理由。

“任务?公子你接任务了?”正在和战无伤聊美女聊得欢快的御天神鸣忽然听到“任务”二字,分心插问一句。

“和整天就知道打打杀杀洗不尽一身PK值的人说享受游戏的安逸,他懂?”韩家公子端着酒杯不紧不慢地回答,眼神却是望向一旁的顾飞。

顾飞掏出暗夜流光剑,“啪”地一声按在桌上,剑尖直指韩家公子,“能砍砍人就更安逸了。”

韩家公子眼神轻蔑地瞟了眼泛着紫光的剑锋,唤来小雷又上了两瓶酒,一个人自饮自乐起来。

顾飞也掀开一个酒杯,从韩家公子的酒瓶里倒了杯酒,结果被对方狠狠瞪了一眼,“一杯五个金币”。顾飞全然无视,转头去问一旁正在看戏的佑哥,“叫我们来什么事情?”

“哦,这样的……”佑哥咳了一声,兴致勃勃地把自己在论坛得到的八卦如此这般说了一通。

“就是说,为了庆祝平行世界运行一周年,官方要搞大型线下活动?”御天神鸣把佑哥八卦的总结用反问的语气重复了一遍,“真的假的?论坛消息可信度值得怀疑啊。”

佑哥最擅长的莫过于收集信息,他给出的消息就算不是百分百确定也是八九不离十的,看他一副自信满满的表情,想必应该是得到了什么确切消息。

“如果是假消息,今天的酒我来请。”佑哥为自己倒了杯酒笑着说道。为了确认这个消息的真实性,想他费了多大的力气才从一个游戏公司内部人员口里抠出来一个“是”字,这才能底气十足地坐在这儿说话。

“那就应该是知情人士。”战无伤肯定道。

“废话啊,不是知情人士透露的消息还能是谁?”御天神鸣表示鄙夷。

接着一直默不作声的顾飞忽然来了一句,“是真的。”

“你怎么知道是真的?”战无伤和御天神鸣异口同声问道,一旁的剑鬼也望向他。

“我这边也有知情人士。”顾飞回答。

“哪个知情人士?”佑哥好奇地追问。

 “叶小五。”

提起这个名字,几人刚开始有点茫然,过了几秒才有人意识到叶小五就是红尘一笑,就是那个前游戏公司内部人员。

“他不是不在游戏公司了吗?”

“哦,他说他家老板又把他给揪回去了。”

除了韩家公子,众人皆是一副无语表情。想当初红尘一笑那一行人给他们造成多大的阻碍,剑鬼为此还掉过级,而始作俑者却毫不在意地和人来往着。不过,游戏嘛,在座的几人也没人会真正在意过去的那些,于是很快就开始热烈地讨论开来。

“大型活动,人数得上千吧。”佑哥摸着下巴沉思。

“人数上千?里面肯定有不少美女吧!”

“不知道重生紫晶的美眉们会不会去,和真实的美眉近距离接触什么的想想就好激动!”

战无伤和御天神鸣一大一小又凑在一起谈论起美女的话题。

“千里,你能问问具体时间和地点吗?我这边的知情人士嘴可严实,撬不动。”佑哥苦着脸说。有消息来源但丝毫得不到有用消息让他感觉到了世界的恶意。“哎,剑鬼你去吗?”

“时间允许的话,就去。”剑鬼道。

“公子你呢?”佑哥又问。

韩家公子仰头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而后才不咸不淡地回答道:“你们真有闲情,上赶着给游戏公司做白工。”

“什么意思?”

“很明显,这是一场官方活动,既然是官方组织的周年庆,手笔绝不会小,应该准备了不少节目来吸引玩家以及准玩家的目光,而且线下活动的话,也肯定少不了具有代表性或者有巨大影响力的游戏人物来帮忙造势,所以……”韩家公子慢悠悠地端起一杯刚满上的酒,眼神淡淡往一旁一瞥,“身为高手中精英的我们,必然会被邀请为特殊嘉宾出席活动,同被邀请的大概会有每个职业的榜单前三、各大公会会长一类乱七八糟的一些人。尤其是美貌与智慧并存的我,官方不邀请的话,一定是他们所有人都瞎了眼。”

韩家公子说完,便收到对面三人嫌弃的眼神。他也不在意,怡然自得地喝着酒。

“千里,红尘一笑那边怎么说?”韩家公子语气那么确定,但里面的自恋表达着实让人觉得不太靠谱,于是佑哥怀着求证心理去问正在和叶小五私聊的顾飞。

“差不多就是他说的那样。”顾飞抬头说道。

“这你都能猜到……”御天神鸣感叹。

“不是猜,是思考,你这里是摆设吗?”韩家公子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微笑道。

被怀疑智商的御天神鸣拍案而起,毫无力度的反驳被对方理所应当的无视掉,只能抓狂着坐回原位。

“叶小五说,官方论坛正在放活动消息。”顾飞忽然说道。

“出官方消息了?我去看看!”佑哥激动地几乎要跳起来,他起身急匆匆地往外赶去下线区。对于平行世界这次周年庆活动,作为八卦达人的佑哥抱着非常高的热情,这让他急不可耐地想要亲自去论坛看一看官方的公告。

“红尘一笑给的消息,未免太详细了。”佑哥离开后,剑鬼提出疑惑。按理说,在官方未公布具体信息之前,作为内部人员,是不能将这些消息泄露给外人的。

“告诉他,不是能配得上本公子的邀请,本公子是不会去的。”韩家公子抬脚踢了踢顾飞的小腿,抱着酒瓶头也不抬地说。

韩家公子这么一说,剑鬼也立刻明白了红尘一笑将活动具体信息告诉顾飞的目的,他是想通过顾飞来间接试探一下公子精英团的意见。

“他说他知道了,后面加了个汗表情。”顾飞转达了叶小五对韩家公子邀请问题的回答。

“还有,我们的来回路费、住宿和伙食,怎么安排的。”韩家公子继续让顾飞当传声筒。

“路费自费,住宿和伙食有统一安排。”

“路费自费?”韩家公子不屑,“诚意呢?”

“就是就是,车费还要自己出,有没有诚意啊?”御天神鸣和战无伤在一旁应声附和。

韩家公子紧接着又来一句,“邀请我这样绝世容貌的人出席活动还要我自掏腰包,他们也太天真了。”

众人默默扭头,没外人在也不想承认自己认识这个自恋到无可救药的人。

就在韩家公子对着酒杯倒影欣赏自己绝色容颜的当口,顾飞已经和叶小五交流完毕关上了聊天窗口。面对剑鬼几人热切的询问目光,顾飞随即把叶小五的最后一句话转达给几人:“老板说的算。”

“所以现在……?”

“他去问他们老板了啊。”顾飞说。

御天神鸣忍不住“切”了一声,“还以为他能做主呢。”

这时韩家公子的密聊频道收到一条消息提示,他慢悠悠地打开窗口,对方显示的id让他顿时来了精神。

此时包厢里的气氛实在有些让人难以形容。一旁是御天神鸣和战无伤幻想着自己作为特邀嘉宾,前来接待自己的是个美女,时不时发出一阵猥琐的笑声,一旁是剑鬼和顾飞说着非常逆天公会的正事,正经的谈话氛围中间夹了个面带愉悦微笑密聊着的韩家公子。

就在一老一少俩色鬼脑补过度摩拳擦掌要把魔爪伸向重生紫晶的姑娘们的时候,韩家公子突然出声,“他们答应了。”

众人一愣,剑鬼心思活络,转念就明白了韩家公子这句听似突兀的话,“游戏公司答应负责我们的全部费用?”

韩家公子点头,那厢顾飞已经勾头看向他的聊天窗口。

“可怜,”顾飞感叹,“GM该被你搞哭了吧。”

和韩家公子进行谈话的GM坐在监视画面前泪流满面,有人懂自己啊!

GM望着自己和韩家公子的聊天记录,无比心塞。想来自己平时也算得上思维通透、表达流利的一个人,也因此被领导指派去和韩家公子交涉,他信心满满地去,没想到会败,而且败得那么惨烈,此时他只庆幸自己坚守住了领导划下的底线,还能给上级一个交代。

“你也太小瞧GM的承受能力了吧,”韩家公子为GM鸣不平,“顶多也就是要哭不哭的地步,我手下留情呢。”

手下留情……?!

GM刚默默擦干心里的眼泪,哪知一抬眼就看到韩家公子的这句话,“手下留情”四个字跟针戳到他心尖儿上似的,他这是想痛哭流涕也真欲哭无泪了。

且不论GM心情有多复杂,说回公子精英团的六人。

佑哥爬完论坛上线后在团队频道直呼官方给力官方大手笔,然后洋洋洒洒写了好几百字表达了自己对这次活动的期待,末了,他问频道里的其他几人,“活动在S市举行,你们都打算去吗?怎么去?”

“去,飞”

“去,飞”

“去,飞”

“去,飞”

“去,飞”

“御天,你家不就在S市么,也要坐飞机?”佑哥看见御天神鸣也排了个“飞”字,疑惑问道。

“破坏队形是一种罪恶。”御天神鸣说。

佑哥:“……”

“难不成只有我一个人坐火车去?”佑哥沮丧。

“你也飞过去就是。”御天神鸣在频道里刚发出这句话,包厢门帘就被人掀开,进来的正是佑哥。

“没钱。”佑哥坐到之前的位子上,略为忧伤地说。

“哈哈哈钱是问题吗?”韩家公子面前摆着几个空酒瓶,他带着醉意地伸手指了半圈,最终指向距离自己最近的顾飞,“千里,对,就是你!你来说,钱是问题吗?钱算是问题吗?”

正处理好友消息的顾飞被点名,他抬眼望向脸上挂着得意笑容的韩家公子,视线停顿几秒,转脸去问剑鬼,“又喝多了?他酒量什么时候变这么差?”桌上不过只有五个空酒瓶。

剑鬼眼神示意顾飞看桌子底下。顾飞一低头,就看到脚旁一堆空瓶子,粗略数一下得有六七个。可以肯定,韩家公子这是有些醉了。

于是顾飞想了想,挑开帘子喊小雷拿来一瓶酒,放在韩家公子面前。

韩家公子眯起眼,微微扬起下巴看顾飞,“请我喝酒?”

“是的。”顾飞真诚地说。

“目的?”韩家公子晃了晃手中剩余的半瓶酒。

“想要你赶紧喝醉赶紧睡。”顾飞实打实地回答,丝毫不掩饰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

桌对面的三人齐齐给顾飞竖起了大拇指,剑鬼也投来一枚赞赏的眼神。

韩家公子冷笑,“本公子酒量如海千杯不醉,用这区区一瓶酒就想灌倒我,也未免太小瞧我了。”

顾飞伸手取来三个酒杯,倒上刚上来的酒,把三杯酒推到韩家公子面前,“喝完保证你醉趴下。”他说。

“打赌?”

顾飞也来了兴致,“赌!”

“那好,我也不为难你。如果我喝完没醉,今天的酒钱你包,外加站在外面的桌子上,自报家门后大喊三声‘韩家公子是世界上智慧与容貌完美到极致的人。’”

“要是你醉倒了呢?”被对方的条件梗到无语,恢复过来的顾飞立刻提出另一种可能。

韩家公子白他一眼,斩钉截铁地回道:“不可能。”尝尽游戏中所有酒类,即便是最烈的酒,他也敢肯定以自己现在的状态,解决三杯不是问题,更何况,闻酒香这也不过是最普通的酒。

“凡事都有变数。”顾飞笑了笑,“这样,你赢,我按照你的要求付酒钱喊三声,我赢的话,我同样也不为难你,许我一个要求就行。”

韩家公子对顾飞说出的话嗤之以鼻,而后笃定地端起第一杯酒,“剑鬼,当个见证人。”

“公子你先别慌喝!”剑鬼喊道,“等人下完注。”

原来借着顾飞和韩家公子的赌局,其他四人也赌了一把,战无伤还在犹豫把赌注压在谁身上,而作为发起人的佑哥和御天神鸣已经在叫嚷着“买定离手买定离手了啊”。最后战无伤一咬牙,把金币押到了顾飞身上,嘴里还祈祷着“千里是一匹黑马一定会给力的”这样的话。

韩家公子不耐地等战无伤押好注,随即就着杯口仰头一饮而尽,片刻之间,三杯饮完。

“你输了。”神智还算清明的韩家公子把最后一个空酒杯放到桌面上,视线斜向顾飞。

战无伤懊恼押错了人,捶胸顿足地哀叹自己的金币即将流入别人的腰包。

顾飞毫不意外韩家公子并未醉倒,在战无伤的悔恨和佑哥三人的愉悦笑声中,他小声嘀咕了一句,“时间该到了吧?”话音刚落,方才还精神奕奕的韩家公子突然软了身体,往左顺势倒在了顾飞肩膀上,上身正要往下滑时,顾飞眼疾手快接住了他歪斜的身子。

 吵吵闹闹的包厢,一时间变得鸦雀无声。

剑鬼第一个反应过来,急忙问道:“醉了?”

顾飞点头。

“靠啊,没有高能预警差点儿吓尿了好吗?!”御天神鸣紧接着惊叹。

“怎么突然就醉成这样子了?”这是佑哥。

“妈的,这么说我押对宝赢到钱了?”最后是关注点和别人不在同一频道的战无伤。

佑哥肉疼地望着战无伤把钱都圈到口袋,有些不解输了钱还一脸愉快的御天神鸣,结果御天神鸣说,“公子赢就赢钱,千里赢则解气。”

好有道理,佑哥觉得自己竟然无言以对,于是把注意力转到韩家公子身上。

“哎,千里,他这是怎么回事?”

顾飞一手扶着醉死在自己怀里的人,站起身把自己的位置留给了睡过去的韩家公子,把人安排躺好,这才转过身解答众人的疑惑。

“前段时间打怪时掉落了一瓶叫一日醉的药粉,鉴定出来的作用就是掺在酒里,喝下后30秒之内睡死过去。”说着,顾飞指了指上半身趴在长凳上睡得不省人事的韩家公子。

众人恍然,一日醉这种东西从来没听说过,想来也是只有顾飞这样的不知越多少级打的高级怪才掉落的东西,绕是韩家公子酒量如斗,可也抵不过药粉的效用。

紧接着,他又补充了一句,“我也是第一次用,量可能下得有点多。”

“有点多,是有多多?”

顾飞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瓶,对光看了看,说:“半瓶。”

“那得睡多久?”佑哥目光灼灼地盯着小瓶子,不忘趁机收集数据。

“大概半天吧。”顾飞不太确定,一瓶一日醉,半瓶醉半日,他猜道。

“怎么能大概呢?给个确数啊大哥!”佑哥对“可能”、“大概”这些有误差的词最是无奈。

“大哥我也是第一次用啊。”顾飞同样无奈,“要不你在这儿守着,看他多久能醒。”

“我一会还有事。”佑哥一秒拒绝,“我让小雷帮忙看着。

顾飞点头,“还有事没?”他问,顺手拿起了桌上的暗夜流光剑。

“没了。”

“那行,我做任务去。”

顾飞口中的任务一般都是指通缉任务,几乎被他当做日常任务来刷,碰到公会对战的时候更是如鱼得水。

佑哥还想着研究一下“一日醉”有没有别的用途,结果刚“哎”了声,顾飞就一拍追风纹章,瞬间消失在几人面前,然后佑哥口中的“哎”音调一转,变成了“唉”的一声叹息。“还有事没?”破财又没满足对“一日醉”的好奇心,他用一种忧伤的语调转头去问其他人。

众人一致摇头。

佑哥来了精神,一脸期待地冲几人笑道:“帮我打一瓶一日醉呗。”

越二十级打怪,被他说得多轻松似的,众人怒目斜视,“滚!”

-TBC-

下一章,线下面基,产出时间视三次元情况而定……

评论 ( 45 )
热度 ( 91 )

© 兮凝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