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大写的冷逆!
假写手·假排版·真校对
本命cp狡槙!狡槙!!狡槙!!!
一般是cp粉角色双担,K主尊礼、古剑二主谢沈初夜乐夏、全职主韩叶周黄,博爱,西皮洁癖不拆不逆_(:3」

重相识

#卧底韩叶

#劳资不会写战斗场景啊摔!!!

@流水昭翊之華GN你要的并肩作战orz我觉得写得好渣好渣就是在胡言乱语,真是对不起你orz

 

收到收网行动指令的时候,叶修正窝在地下室和一帮人打牌。几近封闭的空间一片乌烟瘴气,烟头扔得满地都是,倒在矮桌下面的酒瓶更添狼藉。他叼着烟,一手把牌反盖在桌面上,然后费力地从裤袋里掏出手机。正好轮到他出牌,旁边人催牌的时候好奇地伸头去看叶修的手机,叶修也没遮掩,大大方方让这人看,还特意在众人面前晃了晃手机,颇为无奈地说道,“我媳妇儿召唤。”

“咋回事咋回事啊?”有不明就里的人嚷着,问刚才看短信的小青年。

“嘿嘿,是韩哥,叫叶哥回去呢。”青年一解释就引来呼声一片,谁不知道韩哥和叶哥俩人是一对儿的事情?叶修笑笑任由他们哄闹,挥手招来一个旁边看牌的,起身把位子让出去,说自己这场牌是玩不完了得听媳妇儿话回去。结果这话被两个能闹腾的人一起哄,把原本就不冷的气氛炒得更加热烈,叶修越觉得空气里闷得厉害,随便敷衍了几下就离开了地下室,他站在门口望一眼坐在屋子中间打牌的几个人,顺带瞟一眼靠墙摆放的几个大箱子,反手关上门。

叶修神情淡然地推开自己的房门,就看见坐在椅子看杂志的男人,他走到男人身边,凑过去看了眼,是本兵器杂志,随即撇嘴说,“老韩,你看这干什么?”

“等你。”韩文清合上杂志,猛地抬眼看向叶修,叶修警惕地向后退半步,结果还是没能躲过韩文清伸出的手。

“不是让你少吸点吗?”韩文清抽走叶修嘴里的烟,瞪他。

“今天第三根,哪里多了?”叶修回瞪反驳,在对方极度怀疑的目光中咬定是“第三根烟”。韩文清也没在这事情上多做纠结,把烟掐灭之后扔了个包裹给他。叶修拆开,是一把枪,他不觉挑眉,“好家伙,哪里搞的?”

“不会是监守自盗从仓库里顺的吧?老韩你学坏了!”随即他又故作沉痛地说道,手里却是快速地把保险栓拉上,转着枪支笑着问,“哎,你说要是枪走火了会不会引来那老家伙,然后我们就不用那么麻烦找他房间了,有可能直接被带过去。”

韩文清眉头跳了几跳,“瞎折腾什么,你就不能老老实实按照计划来?”

“什么叫瞎折腾,”叶修白过去一眼,“出其不意才能打得他措手不及,老家伙太多疑,在窝里听见枪响不亲自确定一下哪能睡得着?加上他身体不好懒得动,肯定不会专门跑过来,所以只能让我们过去,正好省得让我们去找他,然后我们就可以这样那样了。这计划多棒!”

“其他人怎么解决?”韩文清问,“别说有人接应,我们的人没有十五分钟到不了这地方。”

“只要坚持十五分钟不就好了。”叶修摊手,“话说老韩你现在怎么畏手畏脚的,一点都不痛快。”

“你那是痛快地找死,”韩文清一把把手中的杂志砸在桌子上,“十五分钟够你死多少次的。”

“又不是我一个人,”叶修轻飘飘扔出一句,“不还有你吗?”

韩文清被叶修无所谓的语气搞得火大,但又被那语气里极端的信任堵得不知道说什么。他确实不会放任叶修一人涉险,但也不能确保这人的百分之百的安全,在这一点上,他不做没把握的决定,因此他依旧斩钉截铁地回答,“不行,我不同意。”

“不同意也行,”叶修难得没驳回去,他从口袋里掏出烟盒和打火机,严肃地说道,“让我抽根烟做抵消。”

韩文清觉得自己的脸色一定不好看,这家伙胡扯这么一通只为了吸根烟,简直让人无语。不过他实在懒得和这不知道下限在哪的人计较,朝叶修摆手让他随意,然后从桌底拿出一个小型工具箱,又掏出自己的手枪,拆开后用工具仔细擦拭。

一时间,屋子里变得安静,金属清脆的碰撞声和窸窣的摩擦声像是被放大了数倍,叶修靠在床头饶有兴趣得盯着韩文清看,等到一根烟抽完,他把烟头扔进墙角的垃圾桶,往床上一趴不知从哪里摸出另一把手枪。

韩文清听见子弹上膛的声音,抬眼就看见叶修拿着枪指向自己的胸口。韩文清的神经一绷,反射性地绷紧全身的肌肉,手指也扣上刚组装好的手枪扳机。

“开个玩笑,别在意。”看到意料之中的凶狠眼神,叶修满意地收回手,把枪扔到床上,双手往后一撑身子朝韩文清的方向倾过去,“老韩,你对所谓的自己人这么不设防,万一哪天被卖了怎么办?”他笑着问。

韩文清缓缓放松了身体,他把手指从扳机上移走,只是双腮的咬肌依旧鼓着,“叶秋,你给我适可而止。”

叶修耸肩,“我可是拿自己的经验之谈来说事,你别不识好人心啊。我们这才认识了多久?不过才三个月而已,你在我面前就没防备了,刚刚我要是用手指头一压,你小命可就没了。”

看对方不甚在意地自揭伤疤说教自己,韩文清皱了皱眉,把枪收起来说,“三个月,足够认清一个人。”

叶修听这话不觉愣了下,点头应道,“也是。”随后把两把枪一左一右收在外套里,站起身来,他看了眼腕表,“时间差不多了,我去控电室拉电,五分钟后见。”

 

在被黑暗笼罩的瞬间,韩文清立刻给外面的等待围剿的人发出行动讯号,他站在房间里听见有人走出房门在走廊里骂骂咧咧。没有人在一切正常的情况下发现这是一场战斗的前奏。

韩文清打开叶修的房门,假装不耐地大吼一声,“都闭嘴!”他指着离自己最近的一个人,命令道,“你,去找电工。其他人该睡觉睡觉,再吵一声试试!”

韩文清虽是新入不到半年的成员,但做事颇得老板的赏识,地位自然比一般人高一些,加上他那天生带几分煞气的长相,倒也真能震慑大部分人。

被韩文清指到的是个中年人,跟着老板至少也有近十年的时间,被一个新进小辈这么命令自是心有不服,他在黑暗里咬牙切齿地瞪着命令自己的人,最终还是骂了出声。韩文清的狠,他们不止领会一次两次,半年间就能爬到高位的人,必然没多少人会惹,但总有几个仗着年岁足敢叫板。

“行了老韩,不就吵着你睡觉了嘛,何至于发这么大火?”一个声音从不远处传过来,是叶修。他经过被韩文清指名的那人时,递了根烟过去,好言好语地说道,“我刚和老板说了下面电路出了问题,过会儿就有人来修,老哥您消气,回房坐一会马上就来电。”那人后知后觉想起韩文清治人的手段,也是一阵怕,见叶修给了台阶,也就顺势而下,接过烟回房间去了。其他人见这情况,也都鸟兽状各自回房。

叶修见这情景,在心底感叹了下韩文清的威压,然后自顾自经过对方面前,递出一个“走了”的眼神。

两人上了二楼,刚到楼梯口就撞见了目标人物的贴身保镖。叶修在韩文清身后,他趁黑暗的优势飞快地侧身躲在韩文清身后,让影子也大致重叠在一起,手电扫过来也看不出有两个人。保镖走近见是认识的韩文清,也松了口气,正要开口请他下楼就忽觉得颈后一刺,想出声大呼嘴却被面前韩文清的手捂得严严实实。

韩文清等人没了意识才松开手掌,正打算补上一记手刀的时候,叶修忽然凑近他的耳朵小声说道,“直接找个没人地儿放着就行,我这次搞的麻醉药效很猛,没仨小时这人醒不过来。”

听他这么说,韩文清也就直接把人扔到就近的一间房内。正要往前走的时候,他忽然对叶修说,“下次说话离我远点。”

“哥这不是为了迎合气氛嘛。”

韩文清决定无视这句没丝毫意义的话,摸黑继续走。

他们只有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在二楼或三楼确认哪一间是那老家伙今天的卧室,十分钟之后电路若再不恢复,必然会引起怀疑。

“没时间了,先找地方藏身。”叶修指了指他刚打开的空房间,两人一前一后进入,然后关门。走廊上照明的灯光就在两人藏进去后没几秒亮了起来。

叶修借着关紧方面,借着小手电的光打量起这间屋子,很干净整洁,床上也铺着褥子,完全不像是没人居住的样子。

“老韩,我觉得我找到那只老狐狸了。”叶修蹲在床头柜前,指着上面的日历本说。

日历本上的月份代表楼层,日期代表房间号,把之前遇到过的干净却没人的房间号一对,完全一致。今天周日,那他应该住在……

三月九号——韩文清的目光集中在叶修手指指着的地方。

“三楼零九号房间,在隔壁。”叶修说。

韩文清把消息发送出去,收到回复后问叶修,“多三分钟,行不行?”

“行啊,不就多三分钟吗,哥还没有不行的时候。”叶修笑着,把手搭上门把,“跟哥走,有狐狸肉吃。”

韩文清笑了一下,点点头示意叶修开门。

 

人越老越是怕死,叶修觉得这句话真没说错,要不然那老不死的怎么会安排这么多人在这里。

韩文清与叶修肩对肩靠着,下面隐约能听到枪战声,他们只要咬住这些人不让那老家伙安全转移,拖到支援到来就算是成功。

战斗的每一刻都显得极为漫长,韩文清死咬着最关键的人物,叶修竭力掩护,麻醉枪解决了一半的人,他们盯死了被三四个保镖簇拥保护着的那个人,直到一群全身武装的人冲上楼来。

大局已定,网里的鱼已无路可逃,叶修喘着气靠在墙上,这才发现自己的右腿被子弹擦出一道不浅的伤口。他也不管,就点燃一颗烟,隔着冲进来的支援抬头去看对面的人,等人都过去了,叶修一瘸一拐地走到韩文清面前。

 

“重新认识一下,我是叶修。”

“韩文清。”

韩文清盯着对方的眼睛,用力握住对方伸出的手。

END

评论
热度 ( 26 )

© 兮凝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