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大写的冷逆!
假写手·假排版·真校对
本命cp狡槙!狡槙!!狡槙!!!
一般是cp粉角色双担,K主尊礼、古剑二主谢沈初夜乐夏、全职主韩叶周黄,博爱,西皮洁癖不拆不逆_(:3」

【土银】巷战(1010银时生贺)

#3k+字,第八字母君出没,希望别吞啊QAQ


巷战

CP:土银

 

夜已深,银时独自一人在空荡的街道上慢悠悠地晃着。他喝了一些酒,就在街角经常光顾的那家小店,大半夜的,一群无聊的成年人以庆祝他生日的借口凑到一起喝酒狂欢,结果只喝了几杯就因为钱没带够被老板撵了出来,银时被推出店面的时候不免感叹,要是今天那个家伙在就好了,虽然面前会有一大堆蛋黄酱影响食欲,但酒总归是能喝个痛快的。可惜偏偏昨天去外地出任务去了,明明是自己的生日,还真会挑时候。

银时微微晃动着身体往前走着,却忽然注意到脚旁有一圈不明的暗色水迹,他站定了脚步,几乎一眼就认出那是自己见到过无数次的痕迹。急忙顺着混在水迹中并不显眼的血印快跑一阵,直到停在万事屋旁小巷的巷口前,银时望见了自己刚刚还在抱怨的男人,他想开口嘲讽几句,但张了嘴却发现平日里可以脱口而出的话语在此时却不知怎地被压在喉头难以出口,只能急急地喘了几口气。

“哟,弄得真是狼狈啊,多串君。”终于,他还是开了口,呼吸已经平缓下来,涩意也被压下喉头,这句话听起来就像两人之间再平常不过的调侃。

“真正狼狈的人早被我送下了地狱,老子的命可硬得很。”右臂受了伤,只能用方便活动的左手摸出烟盒,土方低头咬上烟头,那上面熏染了别人鲜血的腥锈味道,这令他有些不爽地啐了口唾沫。勉力维持直立的姿势,他点燃烟狠狠吸了一口,把手里的塑料袋递过去,“给你带的生日礼物,JUMP被我不小心弄上了一点血,你凑合着看,巧克力圣代赶紧吃,都快化掉了。”说这话的时候,他的目光凝视着小巷深处的黑暗,口中呼出的烟雾顺着夜风的方向扑到了银时脸上。直面扑来的烈性烟味有些呛鼻,银时忍不住轻咳了一声。

下午的阵雨使得地面上还铺着一层半干水迹,深夜无人,轻微的声响在街道上显得尤为突兀。土方夹着烟的手指顿了一下,深深吐出一口烟,“好了,我该回去写任务报告了。”说完这句便把手中燃着的烟卷扔到地上用脚尖捻灭,却在转身时踉跄了一下。他的左腿有一道不浅的伤口,虽然被简单的包扎起来,但一路走来又不免渗出,那街道上那几块血迹就应该是这么滴下来的。

嗅着把空气中淡淡血腥气完全遮掩住的浓烈烟味,银时红色的眸子暗得有些深沉,“我说,你就打算这样空手回去?”

土方闻言停住了脚步,缓慢地侧过身子望着月夜下的银发男人,铺在这男人肩膀上的月辉过于浓厚,这令他微眯了眼睛才看清对方的表情——往日一贯的懒散与带着笑意的挑衅。

“阿银我今天生日,别人送了礼物自然也要送回去,所以,多串君这个样子是不打算要我这份回礼了?”

土方沉默了一会儿,布满血丝的眼球盯着银时嘴角微挑的弧度,转个方向走进了一旁的暗巷。

“不是要回我礼物吗,还不快点?”他掐灭烟头,半侧了身子对着巷口的方向说道。

土方笃定的语气令银时火大,但他却毫无办法。他们太过相似,两人几乎不用过多思考只凭直觉就能做出同样的选择,这似乎是与生俱来的默契。只不过两人现在的关系充其量只能称得上是固定炮友,即便他们并没有对彼此的关系作出明确的说明。

银时跟上去,身影刚隐入巷口便被土方一把按到墙壁上狂吻起来。这一吻也在银时意料之中,他极为配合地从后方环住对方的肩膀,手掌被一片湿润染上红色,银时的动作僵硬一瞬,鼻尖萦绕着淡淡的血的味道,他把手臂的力量放得更轻。似乎觉察到银时的顾及,土方舔咬着他的嘴唇嘟囔了句“没事,一点儿皮外伤而已。”银时一脸鄙视,却挑起舌尖回应起土方的热情。

唇齿交错间两人互不相让地争取着主动权,呼吸渐发粗重,连带周围的空气也染上带着血和些许醉意的情欲气息。

“我说,你胳膊和腿上的伤是不是假的?”一吻未毕,银时强行推开土方喘息着说道,“不然这里怎么这么精神?”他抬起左腿挑逗般去蹭对方微隆的胯间,在来回摩擦间越发能感受到那东西的热度与硬挺。

“你都说了伤的是胳膊和腿,关那地方有什么事儿!”土方有些无语,恶狠狠地回了一句然后张口咬住他的颈侧,紧接着抬起左手从对方领口处探进去,温热细滑的触感诱惑他向更深处探寻,去寻找胸口的那一处敏感点。他的掌心和手指上都有练刀磨出的老茧,银时的乳尖很快被那按压揉搓的力道磨得红肿发烫。

“肿起来了。”土方用拇指拨弄着银时胸口处的突起,压低了声音凑到对方耳边问道,“下边也翘起来了吧?真敏感。”

银时被近在耳边的话激得浑身一颤,不禁翻着死鱼眼瞪过去,“被阿银我随便舔舔就跟毛头小子一样射出来的人有资格说别人?”

土方似乎被这句话戳到痛脚,有点恼羞成怒地粗声吼道:“谁叫你突然就舔过来的我一点准备都没有!后来你也不被我直接插射了吗所以你这家伙也没资格说我好么?!”

“喂喂喂阿银我可是下了很大决心才决定去舔你那根玩意的你这个混蛋竟然敢嫌弃?”

土方没有接话,只扫一眼对方因说话急切而起伏不已的胸膛,皱着眉让他靠墙站好,然后抬手去扯银时的腰带。

银时靠着墙低头看土方越来越粗暴的动作,顿时明白对方要做什么,不觉失笑。

“喂,青光眼。”银时开口唤道。

“叫我干嘛死鱼眼?该死的怎么解不开!”土方不耐地大力撕拽,想要一只手把腰带直接扯开,但貌似只是徒劳。

“受伤的人就应该有受伤的样子,就这个样子还想舔我?”银时的双手覆到土方的左手上阻止他粗鲁的动作,手指一扣轻巧地把腰间的黑色皮带解开,“这可是阿银给你的回礼,你就给我躺着好好享受吧。”他轻笑着舔舔上唇,手臂勾住土方的后背一施力,就将方才还压着自己身上的男人反压在墙上。

“也是,不收白不收的回礼……”背靠着墙壁,土方终于卸下右腿的力道放松下来,他顺着还有些湿意的墙缓缓下滑一直坐到地上,半仰着头望向还站着的银时,伸手摸上对方的大腿根部,“那你给我骑上来。”他命令道。

“喂喂你那什么语气真让人不爽要不是看在你是伤员份上阿银我早就教训你一顿了。”银时一边说着一边跨坐到土方大腿之上,小心避开他腿上的伤口,用臀部磨蹭对方胯下的充血之物,“硬得好厉害,要是再蹭蹭会不会直接射出来?”他拉开对方的裤链用手去摸那硬物,叹息着说道。

土方听完这话,脸色霎时阴沉下来,“你说谁会直接射出来?”他咬牙切齿地环过银时的腰,手掌解开对方的裤带直接钻了进去,一把捏住肉感的右臀,“老子马上让你直接射出来!”

“哈哈哈开什么玩笑阿银我的小弟弟到现在都还是很冷静地准备看你的笑话呢。”银时在土方身上得意地扭了下腰,略带衅意地望向面前的男人。

土方阴测测地扒开银时下身的裤子露出他整个臀部,然后食指和中指在落在身旁的塑料袋里搅了几下就顺着股沟向下毫不犹豫地插进银时的后穴。

“嘶——你手上是什么!”被强行塞了两根手指的肠道里满是冰凉,肠壁不觉控制地一阵紧缩,银时突然意识到土方是用什么做的润滑,“啊啊啊我的巧克力圣代!!!”

“要物尽其用。”土方用嘴堵住银时的呼叫,手指在里面快速而有目的地搅动,在触碰到前列腺点的时候忽然咧嘴笑了笑,“你死定了。”银时暗呼糟糕,身子被狠狠锁在土方的手臂范围内,挣扎几下只换来对方更加肆无忌惮的进攻。前泪腺被连续攻击的快感让银时无法躲避,绵长的强烈酥麻感刺激得他几乎抑制不住口中的呻吟,他被欲望追逐,双手不自禁地握住自己的硬挺上下撸动。

土方铁了心要让银时先射一次,手中的戳刺更加毫不留情地集中到那一小处突起,直到他听到坐在身上的男人从喉咙深处压出的一声失神低吟,才缓下动作抽出手指。摸到腹部多了一大片湿滑的粘液,土方满意地蹭过去咬银时的耳朵。

“射了好多,爽不爽?”

“爽,”银时慢慢回过神来,“爽个头!我的圣代啊啊都被你这家伙给污染了快说你怎么赔!”

“明天再给你买,多少都行。”土方不满地拍拍银时的屁股,“坐起来一点,让我进去,不是说让我好好享受吗?”他把银时射出的精液抹到自己的硬得发烫的肉棒上,示意对方自己坐上去。

“三杯圣代还要再加一个慕斯蛋糕,家里的草莓牛奶也快没了,明天搬一箱回来,还有神乐的醋昆布,要买一大盒……”银时边唠叨着边扶着对方胯下的硬物凑到自己后面的穴口,沉下身子缓缓吞下身后的坚挺。

进去了……

银时松了口气,撑起双臂上下动起来。

“呼……阿银我的技巧怎么样,是不是很舒服?”银时眯着血红的双眼,带着几分得意冲土方挑了挑眉。

“太慢了……”土方低哑着声音说道。

“嗯?”

“也太小瞧我了,你这种速度,怎么能让人满足?”土方盯着银时的眼睛补充道,青色的瞳孔在黑夜之中闪着异样的光。

“喂喂喂土方你要干什么,别乱来啊阿银我可是……啊——”

带着颤音的呼叫在夜风中截然而止,在月光照射不到的暗巷里,有两人正在进行一场不为人知的“酣战”。

-终-


呃……大概是两个月前写的,拖到现在放出充当银时生贺,想想也真是……够懒的!

总之,3k+的H前戏奉上,银时,生日快乐啊~不要在意拉灯那些小细节啦(*/ω\*)

评论 ( 10 )
热度 ( 21 )

© 兮凝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