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大写的冷逆!
假写手·假排版·真校对
本命cp狡槙!狡槙!!狡槙!!!
一般是cp粉角色双担,K主尊礼、古剑二主谢沈初夜乐夏、全职主韩叶周黄,博爱,西皮洁癖不拆不逆_(:3」

未来,继续(改名重发)

#挺久之前的第一篇韩叶,修bug重发w


韩文清推开网吧的门就看见陈果咋呼着要掐叶修的烟。

“抱歉,今天网吧不……”陈果以一种颇为扭曲的姿势转过头,看到来人是谁之后便默默把“营业”二字咽了回去。

叶修护着嘴里的烟,抬头看见韩文清就笑着招呼一声,从身后拽了个凳子出来,然后拍了拍身边唯一的空位说道,“哟,老韩你来得可真赶巧儿,正准备开饭来着,来来来,坐这边。”

“嗯。”韩文清点了点头算是回答,也不在意屋子里其他两人都集中在他身上的目光,坐下之后顺手把叶修叼在嘴里的大半颗烟给掐灭了扔到垃圾桶里。唐柔瞥一眼正在惋惜只吸了半根香烟的叶修,手里夹菜的动作顿了顿,而后放下筷子舀了碗番茄鸡蛋汤。

陈果有点不知所措地坐回椅子,不自然地朝韩文清笑了笑。她有点惊讶刚刚还在电视上打比赛的人这会儿怎么已经坐在自己网吧临时拼好的桌子旁边吃饭。

“老板,愣着干嘛,赶紧吃啊,这菜可是你买的,不吃可便宜了蹭饭的家伙。”叶修冲陈果敲了敲碗沿儿,手下毫不拖泥带水地夹着卤肉。

韩文清维持着笔挺的坐姿,只是象征性地动了几下筷子,可是他放下筷子后显得气氛更加微妙,或许是感受到氛围不对劲,他想了想,干巴巴地说了一句,“你们吃,不用管我。”

陈果干笑着喝汤,桌底下暗暗踹了叶修一脚,眼神示意他赶紧处理了旁边这人。电视上见到是一回事,真坐到一起又是另外一回事,韩文清在无形之中给人带来的压力着实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住的,陈果真心希望叶修能赶快把身边这尊大佛给请出去,要不然保不准真会消化不良。

收到老板指示的叶修无奈地加快了吃饭的速度,囫囵地把碗里剩下的饭菜扒光,他捞起搭在椅背上的外套站了起来,冲韩文清笑笑,“走,陪哥出去溜溜,消消食。”

 

两人出了门,随着人流趟过网吧前面的那条路。傍晚的时候下过一小阵急雨,路上的雨水都被夜风吹得没影儿。叶修掏了掏薄外套的口袋,只摸出了个打火机。他咂吧了一下嘴,颇为不满地向韩文清抱怨,“被那几位神仙逼着戒烟呢,一天只能抽两根,还得当着她们的面儿才可以,真是连嘴瘾都过不了。哎,老韩,你身上带烟了没?”

韩文清皱起眉,“不吸烟是好事。”说着他从兜里掏出半包红双喜,顶出一根递给叶修,“你现在这情况,还找不到抽根烟的机会?”

“我们家老板娘太狠,”叶修一副苦大仇深往事不堪回首的模样,点着烟往嘴里一塞狠吸了一口才继续说道,“除了定时检查之外,她定了个规矩,让整个战队里的人都来监督我,偷吸一根就要写一篇500字检讨交上去,队内会散会之前读,都被当初固定节目了快……”

韩文清也暗暗觉得陈果够绝,不过却蛮赞成这个做法,“做得好。”他点头称赞一句,不顾对方的反对把剩下的烟收起来,随即拐进一条不起眼的小巷熟门熟路地转了几个弯,来到一家店面不大生意却挺红火的馄饨店里。

“麻烦来两大碗馄饨。”韩文清看最里面还有个空位,便对着店门口正在忙活的一对老夫妻说道。

“坐里面等等,馄饨马上就好。”拿着漏勺的老伯笑眯眯地摆好两个大碗正准备放调料,叶修见到急忙喊着,“一大碗一小碗就行了!”

韩文清看看对方,没说话,就往最后一张空桌子走过去,还没坐稳就听着叶修在后面解释,“刚在网吧吃了个半饱,要大碗馄饨吃不完不是浪费嘛。”

“随你。”韩文清坐得随意,他望着对面坐得松松垮垮的男人,开口就提出自己最想知道确切答案的问题,“你昨天怎么突然宣布退役?”

叶修咬着烟头,把最后一口尼古丁吸进肺里,感受那烟雾在里面转几圈之后张开嘴,白色的烟缓缓上升,然后消散。“别人不知道我为什么退役,你还不知道吗?”他把烟头扔在地上用脚碾灭,嘴角勾起一贯的微笑,“老韩,说真的,你也该歇歇了。”

韩文清把老板端来的小碗馄饨推到叶修面前,捏一小撮儿香菜叶撒进对方碗里。绿油油的碎叶浮在热汤上,叶修用瓷勺搅了两下,又倒了点醋进去,这才开吃。

“不是我说你,霸图也不是非要你撑着不可,难不成你还享受把自己逼到绝地的滋味?玩游戏打比赛,游戏是玩出来的比赛是拼出来的,虽说抢野图拉仇恨你没我在行,可当队长你可比我成功多了。”叶修嚼着馄饨口齿不清地说着,无视面前男人微沉的脸色又继续说道,“知道老鹰抓小鸡这游戏吧,你现在就和那老母鸡一样。哎哎,这么说你别不高兴啊,我说的可是大实话。”

“我知道。”韩文清吞进去一个馄饨,可能是勺子里带的汤水烫到了舌尖,他停了两秒才开始咀嚼,“我想再等等。”

他没说要等什么,叶修也没打算问,两人就都埋头吃起馄饨,偶尔闲聊两句,气氛倒也别样的融洽,只是后来吃撑着的叶修非要拽着韩文清出去真正地消食,在穿过一条街巷的时候在角落里发现了个不起眼的网吧。

叶修眼角一挑,笑容恣意地冲韩文清发起挑战,“要不咱进去玩两把?让你好好领教领教哥惊天地泣鬼神的叶氏打法。”

韩文清从网吧门口瞟见里面的机子——那是早就被市场淘汰掉的笨重的产品,清一的白色外壳,后面的凸起简直像怀胎十月的孕妇挺着的肚子,但这恰是十年前流行的台机。

“还能见到用这样的机子开网吧的,也算难得。”韩文清率先进了网吧,让网管开两台对座的台机。

“啊,那个,对不起啊,大厅没有对座的空机了。”网管小妹紧张地向气势有些凶悍的韩文清说明。

“包厢呢?”

“包厢在二楼,还有不少空位。”

叶修站在柜台前,扫视整个大厅之后对韩文清说:“去什么包厢啊,大厅多有气氛。”随后又转头朝网管小妹笑笑,“没事,就临座的两台机子,先开俩小时,多少号?”

“A区57、58。”

叶修拿着柜台上两张写着长密码的小纸条去找机器,留下韩文清一人去付两人的网费,等韩文清找到位置后,叶修还在等待系统启动运行。

“这开机的速度,还真是令人怀念啊。”叶修调侃一句,等到启动完毕,他瞅着纸条,手指迅速地在键盘上敲击着输入长串密码,“老韩,再来根烟。”

“十年前你烟瘾可没这么重。”韩文清不咸不淡地回应,明显是拒绝了叶修“再来一根”的要求。

“彼此彼此,你十年前的长得也还没现在吓人呢,瞧刚才那网管小妹,就差点儿没把钱包递出来给你了。”叶修漫不经心地刺儿回去,他忍受着从后面传来的烟味,伸手去掏韩文清的口袋,“快给我来一根,二手烟简直煎熬啊。”

韩文清就任由叶修在自己外套兜里摸来摸去,看那修长的手指夹着烟盒在自己面前晃了晃,只能无奈地暗叹一声,“最后一根。”他强调。

“一定一定!”叶修忙不迭点着烟,极其自然地把烟盒顺进自己口袋,右手操纵着隐身后的君莫笑进入5号修正场,创建了房间之后不免感叹,“唉,这年头,玩个PK都要偷偷摸摸的。3519房间,密码你猜。”

“你ID太招摇。”韩文清把3519作为密码输进去,不多时也进入了加密房间。

“说得好像你ID不招摇似的。”叶修调整了下耳机的声音,“密码改了,哥人气太高,一窝蜂涌上来简直让人受不住啊。”

两人的座位相邻,虽说是队友间才应有的坐位,但这时却存在于两个相互对敌的人之间。

韩文清没理会对方的垃圾话,面色沉静地操纵着大漠孤烟直接攻了上去。

“卧槽,老韩你学坏了!”

君莫笑正要闪身,谁知道整个网吧突然一黑,紧接着是四起的叫骂抱怨,还有网管小妹解释安抚的声音。

叶修愣愣握着鼠标,手腕还维持着微微向上的施力状态,面对漆黑的一片,忽然笑出声来。

“哈哈哈,老韩,你说我们多少年没遇到这种情况了。”

“八九年了吧。”

听得出来,韩文清话语里也满含愉悦的笑意。

“上一次是我快把你打趴下的时候停得电,真是太可惜了!”

“胡说,明明是我快把你打败的时候。”

“你剩下的血没有我的多,只要随便再来一招,你必然在地上躺尸啊!”

叶修仰躺在椅背上渐渐止住了笑声,他把耳机拽下去随手扔到桌上,黑暗中烟头燃着的一点光异常显眼,韩文清侧过身子盯着身旁人模糊的轮廓,抿着唇角。

“老韩,”叶修歪过头,暗色中准确对上韩文清专注的眼神,“累了就歇吧。”

韩文清蓦然握紧手掌里的鼠标,良久才放松手中的力道。

“等累了再说。”

“真是固执。”叶修短促地笑了一声,语气里带了几分感叹。

“彼此彼此。”

“呵呵。”

黑暗里两人都看不清对方的表情,就这么对视着静默了半分钟。

“我说老韩……”叶修刚要说些什么,天花板上的灯管闪了几闪恢复了光亮,他半眯着眼,摇头向韩文清笑笑,“继续?”

“继续。”

 -终-


评论 ( 2 )
热度 ( 30 )

© 兮凝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