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大写的冷逆!
假写手·假排版·真校对
本命cp狡槙!狡槙!!狡槙!!!
一般是cp粉角色双担,K主尊礼、古剑二主谢沈初夜乐夏、全职主韩叶周黄,博爱,西皮洁癖不拆不逆_(:3」

#尊礼双O设定【。

#逗比【。

#OOC预警【。


安娜窝在沙发上盯着坐在吧台前面的男人,她到现在也无法相信这个人就是尊的同类。好吧,对于一个还没有性别觉醒的未成年来说,她实在看不出Alpha与Omega有什么区别。Alpha更强壮吗?可尊是Omega,却是要比绝大多数Alpha强壮多了。

安娜抱着膝盖呆呆地望着周防尊所在的方向,歪着头看一会儿就“嗒嗒”跑到周防尊和宗像礼司中间,左闻闻右闻闻……

要是到觉醒的年龄就好了。安娜暗暗叹了口气,举起红色的玻璃珠开始“透视”这个被尊称为“同类”的人。

透过红色的玻璃珠,她看见扑面而来的灰尘与……大坑?!

一定是错觉。安娜咬着下嘴唇默默蹲回沙发上。

“你家的姑娘?”她听到那个青色的男人说。

“不……”尊懒散地回答,然后是吞咽酒水的声音,安娜知道他喝了一口酒,接着听见尊继续说,“不是姑娘。”

安娜猛地抬头,她疑惑地注视着尊的后背,仿佛那里能开出多漂亮的花儿似的。

“为什么这么说?”宗像礼司反问,他侧头看了眼正在发呆的安娜,弯了弯嘴角笑道,“白银总是能制造惊喜,例如:你和我。”

“他的惊喜经常性会变成惊吓吧。”周防尊低着头晃酒杯,垂在眼前的须须差点儿碰到杯口。安娜很少见尊会这样和一个陌生人说话,呃……对于她来说,宗像礼司是陌生人毋庸置疑。

真的很奇怪呢。安娜搓着玻璃球,是因为酒精的滋润吗?尊今天话很多的样子。在静静围观那两人在吧台前喝酒斗嘴的时候,安娜暗自决定要把今天尊很反常的事情告诉出云。在她做出这个决定的同时,那边正好在争论这一管试剂的归属问题,等安娜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俩人已经在酒吧的空地上正式开打。

这……是什么情况?安娜翻身下了沙发,在沙发的隐蔽拐角处掏出通讯器,快速戳中几个按键之后,通讯器里传来草薙出云的声音。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她需要告诉酒吧的主人,他的吧台要遭殃了。安娜自顾自点着头挂断通讯,隔绝掉出云哀嚎的那句“那是我好不容易托朋友从英国搞来的吧台啊”。

 

事情在出云回来之后搞清楚了。

安娜安安静静坐在四方桌的一侧,目光在做成对面的两人之间徘徊,最后视线定在桌子中央的一管液体试剂上。

草薙出云头疼地揉着眉心,他怨念地点燃一支烟,咬在嘴里。

白银他是嫌事儿不够多吗?!草薙出云一口香烟以一种郁闷的形态飘到空气中,隐在墨镜后面的眼睛凝视着无色试剂,恨不得把它盯成两份让俩人人手一份别在他这里闹腾了。鬼知道他们下一刻会不会又打起来,他的宝贝吧台可经不起这俩人的摧残啊!

安娜也定定地望着试剂。她猜测那针管里装的应该是类似抑制剂一类的东西,是为了抑制Omega性别的人发情的药剂,她看见尊喝过,说是为了避免麻烦的事情。虽然没到性别觉醒的年纪,但安娜总归知道发情期是怎样的情况,书上说那是Omega性别的人所特有的一种令所有Alpha兴奋至极躁动不安的一段日期。不过也只是书上说说,实际上,半年以前,在他们这个世界已经有十好几年没有发现有Omega的存在,说白了就是Omega在绝迹十几年之后又被人工培育出两个Omega,这两个Omega自然就是坐在吠舞罗酒吧里正在嘴炮的周防尊与宗像礼司,而性别转换的实验负责人自然是自诩伟大科学家的白银。

“尊……到发情期了吗?”安娜小声地问着,眼睛里是怎么也抑制不住的好奇与兴奋。她很久之前就想知道发情期是怎么一回事了,现在终于有个机会让她探寻,这让她激动地几乎要扑到草薙出云的怀里。

“咳——”宗像礼司轻咳一声压住出声的笑意,“周防,你忍心让可爱小公主的眼睛里含满失望吗?为了满足小公主的好奇心,我认为这次的引导者非你莫属。”

“呵,你不也一样能满足安娜的好奇心?这难得一遇的机会还是留给S4的宗像礼司你吧,我可是很期待你发情的模样。”周防尊逆着香烟雾气飘散的方向向下看,视线一平,就移到对面宗像礼司的身上,略为挑了唇角,那表情颇有挑衅的意味。

安娜听着身边的人说着“期待你发情的模样”,暗暗握紧了手指攥住红色的裙摆,抢在宗像礼司之前扭捏地问了一句,“尊是在调情吗?”看见两位当事人略显僵硬的表情,安娜有几分把握确定她的猜测是正确的。

一直默不作声的草薙出云觉得十分有必要把安娜带离这个无声硝烟的战场,他担心小姑娘一个不小心说错话引得两人大战,被波及了可不得了。

“并不,”宗像礼司在被无意调侃之后微微露出一个笑容,“我们只是在互相……”他犹豫片刻,想采用一个比“调侃”更恰当的词语来表达语义。

“调戏。”一个声音突兀地蹦出来。

三双眼睛齐刷刷瞪向说话的人,安娜惊讶之下还不小心踢到了四方桌的桌腿,疼得小小抽了声气。

这次是真调情了。草薙出云扶额,动作迅速地把安娜拖进自己怀里抱着,以防万一俩人真打起来,他好带着导火索及时逃走。

“哦呀,真令人惊讶,周防你竟然还会说冷笑话。”

“是事实。”

又是三个字,安娜眼巴巴盯着周防尊,期待着对方能给更多的惊喜。可事实不免让她有些失望,周防尊又仰躺在沙发上,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吸烟并观看天花板。

唔,现在这情况是休战了?安娜感觉有些口渴,于是就小跳着从沙发上下来去倒了一杯草莓汁儿,又嗒嗒嗒跑回来坐到原位,一副要围观到底的架势。

四个人就这么陷入诡异的僵持中,周防尊躺着抽烟,宗像礼司似笑非笑喝着绿茶(天知道他怎么在吠舞罗搞到这些东西或者说是他自带的茶叶),草薙出云则无奈地抖了抖指间新夹的香烟,没点燃。间或有吞咽液体的声音,那是安娜在喝饮料。

安娜用双手握着玻璃杯,草莓汁儿已经下去了一半,空白杯壁上面还残留一层微红的颜色。她刚把杯口凑到嘴边,几个模糊的场景在眼前一闪而过。

“要开始了……”

呢喃的声音在安静的空间里毫无阻碍地进入其余三人耳中,草薙出云摸着安娜的头不解地问道,“是什么要开始了?”

“尊……”安娜放下杯子急忙拽住周防尊的衣服,转头望向宗像礼司,神情里有茫然,还有些微慌乱。

“别担心。”宗像礼司安抚地说道,他像是知道些什么,起身拽起周防尊的领口轻轻松松把人拎了起来。周防尊皱着眉哼了一声,顺手抄走桌上的试剂扔到随身口袋里。

“要不要一起?会很有趣哦。”宗像礼司对还没有觉醒的小姑娘提出邀请。

“啰哩啰嗦的,走了。”周防尊站直身体长臂一抄把安娜揽入怀里,率先推开酒吧的大门。

 

外面的空气还没有退去午日的燥热,安娜小跑着才能跟上前面两人的速度。在等车的时候她就听到两人不停在争论“谁来”的问题,应该是个棘手的事情吧,安娜想,毕竟都想推给对方来做的样子。最后,在前往目的地的车上,俩人决定用最通俗大众的方法来解决问题。

“剪刀、石头、布——”安娜坐在外围软软糯糯地喊道。

剪子对石头。

宗像礼司不满地看着一局定胜负的结果,默然收回了剪刀手。要知道,他不过是觉得组里很多人照相喜欢用这个手势,所以才毫不犹豫出手,谁知道……

“今天运气不是很好。”落败方推了推眼镜这样解释。

安娜暗暗叹口气,犹豫一下还是安慰似的上前用空着的右手碰了碰宗像礼司袖口,脆生生地说了两个字——“不怕”。

宗像礼司脸上的表情一僵,继而云淡风轻的样子转头去注视天边远去的浮云。

周防尊叼着烟短促地笑了一声,拍着对方的肩头郑重地重复说道:“不怕。”

 

几小时的车程,三人下车的时候夜幕已经降临。安娜蹦下车时轻轻呼出一口气,左手拽着宗像礼司的衣角,右手拽着周防尊的食指,小踏步跟上两人。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安娜眼前灰白的景色好像变得生动起来,她忍不住掏出口袋里的玻璃珠,环视周围。

真漂亮。安娜透过玻璃望着变形却依旧美丽的世界,微微翘起嘴角。

又行了一段路,直到街道尽头,三人爬到一座平顶楼的顶层,周防尊从口袋里摸出一支烟点上,拇指一弹把试剂盖打开,递给身旁的男人。

一定是苦的吧。安娜看见宗像礼司的眉头都皱了起来,但很快,她的注意力就被分散到楼下其他人身上,蠢蠢欲动——如果安娜学过这个词语的话她一定会用这四个字来形容他们的异样。她在一片甜美诱人的味道中紧张地握住玻璃珠,向周防尊身边靠了靠。

“效果,不是一般的猛烈。”宗像礼司望着楼下方静止不动全部都狠盯着自己的人调笑道,“白银的东西果然不寻常……”越说声音越小,就像是在忍受极大的痛苦般,他的身体开始颤抖,连指尖都能用肉眼看见抖动的幅度。

“哦呀哦呀,这种感觉还真是新鲜。”他还继续说着,似乎在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不过,他们这惊呆了的表情真是有趣,是太久没有Omega的出现,所以身为Alpha连本能都忘了么……”

“Alpha的本能”像是一个开关,一时间呆住的所有人嗷地一下全部被本能的欲望驱使着疯狂地向散发诱惑气息的地方涌动,他们兴奋到失去理智,听着抑制不住的吼叫,安娜仿佛看到扭曲不已的面容。

“游戏开始。”宗像礼司双腿颤动迈开步伐,却不想一个趔趄差点儿倒在地上,看得周防尊直皱眉头,索性一把把要栽倒的人扛到自己肩上,另一手抱住安娜。这时已经有人撞开顶层的小铁门,喘着粗气扑向目标物。

“放我下来。”宗像礼司反手攥住周防尊的头发不爽地说道,但说话的对象也没想着挣脱头发的束缚,只用手掌拍了一下肩上人最方便接触的位置,不耐地说了句“别闹”然后从两层高的楼顶跳了下去。

安娜坐在周防尊另一个手臂上,自是把事情全然收入眼底,因为距离近,她的耳朵还捕捉到那“啪”的一声轻响。

“呵……”宗像礼司的脸黑了下来,他能清晰感受到体内一波接着一波的火热渴望,后面肠道里自然产生的润滑液一股股的渗出,他费了极大的力气才忍住不让它流下来,冷笑道,“事情解决后,我请阁下去S4做客喝茶。”

安娜被宗像礼司的半笑不笑的语气唬住,下落的过程中担忧地看着被越攥越紧红发。

“茶太淡,我喜欢酒。”周防尊接话,落地的瞬间迅速转弯往远处一个大坑跑去,紧咬不放的人流尾巴似的跟在后面。安娜觉得如果宗像礼司玩游戏,那他肯定是个拉仇恨的好手。趴在周防尊的肩膀上,她面色深沉地歪头望向和自己对称着的男人,再次感叹了这逆天的聚怪能力。

“有没有不受吸引的人?”周防尊一路向前跑,无暇顾及身后,宗像礼司兀自抵抗体内汹涌的情潮,眼镜被磨蹭得歪斜,模糊的视线哪能分清人或物,于是看人的重任就落在安娜身上。

“……一个。”安娜不太确定地回答。人太多,看得眼睛有点花,等周防尊又快速跑出一段距离把人潮拖远,安娜才终于确定确实有个人不受影响地躲在一家咖啡馆门口。

“Lucky.”沉默许久的喘息着说道,抖着手指打开通讯器,他对另外一头的人报出地名后说道,“白银教授,一年份的抑制剂准备好了吗?”

简短的通话后,宗像礼司深吸一口气,手上在周防尊后背借力向下稍稍一拽,跃身朝后倒退几步,“哦呀人真多,周防,半小时之内……”

“闭嘴。”知道对方要说什么,周防尊低声打断,上前一步半个身子护住宗像礼司,“诱饵就给我在后面好好呆着。”说完就冲上前用拳头拦截众人,简直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再往后就是迦具都坑,安娜站在坑前看着眼前这一幕尘土飞扬混乱无比似曾相识的场景,默然不语。

 

半小时后,白银空降迦具都坑,看一眼旁边被堆在一起的人山神情愉悦地想拍拍宗像礼司的肩膀,却被周防尊“阴沉”的脸色吓得缩回手。

“哈哈哈,辛苦了辛苦了,目标人物已经让中尉带回去了,这是一年份的抑制剂,要收好哟~小安娜我会安全送回吠舞罗的,你们就放心吧!”说完白银微笑且暧昧地朝另外两人眨眨眼。

安娜在周防尊的授意下乖巧地跟着白银登上飞船,她远望周防尊又把宗像礼司扛起,转眼消失在迦具都坑内。

她记得迦具都坑下面是个封闭性极强的地下牢笼吧……唔,细思恐极!

 

N多年后安娜在白银的惋惜声中觉醒为Alpha,那时候唯二的两个Omega已同居多年。

END

 

HE达成_(:3)∠)_ 我也永远学不会蠢厮麻麻的逗比风了嘤~流水账的文都写不好了简直嫌弃死自己QAQ

Omega发情什么的完全把握不好啊写起来太羞耻了所以总撸不出来orz

别问我俩O是如何H的因为我那么纯洁怎么可能知道XDD


评论 ( 17 )
热度 ( 15 )

© 兮凝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