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大写的冷逆!
假写手·假排版·真校对
本命cp狡槙!狡槙!!狡槙!!!
一般是cp粉角色双担,K主尊礼、古剑二主谢沈初夜乐夏、全职主韩叶周黄,博爱,西皮洁癖不拆不逆_(:3」

临界点

收录于张新杰中心合刊《我心匪石》中的宋张同人文,看见小伙伴们都放出来了我也就……放出了(*/ω\*)林敬言退役那一段有bug,超级抱歉orz

本子终宣戳这里:http://sakata-tomokazu.lofter.com/post/21643f_19936a4


临界点

CP: 宋奇英X张新杰


感情这种东西是有临界点的。

 

宋奇英觉察到自己对张新杰怀有非比寻常的感情是在全明星周末结束的那天傍晚,战队在离开会场的时候。专用通道很长,他本来走在中间靠后的位置,却被几个前辈借着说话的理由推到了前面,一抬头看到的便是自己副队静默的背影。那一刹那,大脑几乎没来得及反应,胸口就像是有什么东西爆发了一般,欣喜与慌乱霎时将他淹没。

这种感觉大概就应该是喜欢?宋奇英不确定地想着,随即他又自我反驳道,那是个男人。三年的训练营生涯是对他感情空白的最好解释,他从没有过类似的经历,也没有时间和闲心与别人探讨情感问题,在此之前他从未想过自己对张新杰倾入更多关注的感情与对其他前辈有何不同,无从参考的情况难免让他陷入内心茫然无所适从的境地。更何况,喜欢上一个男人,这于宋奇英而言是不合规矩的,他一时间难以接受自己亲自踏破规矩的界限。回到宿舍,他把笔记本电脑打开,将“同性恋”作为关键字输入搜索引擎中。

17岁的少年因为性取向的问题感到苦恼,查阅资料、纠结到半夜方才睡下。睡眠不足、心神不定的状态下,第二天的训练效果自然糟糕到一定程度。

“奇英,注意力集中。”张新杰意识到宋奇英的失误并不是偶然,他在对方第二次走神时急忙出声提醒。

“对不起。”恍过神来的宋奇英赶忙一边道歉一边镇定心思进行补救。他们正在进行模拟对战训练,虽然只是模拟对战,但也没有人敢松懈。直到张新杰的牧师倒下,宋奇英一队惨败,韩文清“啪”地一声推开键盘,沉着脸色呵斥,“宋奇英,你想干什么!”

所有人都停住了手上的动作,目光在被点名的人身上短暂聚集之后又迅速散开。

宋奇英站起身,没作任何解释,只再次说了声“对不起”便低下头等待即将到来的训斥。他也在问自己想干什么,明明比赛在即,作为被提携起的新人不全神贯注进行训练却胡思乱想别的东西,真是荒唐。

宋奇英低垂的视线正好覆盖到张新杰的脚尖,他心中一虚极快速地把目光移到别处,暗暗告诫自己眼下没有比比赛更重要的事情。从那之后,他恪守着给自己定下的规矩,全身心投入到紧张的训练与比赛里。然后,季后赛第二轮,他们遇到了兴欣。

 

霸图输了。

即便在比赛之前就已经做过的假想,但事实来临,宋奇英却怎样都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他强忍着,却依旧是哭了出来。

回到霸图俱乐部,宋奇英避开在俱乐部门前欢迎他们归来的众人,一个人推开了训练室的门。训练室里空无一人,他站在门口轻呼一口气,然后小心地关上房门。

真丢人啊……他靠在门上用手背遮住微红的双眼,身体偶尔轻颤两下。眼前的黑暗模糊了他对时间的概念,直到规律的敲门声响起,才蓦然被惊醒。

宋奇英使劲揉了下有些红肿的眼睛,快速地调整好情绪,深吸一口气才转动门把。他兀自镇静地抬起视线,在看到门外站着的人时却不觉又红了眼角。

“副队……”他哑着嗓子唤了一声,咬着牙便不再说话。

“先进去。”张新杰拍拍宋奇英的肩膀,示意让他进去,然后反手把门关上。

“副队,”宋奇英又叫了一声,眼泪再次不可抑制地在眼眶打转。他原本以为自己可以控制住的,但是没办法,泪腺像是坏掉一般让他抑制不住哭泣的冲动,“怎么可以这样……”他握紧拳头站在张新杰面前,喃喃地问着。

这句话已然不是问题,叶修早给出了最理所应当的回答,然而叶修的话击碎了宋奇英心头由不甘心和不理解凝成的石头,但是残留在心中的碎石依旧压得他难受不已。那一声“副队”之后,他几乎是下意识把这句话吐了出来。

“这样是哪样?”张新杰望着对面几乎泣不成声的少年,平静地问道。

“明明……明明不应该就这样结束的……前辈们已经没有时间了啊,”宋奇英猛然抬头对上张新杰的目光,泪水已然爬满他的脸庞,“很抱歉在车上听到了副队和林敬言前辈的谈话,但是林敬言前辈明天是真的要宣布退役,对吧?”

张新杰的脸上出现了一种名为无奈的神情,他点点头,回答了一个“是”字。

“还有队长……队长也快要到极限了。”宋奇英抽了抽鼻子,用手掌胡乱地抹一把脸擦掉眼泪,“如果我能再……”

“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新旧交替本应该如此。”张新杰打断了宋奇英的“如果”,他透过镜片注视着对方泛着水光的双眼,叹声说道:“虽然有所不足,但作为一个新人,你的表现可以给出一个高分评价,更何况,没有如果。”他犹豫一瞬,然后抬起胳膊,似乎想要安慰一下面前并非为自己难过的少年。

宋奇英又何尝不知没有如果,输便是输,这是无法辩驳的事实。这一通哭终于把胸中的郁气发泄出来,他望着张新杰将要落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掌,突然发现自己真的是太过得意忘形,明明最难受的人不是自己,却还需要别人反过来安慰。他蓦地抓住张新杰的手腕,急切地想要说些什么,临开口又不知如何表达。

“奇英,”张新杰短暂的惊讶之后便恢复了淡然,他叫了少年的名字,停顿几秒钟后继续说道:“霸图从来没有停止前进的脚步。”

“是!”

“霸图也不会因为某一人的离开而止步不前。”

“是!”

“霸图……”

“一如既往!”没等对方说完宋奇英就红着眼睛喊出霸图最响亮的口号。

张新杰忽然笑了一下,他认真地点头,“是的,一如既往。”

没有什么这四个字更能表达霸图在荣耀之路上的坚定不移,近一年的职业生涯,让宋奇英霸图的一如既往有了最深切的体会,他和前辈们一起拼搏、战斗,被他们照顾和信任,常规赛、季后赛一路走来,他将点点滴滴都收入心底,尤其是面前笔直站着的男人,为这一路前行付出了多少心血,他比大多数人都要清楚。宋奇英松开张新杰的手臂,向后小退半步。“抱歉,耽误副队的时间了。”他抿起嘴唇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这个时间段正好没有安排事情。”张新杰扶了扶眼镜,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说道:“时间差不多了,把行李收拾一下早点休息,明天还要训练。”

“明白。”宋奇英应道,待走到门后时忽然转身问了一句,“副队呢?不休息么?”

“嗯,还有一些时间,我整理一下明天会议要用的视频。”这样说着,张新杰启动了惯用的那台电脑。

“我能帮上什么忙么?”

言语里明显夹杂了几分期待。

 “不用,你回去吧,早点休息,明天还有训练。”张新杰拉开座椅,右手覆上鼠标。

宋奇英暗自握住拳,深吸一口气才压住嗓子里的涩意,“那……副队也要早点回去。”

“嗯。”

清脆的鼠标点击声在安静的房间里回荡,宋奇英望着张新杰的背影看了一会,转身准备离开,不料想门被人先一把推开。

“找你半天都不见原来躲这里了啊,来来来帮我分析一下叶修那家伙的……哟,小宋也在呢?”

来人是张佳乐,宋奇英礼貌地叫道:“张佳乐前辈。”

张佳乐过来安慰性地摸了摸他的头,用一种咬牙切齿的语气说道:“别担心,明年就让那群得意的家伙知道我们霸图的厉害。”

宋奇英觉得这话不对,于是认认真真地解释道,“我没有担心,前辈请放心。”然后鞠了个躬退出了训练室。可他依旧心绪难平,并不是为霸图输下比赛而心怀不忿,而是因为发现在压抑了半年后,自己对那人的心思再次抽出了枝桠,并且愈长愈盛,对“规矩”的临界点进行一次次的冲击。

 

兴欣夺冠的那天晚上,宋奇英给自己重新制定了一个训练计划,他加大了训练强度,对自己的要求也越来越严,俱乐部有人开玩笑说他拼命三郎,他对此无视并不在意。当然,他这一的异常状况也引起了几位老将的注意。

“你说小宋是不是被兴欣夺冠刺激到了?最近几天太拼了吧,有点儿不正常啊。”在食堂吃午饭的时候,张佳乐端着托盘放到一张餐桌上,他冲对面的韩文清打了声招呼,刚坐下就忧心地对一旁的张新杰说道。

张新杰已经用完午餐,他把最后一口清汤咽下去,擦过嘴才不紧不慢地回答道:“有这个原因,但也不排除其他的可能性。”他想了想,又继续说道:“奇英在俱乐部规定的训练之外又私下安排了一定量的训练内容,但他把握的度很好,加上年轻精神足,短时间并没有打乱自己整体的节奏,但长久以往会对他的手腕造成不小的压力。”

韩文清皱皱眉,没说话。

张佳乐无奈地叹气,“真是仗着年轻有资本啊,咱是老了老了……”像他这样的年龄,虽然还在当打之年,但已经做不来如此大强度的训练,即便精神上可以顶住,可双手会叫嚣着罢工。

“我正打算找他谈谈。”张新杰端起面前的盘子,微转视角就看见坐在自己左后方正在埋头吃饭的宋奇英。

“难得你对小宋这么上心啊!话说小宋这问题,看出啥端倪没有?”张佳乐调侃。

张新杰的手指不经意间敲到托盘的边缘,他用右手托了下眼镜,“上心什么的,前辈照顾晚辈,应该的。他能处理好自己的事情,至于原因,直接找本人询问一下就好。”说完,便冲还在吃饭的其他两人点点头,端着餐盘离开了座位。

张新杰把“找本人询问”这个事项安排到晚饭的时候,他记得一周前答应过宋奇英带他去小吃街吃酸辣米线,正好趁这个时间,可以把事情说一下。于是下午的对内会议结束后,他开口叫住了正要离去的宋奇英。

“上次说的酸辣米线,今天正好腾出了时间。”张新杰把手中的会议记录整理完毕,起身把笔记本挂到一旁存物柜的挂钩上,看到宋奇英略带惊喜的眼神,他走到对方身边拍了下他的肩头,“走吧。”

 

正值傍晚,小吃街行人熙攘,等走到小店的时候已经临近七点半,两人要了两碗酸辣米线,在最里侧的地方找到了一张空桌子。米线的速度很快,汤汁都是事先调好的,只要把米线在沸水中煮一分钟捞出加上调料就可以了,所以即便店里客人不少,他们要的两碗米线也很快出了锅。

“这里的米线要加适量醋才好吃。”张新杰拿起醋瓶往塑料勺里倒入大半勺的醋,缓慢匀称地洒在碗里。宋奇英同样倒了大半勺醋进碗里,搅拌均匀之后,尝了一口:味道还不错,好像酸味少了点儿。于是他又倒了大约十分之一勺的醋,才动筷吃起来。

宋奇英知道张新杰食不言的规矩,所幸他也是个不喜欢在吃饭时候说话的人,于是两个人在热闹的小店里面对面坐着,进行了一顿沉默的晚餐。

五月的气温还不是很高,但一碗热气腾腾的米线吃下来,宋奇英的鼻头开始冒汗。

“味道怎么样?”张新杰递过来一张纸巾,宋奇英道谢接过后回答道:“豌豆尖烫得很好吃,肉末炒得也很入味,比以前吃过的好不少。”

“之前给一个朋友推荐了这家米线店,结果被告诉不好吃,说是太酸了。”

“大概是醋调多了?”宋奇英拿着汤勺比了一下,“我觉得醋倒到勺子的十分之八的地方就可以了,味道正好。”

“我试过很多次,”张新杰把碗往前推推,继续道,“韩队口味偏重,需要满满一勺,张佳乐、林敬言和我差不多,牧云的口味偏淡,半勺醋就可以。我找了不少人试吃,发现十分之七勺的醋比较符合大众口味。”说完他往外望了一眼,“先出去吧,给新来的人留位置。”

“好。”宋奇英点头,付过钱之后两人一同走了出去。

穿过小吃街,再拐一个弯走几步就是一座天桥,他们需要到天桥另一侧的出租车停靠点打车回俱乐部。

没人挑起话题,气氛安静地有些微妙。踏上阶梯,张新杰浅浅呼了口气,他开门见山地说道:“奇英,你最近的训练状态有些反常。”

宋奇英望着前方人的侧脸毫不犹豫地回答,“我只是在尽力做我能做的。”

张新杰对宋奇英的坚持并没有什么不满,他相信这个年纪虽小但性格严谨的少年对自己的事情会有一个恰当的规划,于是他只淡淡地提了一句,“你自己把握好度。”

“是,我会的。还有就是……”宋奇英保证,他跟在张新杰身边把拳头松了又握,皱了眉头欲言又止。

张新杰见状停下脚步,他半转身子面向眼前的少年,静静等待。

“我……我发现自己应该喜欢上前辈了。”半晌,他鼓足勇气说了出来。

“哪个前辈?”张新杰明显一愣,生怕是自己理解错误。

“你,张新杰前辈。”宋奇英一字一顿地说明。

张新杰确定没有听错,那确实是自己的名字。他沉默了半分钟,再次恢复了平静表情。

“你确定吗?”

这次轮到宋奇英发愣了,他犹豫地问道:“确定什么?”

“你确定对身为副队长的我是喜欢而不是仰慕一类的其他感情?你也许只是被自己迷惑了。”他冷静地分析,似乎自己仅是一个旁观者或局外人。

他还有什么不能确定的?从几个月前就开始思考、自问的问题,到如今,哪还能不够确定?

“我确定,是爱慕类型的喜欢,不是其他。”宋奇英削瘦的身板挺得笔直,他注视着张新杰的双眼,斩钉截铁地强调,“我很确定。”

“那还真是……让人头疼啊。”张新杰揉了揉眉心,脸上终于露出些苦恼的表情,“你认为这个告白有意义?”

“有,对我而言,是必要的。”宋奇英没有迟疑,进一步解释道:“我之前犹豫了很久,关于性向的问题也查阅了很多资料,认真思考之后才得出的这个结论。我觉得有必要告诉前辈,即便被前辈拒绝。”

张新杰注意到对方用的称呼是“前辈”而非“副队”,他沉默片刻后淡淡说道:“看来你已经做好被拒绝的心理准备了。”

宋奇英心中一揪,却还是老实地点头,“是的,不过我会继续争取。”

“如何争取?”

“前辈暂时没有交往对象,而且在战队也会有很多的时间进行接触,只要前辈不反感我的这份喜欢,那么我就还有机会争取到前辈的回应。”

听着对方一板一眼的叙述,张新杰沉吟着问道:“那要我现在给你确切答复?”

“如果前辈确定了的话……”宋奇英咬了咬牙,语气里带了点壮士断腕的意味,“那就请告诉我吧!”

张新杰看着面前神情忐忑的少年心中不觉失笑,他说:“我会郑重考虑是否接受你的告白,至于答复,你可能要等我从苏黎世回来。”

“前辈是要去参加荣耀世界邀请赛?”宋奇英即刻反应过来,略显兴奋地发问。邀请赛的事情在网上上被炒得沸沸扬扬,更是有不少预测贴来猜测有哪些职业选手会入选国家队,但无论是哪个帖子的预测,战队的治疗都属张新杰无误。宋奇英心中自然也有一份入选阵容,可被对方亲口告知这个消息还是难免让他有些激动。

“是的,所以在那之前……”

“我等着您!”

 

未来那么长,他等得起。

 

END

cp太冷,有一个陌生人的热度我都会感动哭的!

话说……有人收安利么QAQ?

最近有点混乱,三次元发生了点糟心事儿,没有投喂很抱歉,我会尽快调整状态把脑洞撸粗来的【捶地

以上

评论 ( 8 )
热度 ( 42 )

© 兮凝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