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大写的冷逆!
假写手·假排版·真校对
本命cp狡槙!狡槙!!狡槙!!!
一般是cp粉角色双担,K主尊礼、古剑二主谢沈初夜乐夏、全职主韩叶周黄,博爱,西皮洁癖不拆不逆_(:3」

【韩叶】白雪王子

#国内通译版《白雪公主》童话梗恶搞向,部分情节参考原作

#白雪韩X魔镜叶,注意避雷


在一个很遥远很遥远的地方,有一个名叫“荣耀”的国度,里面住着一位国王和他的王后,王后体弱多病不宜生育,但她非常渴望能有一个孩子,于是每天诚心诚意向上帝祈祷,希望上帝能赐予他们一个孩子。许是上帝被王后的诚意感动,不久之后,王后有了身孕,医师检查后对国王和王后贺喜道:“恭喜国王和王后,以臣多年来的经验来说,应该是个小公主。”八个月后一个雨夜,孩子诞生,王后却因难产而死。来不及看一眼孩子,临终前她握着国王的手,满含不舍地说:“我希望这孩子能如白雪般美丽,心灵如白雪般圣洁。”

国王难掩悲痛,反握着王后的手,说:“我们的公主一定能成为白雪一样的人。”

然而,等到国王亲自抱过孩子的时候,才发现,这孩子是男婴,注定成不了公主,于是国王叹了口气,想起刚故去的亡妻,把他取名为“白雪王子”。

白雪王子健康地长大,他每天早起去森林中锻炼身体,森林里的动物们都对他很熟悉,然而与故去王后的期望所相反的是,他渐渐长成了一个肤色健康、身材健壮的少年,但却表情冷硬、难以亲近。国王心中不由得叹息,他想着自己忙于国事鲜少有时间陪伴自己的孩子,便打算迎娶一位新王后给王子补偿一些母爱。

国王迎娶的新王后是个精通法术的巫女,她面上美丽而高傲,内心善妒又狠厉,她有一枚神奇的镜子,它会回答这世间所有的问题。

王后向来以自己的容貌为傲,她往常总是这样问镜子:“魔镜,魔镜,谁是这世上最美的人?”

魔镜这时就会冒出一股泛着尼古丁味道的白烟,懒懒地开口回答道:“全世界最美的人是你。”

而成为王后之后,她衣着华丽的礼服,再次开口问面前的镜子:“魔镜,魔镜,谁是这世上最美的人?”

然而,这时的魔镜在冒了一股烟后有冒了一股尼古丁气味更浓重的白烟,而后才缓缓回答说:“白雪王子是世上最好看的人。”

王后听了露出一个不可置信的表情:“你是说我那叫韩文清的继子?开什么玩笑!”

魔镜头上再次冒出一股白烟,烟雾在半空中散成心形随即消散,它向来懒散的语调里多了几分认真,再次确认道:“他最好看。”

王后生气极了,用白雪王子的相貌来和她相比就是个笑话,可偏偏还没比过,这简直是侮辱!魔镜是不会欺骗人的,它所回答的答案就是真实,王后坚信这一点,于是,她招来宫中的武士,吩咐道:“交给你一个秘密任务。把白雪王子骗到森林里杀掉,带回他的舌头和心脏作为凭证,这件事不要让任何人知道,听到了吗?”

“是的,王后……”


武士来到白雪王子的宫殿前,他犹豫着敲开门,借口有人找把他领到森林里。

白雪王子从进入森林就觉得不对,他盯着前面领路的武士,隐隐含着气势的目光压得武士直冒冷汗越走越慢,终于他停下了脚步,转身对一点也不雪白的白雪王子说:“那个人说要王子殿下在这个地方等他,我……我先回去了。”说完,脚底生风就要快步离去。

“站住。”白雪王子喊道。

“是……”武士的声音都要颤抖了,他鼓足勇气问道,“请问,王子殿下还有什么事情吩咐?”

“是谁叫你带我到这里来的?”

武士被白雪王子凶恶的眼神盯到冒冷汗,承受不住这种压力的他最后坦白道:“是,是王后命令我带你到这里,然后杀掉你。”

白雪王子的脸色更难看了。

“您还是赶快逃吧,如果知道您没死,皇后肯定还会再派人来追杀的。”颤声劝了一句,武士转身就跑,逃离白雪王子骇人的视线,他才想起王后要他带走对方的舌头和心脏,但是自己根本没敢下手,便在胳膊和腹部各划了一刀,回去复命说“白雪王子逃走了”。


天渐渐黑了,即便对附近森林很熟悉的白雪王子也找不到回家的路。于是他便四处走着,想找一个适合过夜的地方。

“往东走。”一道声音凭空出现。

白雪王子握着一根木棍警惕地环顾四周。

“上面上面。”那声音又说道。

白雪王子抬头一看,就见到一个心形烟雾朝自己扑面而来,把他套在中间。等到烟雾散去,白雪王子终于看到了说话的是个什么东西。

那是一块镜子,巴掌大小。颜色黑黢黢的,比猝不及防被喷了一头烟雾的白雪王子的脸还要黑上几分。如果不是四周有几点萤火,白雪王子甚至都看不清它的轮廓。

“亲爱的白雪王子,你还好吗?”镜子绕着白雪王子转了几圈,亲切地问候着。但这问候中有多少真心,白雪王子可听不出来,更何况,他最厌恶的就是别人叫他的称号。于是,他做了一件和对待那些称呼他名号却屡次警告不改的人性质一样的事——一个闷棍,把镜子打落下来。

“不准叫我那个名字。”白雪王子用棍抵住镜子背面。

“那我应该叫你什么?白雪大人?王子殿下?”镜子不怕死地在木棍下面翻个身,让镜面朝上,对着白雪王子。

白雪王子盯着镜子的眼神有点凶,他冷着声音说:“韩文清。”

“好吧老韩。”镜子对白雪王子喷了口缩小版的心形烟雾,“我叫叶修,叶子的叶修行的修,不过你可能对我另一个名字更熟悉,我是……”

“魔镜。”白雪王子——哦不,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人员伤亡我们还是称呼他为韩文清好了——韩文清接住叶修的话说道。

“你知道我的身份就好办了,我们来商量一下,如何……”

“确实很好办。”韩文清打断了叶修的话,“只要打碎这面镜子,你就能消失了对吧。”说着,他用木棍的一端戳着光滑的镜面,跃跃欲试想要把它捅碎。

“冷静冷静冷静一下老韩——”镜子里一连冒出好几个白烟感叹号,“你不想知道皇后为什么要杀你吗?”

韩文清没有丝毫犹豫:“不想知道。”

“不,你想知道。你的棍子戳得我都没那么疼了。”叶修戳破了韩文清的谎言,紧接着就是一声惨叫。


月至中天,一人一镜终于消停下来,有了双方和平谈话的氛围。

“说吧。”韩文清靠着树干盯住被自己用腰带绑起倒挂在树上的魔镜。

“啊啾!”魔镜抖了抖打了个喷嚏,“有点冷,你有没有觉得?要不我们换个地方再聊?”

“你又想耍什么花样?”韩文清提着棍子,“不用,就在这。”

“你这可就是狗咬吕洞宾了哈,不是怕你着凉嘛?”叶修被捆着也不知收敛,对着韩文清的脸吐出口尼古丁烟雾,白烟还没到就被对面的人用木棍挥散了。接着他又用那种懒懒散散的语调说道:“这密林深处的,要是生病了,药都没得找。”

“你生病我都不会。”韩文清一板一眼道,“废什么话,赶紧……阿嚏!”

叶修摇着身子感叹:“啧啧啧,真是,乱给自己立什么flag嘛。”

韩文清面无表情地看着叶修。过了三秒钟,镜子吐出一个烟泡,语气似乎颇为无奈:“好吧,跟我来。”就见系得结实的腰带自动脱落,在半空中绕了半圈落在韩文清的手上。

韩文清早知这魔镜不简单,面上也不显惊讶,收好腰带,跟在他后面,没走多久就看到一个小木屋。

小木屋,是真的小。韩文清直着身子进去都要磕到脑门。

叶修轻而易举飞了进去,他冲门外的韩文清晃晃镜身:“快进来啊,外面多冷。”

韩文清估摸了下门的宽度,侧着身子猫着腰,钻了进来。

小木屋里家具挺齐全,颜色鲜艳分明,只是全部都是儿童尺寸,韩文清勉强站直身体,看着脚下小巧的凳子,生怕一屁股坐坏掉,于是坐到了七张连在一起彩虹颜色的床上。

“说吧。”韩文清端正地坐着,望向在绒面桌布上打滚的魔镜。

听到韩文清的话,叶修急忙立了起来:“她嫉妒你。”

韩文清不解,他知道王后善妒,但无论财权他都比不上王后,有什么可嫉妒的?

“她嫉妒你比她好看。”叶修补充道,语气颇为认真。

韩文清向来没多少神情的脸上覆盖了一层人眼可见的震惊:“你说什么?!”

“你比她好看啊。”叶修理所当然地重复。

“是谁的眼睛有毛病?”韩文清冷静地问道。

“我的眼光这么值得怀疑?”叶修反问。

“皇后当时怎么没把你砸了?”韩文清质疑。

“魔镜可从不说谎。”叶修正色道,接着头上陆陆续续又冒出几个烟圈,不多时就把整间屋子熏得云里雾里。

韩文清走过去,把镜子冒烟的地方,摁住了。

“咳咳咳——”剧烈的咳嗽声从镜子里传出来,“松手快松手——要喘不过来气了!”

“还吸吗?”

“那不是,总得叫我过几口烟瘾吧……”叶修打着商量。

“两口。”

“五口呗……”

“三口。”

“成交!”叶修一锤定音,清了清嗓子,道,“来说正事。”

韩文清坐回床上,抬了下下巴,示意他说。

“王后要杀你。”

韩文清点头,表示知道。

“魔镜不会说谎。她问世上谁最好看,我说是你。”

韩文清用关怀傻子的眼神看着他。

“我确实觉得你比她好看。”叶修飞到韩文清身边,上下打量着他,“我很喜欢。”

“眼睛有毛病就要去治。”韩文清真情实意地劝道。

“我以魔镜的名义发誓我说的都是真的。”

韩文清抱着胳膊:“否则?”

叶修试探着回道:“天打五雷……”

“轰”字还没说完,外面就“轰隆”一声。

叶修吓得镜身一抖,飞快躲在了韩文清身后:“老韩你帮我瞅瞅,是不是打雷了。”

韩文清瞥了他一眼,起身去开门。

门外是七个小矮人,头发颜色分别是赤橙黄绿青蓝紫七种,身高才到韩文清的腰部。此时几个人正抬着一根盆口大的树干,喊着号子往门上撞。

“一、二、三,预备——”

正要撞第二下的时候,“啪”的一声,门从里面打开了。

小矮人们一片哗然。

“老大老大你不是说忘带钥匙了吗?怎么门突然开啦!”

“哇!好高的人!”

“他是谁?怎么会在我们家里?”

“好……好可怕的人啊!”

“表情好恐怖!”

“是不是传说中的抢匪?”

“抢匪?在哪儿在哪儿我来瞧瞧!”

扛着树干的小矮人们叽叽喳喳着。但是排在最后的第七个小矮人个子实在太矮了,好奇心极强的他被哥哥们遮住了视线看不到议论声里的人,索性直接扔掉自己肩上的那段木干,跑上前去。

“哎哎哎哎哎——”六个小矮人瞬间压力大增,齐齐惊叫着就要往后倒去,就见一只比他们头还要大的手从树干下方往上一托,小矮人们这才避免摔倒在地上。

“呼——好险哪!差点就摔倒了。”

“是啊是啊!”

“抢匪先生虽然看着挺可怕的但是人很好哇!”

“是呀是呀!”

“幸好有他帮我们扶了一下巨木。”

“不然我们就摔惨啦。”

“哥哥们对不起,谢谢抢匪先生!”

“谢谢抢匪先生!”

“谢谢抢匪先生!”

“谢谢……”

被莫名其妙按上“抢匪”名号的韩文清神色不明,他帮着小矮人把树干挪到一旁,然后被七个小矮人簇拥着回到了小木屋里。

七彩小矮人们排排坐好,开始询问帮助了他们的“抢匪先生”。韩文清着实不太会处理这样的情况,于是把魔镜叶修推了出去。

在叶修添油加醋的解说下,小矮人们对从继母毒爪之下逃出来的“抢匪先生”表示了深切的同情,并愿意收留这位可怜的“抢匪先生”。有几个小矮人甚至都红了眼眶。

“你和他们说的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韩文清压低声音咬牙问道。

“我说的都是事实啊。”叶修讲完故事,悠然地趴在韩文清的肩膀上吐着第一口烟,头上“噗噗”地冒着烟圈,“难道你没有被继母讨厌?没有被仆人骗到森林?仆人没想着要杀你?你没在森林里冻得打喷嚏?”

韩文清无法反驳,但是:“太扯了。”

“我只是稍微进行了一下艺术加工。”叶修说道,“而且你瞧,效果是非常显著的,他们已经愿意收留我们了。”

“不,不需要。”转头,他对着正在讨论怎么腾空给可怜的“抢匪先生”睡觉的小矮人们说道:“不用麻烦,我马上就走。”然后不顾小矮人们的挽留,干脆离开。


离开小木屋,叶修追在韩文清身后不高不低地飞着:“你说你,好好的屋子不待,非要出来,多冷啊。”

“闭嘴吧。”

天快亮了,韩文清在雾蒙蒙的森林里仔细辨别着方向。

“如果提前知道不是你的屋子,我根本不会进。”

叶修停了下来,他大概明白韩文清要说的是什么了,可是已经迟了,他看见:

“一队武士正在向小木屋靠近,带头的是猫头鹰和它的主人——王后。”

韩文清转身朝向来时的方向跑去。

“等一下。”叶修瞬间转移到韩文清面前,“给我一点你的体液遮掩下我的气息,那只猫头鹰的鼻子很灵,我还不能被发现。”

“体液?”韩文清不知想到了什么,有点迟疑。

“唾液、血液、JING液,什么都成。”叶修急切地说,“算了,你张嘴。”

韩文清张开嘴,只看见眼前的镜子猛地朝自己靠近,然后口中一凉,舌头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吸了一下。

意识到这是个亲吻,韩文清不自在地咽了口唾沫,耳尖泛热。

叶修直接跳到韩文清胸口的衣服夹层里:“往九点钟方向走。别愣了,速度点,他们快找到小木屋了。”

韩文清回过神,不再耽误时间,朝叶修指点的方向奋力奔去。

雾太大了,在满是树木的森林里,速度总会受限。等韩文清再次回到小木屋前的那片空地,天彻底亮了,雾气也渐渐消散,让人能清楚看到围着木屋的几个武士和裹着黑衣的王后。

韩文清不耐烦同对方虚与委蛇,直接让对方开条件。

王后拿出一个颜色艳红的苹果:“这苹果淬了毒,你吃掉,我不动他们。”

“吃一口,不要咽。”叶修在韩文清怀里极小声地说。

韩文清站在原地没动。

“不信我?”叶修压着气音问。

韩文清看他一眼,以行动作答。他走向黑衣王后,拿过毒苹果,“咔嚓”一口——昏死过去。


韩文清发现自己一觉醒来,睡在了棺材里。药效还在,除了眼睛,他浑身其他地方还不能动弹。

“叶修?”他试图呼唤原本在他怀里待着的那枚镜子,却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只能眼睁睁盯着棺材板,听着外面小矮人们隐隐约约的哭声。

没一会儿,哭声停了,有窸窸窣窣的说话声,隔着木板听不真切。但很快,棺盖被打开,有一个穿着华贵的英俊青年居高临下地看见睁着眼睛躺在棺材里的韩文清,扭头朝后面说:“他已经醒了,要进行下一步吗?”

韩文清皱着眉头,不知道这人要搞什么鬼。

像是觉察到韩文清的疑惑,青年低下头解释道:“别担心,是我哥想救你,一会儿等你好了可以亲自问他。”说完,把韩文清的身体往棺木一旁推了推,留出一小半的空,走了下去。

韩文清索性躺棺材里静观其变。

不多时,青年背了一个人上来,他直接把人甩到棺材里韩文清的旁边,介绍道:“这就是我哥,呃……的身体,他叫叶修,你应该认识。”

“接下来要说的……哎,还是让他自己来吧。”他把一面镜子推到了韩文清面前,“我不想管了,自己的事儿自己搞定,搞定了再叫我。”说完转身走了。

魔镜头上开始冒烟,冒得韩文清忍不住暴躁了,才略微纠结地说道:“为了救你,我一会儿要亲你一口。”

韩文清的脸色开始变得难看。

叶修赶忙解释:“一口,就轻轻的一口,嘴唇碰嘴唇的那种。”

韩文清脸色更难看了,耳朵都好似气得发红。

“也没办法了,你不乐意也得受着,反正那毒只有邻国王子的吻能解,本王子只好牺牲自我了。”说完,也不管韩文清被怒气冲得通红的脸,把自家弟弟叫过来。就见那青年走上前来,单手拽住叶修的身体,往另一侧一翻,盖在了韩文清的身上——以嘴对嘴的方式。

只一秒,韩文清就恢复了自由,他慌忙把自己身上的人推到一边,木着脸跨出了棺材。

小矮人们见到“恩人先生”(是的,现在已经改称为“恩人”了)死而复生,非常开心地欢呼起来。

热烈的欢呼声中,只有叶修的身体软哒哒地脸朝下趴在棺材底部。镜子里的叶修同情地看了自己一眼,也飞走了。


“魔镜,魔镜,告诉我,谁是这世上最美的人?”

“除了白雪王子,自然是您了,我美丽的王后大人。只是生活在邻国的白雪王子还要比您好看三分,而他也即将成为邻国王子的王夫。”魔镜一如既往地好似没睡醒,悠哉地吐着白烟。

王后气急了,在宫殿里发了一通脾气,下定决心要杀死远在邻国的继子。于是身为女巫的王后骑着扫把提着魔剑,怒气冲冲地赶往邻国。

王后离开没多久,紧闭的宫殿大门突然闪出一条门缝,有个身穿侍卫服的人悄悄地走了进来。

“出个声。”他沉着声音喊道。

魔镜听到这个声音,精神瞬间抖擞起来:“这边这边。老韩你把剑搞到手了?”

“嗯。”韩文清来到魔镜面前,举起手里的剑,“准备好,我动手了。”

“赶紧的赶紧的!”魔镜——或者叫他叶修更合适——迫不及待地喷着烟,“还是老韩你厉害,我那没用的弟弟找了一年没找到的东西,你几个月就拿到手了。”

“碰巧。”韩文清的语气有点硬,表情也板正的,“别废话,避开点。”说完,一剑捅碎了等身高的魔镜镜面。

镜面碎裂的瞬间,一道虚飘的身影从镜子里走了出来:“怎么,我家老韩这么厉害还不许我夸夸了?”

“行了你,快走吧。”韩文清打开门看了看,确认没人示意叶修先出去。

“哎,人家都是高兴就笑,你倒好,越高兴脸就板得越严。等我们婚礼那天,被人误会我逼婚怎么办?”

“那就告诉他,是我逼婚。”韩文清回道。

……

两人边聊边顺利地离开皇宫,从小矮人那里取回叶修的身体,然后去往邻国举行婚礼。

至于恶毒王后?大概和原作中一样,被哪道天雷给劈死了吧。

END

评论 ( 7 )
热度 ( 95 )

© 兮凝之 | Powered by LOFTER