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大写的冷逆!
假写手·假排版·真校对
本命cp狡槙!狡槙!!狡槙!!!
一般是cp粉角色双担,K主尊礼、古剑二主谢沈初夜乐夏、全职主韩叶周黄,博爱,西皮洁癖不拆不逆_(:3」

【土银】预谋

#OOC逗比风预警

#N年前写的一篇文,不是首发【。

#没时间写0505土方生贺只能拿残羹冷饭作数【。

#但是!!!我相信就算是残羹冷饭!!!浇上一瓶蛋黄酱,土方也一定能吃得很欢!!!【。

#总之~土方生日快乐今年我不是故意没准备生贺的嘤嘤嘤明年我会把蛋黄酱和银时一起打包送给你的求不嫌弃旧文生贺!!!【捂头蹲

+++++++++++++以下(逗比)正文+++++++++++++++


①初次见面什么的去死吧

 

“喂喂,那个谁,叫坂田银时过来一下!”

“喂,叫你呢!”旁边的同事戳了戳银时的胳膊。

“嗯……”银时使劲地伸个懒腰,打着呵欠才后知后觉地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道:“呃……是说我么?” 

“不是你还有谁,快去吧,让主管等急了还罚你去整理报表。” 

银时晃了几晃从座位上站起来,嘴里咕哝着,“真讨厌啊,差一点儿就把最后一口圣代吃光了,是哪个混蛋要劳烦阿银的大驾,有事自己解决不就行了,叫人做梦也不安稳……” 

只顾着碎碎念的某银丝毫没有察觉到周围的人为躲避他不断散发的怨念而自动自动让出了一条道。 

“找我有什么事?”银时揉着眼,随意地往椅子上一歪,“有事快说,我还得睡觉去呢!”

“这是白天,你到底把没把这份工作放在心上啊!?让您见笑了,真是不好意思!”很明显,主管的后半句话不是对银时说的。

咦?银时这才注意到房间里还有另一人的存在,“主管,他谁呀?”

“客人面前你给我有礼貌点!”主管回头恶狠狠地凶银时一眼,银时无奈地从椅子上站起来,说,“您好,在下坂田银时,请问阁下是……”语气依旧软绵绵毫无力道。

“这位是……”主管的介绍被那年轻男人打断,“我是土方十四郎。” 

“哦,土方先生啊,久仰久仰,初次见面,不胜荣幸!”银时敷衍着,连土方十四郎的正脸都没看清就转身问主管,“找我来到底有什么事,快说,我得睡觉呢!好困……”

“哦,是这样的,土方先生想……”

该死的,这家伙果然把自己给忘了!土方恨恨地盯着昏昏欲睡的坂田银时,额头处几个十字路口瞬间裂成碎片。 

“停!”听主管唠唠叨叨说了那么多,银时终于忍到不耐了,“你的意思就是让土方十四郎跟在我身边学习是吧?”

主管点头。 

“行了,我知道了。你让他明天早晨来找我就行了!再见!”说罢也不理另外两人径直走了出去,边走边打呵欠。

“土方先生,这……”主管为难地望着站在一旁的英俊青年,准备说些什么来挽救银时造成的严重后果。 

“没事!”土方咬牙切齿地叼着未点燃的香烟,一字一顿道:“我不在意!”

这像不在意的样子吗?主管眼角嘴角一起抽搐。 

呵呵,坂田银时那家伙果然把我给忘了,呵呵呵……还什么初次见面不胜荣幸?初次见面什么的去死啊!你个混蛋!

 

②小卷子什么的都是浮云

 

土方进入这家名为“浮云”的酒吧时,第一眼就注意到那一身粉色和服的双马尾女子。这么说呢,那人给自己一种樱花的感觉。你问为什么偏偏是樱花,我会告诉你土方看到粉色只会想到樱花么?于是,土方便招来了小卷子陪酒。

银时看到土方踏入酒吧的那一刻起,全身便布满了警报器,尽力缩小自己在众人面前的存在感,但——

“小卷子,14号桌客人点名要你陪酒,快点哦!”

……14号桌……不会吧吧吧!!! 

“那个,我很忙……” 

“整个酒吧就你最清闲!” 

“我身体不舒服……” 

“有什么不舒服的,你能来【哔……】吗?不能来就给我好好工作,这个月的奖金不想要了是不是!” 

好吧。银时,哦不,是小卷子。小卷子不情不愿地挪了过去。 

“您好,我是小卷子,这位先生眼生的很,想必第一次来吧!” 

“嗯,土方十四郎。” 

土方来酒吧本想放松一下心情,小酌一两杯便好,没成想这个叫小卷子的人总是灌自己酒。土方有个原则,就是从来不驳女人的情面。

一杯两杯没问题,三杯四杯没反应,五杯六杯不算什么…… 

“我跟你说,那个家伙竟然不记得我了,哼哼哼,他竟然敢不记得我!” 

小卷子忍住把酒泼土方脸上的冲动,依旧抽搐着眼角眉眼带笑地把酒推过去。

记得你,记得你又不能当饭吃,阿银我可是拖家带口的人,有钱拿有糖分才是我阿银的追求,跟记得你有一毛钱关系?不就是借你家躲了会儿人,有必要这么纠缠么,啊?不就是打架赢了你一回,有必要这么介意么,啊? 

“你说明明那么耀眼的一个人怎么就偏偏甘心待在那种没前途的地方?”

前途?前途算什么,有前途的前提是有命吧!想有前途阿银我早没命了哟喂!你这个只会坐享其成的富家公子怎么知道阿银的伤心处! 

“该死的,偏偏做梦还梦见他!喂,小卷子,你说我这是怎么了?” 

被鬼缠身了!脑袋被自动感应门夹了! 

“土方君遇到这种情况多久了?”小卷子殷勤地再满上一杯。

“多久?呵呵,他走多久我就……唔……多久……” 

“土方君?土方君?”摇了摇趴倒在桌子上的土方,银时终于松了一口气。

“这家伙,酒量还真可以啊!”银时看着满桌的空酒瓶,拍拍屁股准备开溜。

“喂,小卷子,送我回家!” 

#¥%&*#…… 

最终,银时还是认命地送醉的不省人事的土方回了家。当然,顺便掏空了那醉鬼的钱包。

 

③纯情什么的没有一毛钱用

 

“喂喂,多串君,你这是强住民宅哟喂,好孩子不能这么做哟,这样做会被警察叔叔抓哦……” 

“闭嘴!”土方一脚踹过去,“你当时暗闯我家时怎么不说,嗯?” 

“切,要不是情况紧急,谁愿意去你家啊?!”银时回踹一脚,“阿银我也是有品位的人,你那连卧室都被蛋黄酱给污染的地方谁乐意去啊!”

两人在玄关处对掐起来,咳,鉴于两人姿势太过【哔——】,于是就【哔——】掉好了。 

“啊咧?”神乐嚼着醋昆布打开房门,怔怔地看着缠在一起躺在地上的两人,半晌才道:“阿银你又交了新男友了?可是再心急也不能在门口就这样阿鲁,有伤风化阿鲁!”

“啊!神乐你到底从哪里学到有伤风化这个词的啊!!”这是银时的第一反应。

“新男友?啊啊啊!你这个混蛋!”这是土方的第一反应。

“你这个混蛋,还我清白!!”

“你这个混蛋,竟然敢给我找男朋友?”

虽然两人的侧重点不同,但反应过来后都是互掐对方脖子。 

“叫你找男朋友!叫你找……”

“谁找男朋友了啊魂淡快放开我喘不过气了!”

“喂喂,你们俩够了吧!就你们现在这姿势,就算原本不误会的人也会误会吧!喂喂……”一直被无视的眼镜君的话同样被无视。 

突然,银时的手一松,土方一时没收住力——K……K……Kiss…… 

两人石化—— 

“呵呵,你们怎么了,愣在这里做什么?刚才有发生什么吗?有吗?呵呵,我在做梦,一定是在做梦,在做梦!啊啊,这梦真奇怪,哈哈,呵呵呵……”化作行尸的某银僵硬地扭过脖子,以极其诡异的表情朝身上压着的土方扯了扯唇角,嘴里直念叨:“恶灵退散,恶灵退散,恶灵退散……” 

亲……亲上了!土方愣在原地,双手还支在银时脖子两侧。第一次就这么没了?

“我要砍了你,绝对要砍了你!!”我还没有准备好啊!!

“啊啊,阿银的第一次可是要留给结野主播的,你这个混蛋还我初吻啊啊啊!!” 

土方先生意外地纯情呢,当然,阿银也是。不过,看两人再次对掐的激烈程度,纯情什么的没有一毛钱用吧!

新八无语地望天,不觉泪牛满面,你们俩要折腾去别人家门口折腾啊,咱丢不起这人啊……

 

④真相什么的还是要知道的好

 

当初土方依着24小时贴身学习的借口挤进了银时的小窝,开始了与其他二人同住与银时同居的生活。你问为什么这么说,很简单的问题,银时家的房间严重不足,在几经波折后,两人正式在同一房间居住,简称同居。 

 

某天清晨—— 

“啊啊,混蛋,你怎么跑到阿银的床上来了!”银时拽着土方的衣领,恶狠狠瞪着对面一脸浮云的男人。

土方移开视线,挣开银时的双手点了烟道:“是你自己半夜说冷,我起来给你盖被子,结果被抱住挣不开而已。你以为凭你这天然卷大叔的姿色能入得我的眼?”说完还故作不屑的睨了银时一眼,只是脸上那两抹红晕怎么看怎么可疑。

“喂喂,阿银可是JUMP里永远18岁的少年,你那个大叔怎么回事喂!还有,姿色怎么啦,天然卷怎么啦,天然卷的家伙都是好人知道吗?” 

土方吐了口眼圈,视线淡淡瞥向银时,“都大叔级的人了,发怒对身体不好……”说罢径直推开房门。

“扑通”两声,摔在地上的新八神乐若无其事地揉着脑袋,“啊咧?阿银你们在啊!”

“那啥,你们慢慢聊,我们先走了……”新八拖着地上的神乐快速消失了身影。

“啊,你这个脑袋长在【哔——】上的家伙,你在小看我是吧!哈哈,阿银我可是知道某个混蛋每天做梦都梦到阿银哟,哈哈哈!”银时指着门外的男人无不得意地哈哈大笑,“怎么样?我可是无所不知的哟!”

听到这话,土方突然掐灭烟头,转过身阴恻恻的笑了,“承认了吧!哈,你就是小卷子吧!第一次见面就知道我的住处?”土方一步一步原路返回,使劲地甩上门,冲外面吼道:“再偷听就给我切腹死!”

“喂喂,多串君,你黑化了哟,你形象崩了哟,要冷静哟,淡定哟,正常一点哟!”银时盯着步步紧逼的土方,小心翼翼地向后退,一直退到墙角,“喂喂,别太过分,阿银可是会生气的哟喂!”

“过分?”土方狠狠地瞪着有些慌乱的银时,“两个月前暗闯我家的是谁?在酒吧灌醉我的是谁?在玄关处故意松手的是谁?昨夜‘不小心’踢掉被子喊冷的又是谁?你不是无所不知么?那就麻烦你告诉我做这些的到底是谁?”土方牙齿咬得咯咯响,一拳砸在银时头旁的墙壁上,“你说啊!”

“呐呐,多串君有话好好说,这么激动对心脏不好……” 

“你还装!” 

一句话吼得银时闭了嘴,无奈地翻了翻死鱼眼,抬头对上土方满是火气的视线。 

“好吧,是我……”银时无所谓地耸耸肩,身子懒懒地倚在墙上。

“你这个……”土方突然有些不知所措,不知所措的后果就是一个冲动把银时的嘴给堵了。 

“喂喂,你可是又夺了阿银的初吻哟,多串君!”

“什么叫又啊,混蛋!接吻的时候给我专心点啊!” 

因此处内容太过于【哔——】而被【哔——】掉,请各位看文的亲自行想象。

呐呐,所以说,真相什么的还是要知道的好!

END

十四,生日快乐w

评论
热度 ( 16 )
  1. 三雪松兮凝之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土银病患研究所

© 兮凝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